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在渣受作死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清月皎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方的男生慢慢地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神情淡漠地看着她。

在距离他大概还有一米的时候,苏砚瑾停住了脚,微微喘着气,松开了握着行李箱的拉杆,笑着说:“学长,我叫苏砚瑾,是今年的大一新生,就读文学院的汉语言文学专业,能有荣幸和你交个朋友吗?”

她刚刚都已经想好了,与慕衍行的初次见面很重要,她必须要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这样她才能很好地打入他的圈子,只要两人后面有了交集,还怕她拿不下他嘛!

所以,她第一步就是要隐藏好自己的小心思,和慕衍行先从朋友做起。

听完她的话,慕衍行还是保持着一脸的淡然,那双灿若星河般的眼眸更是波澜不惊地看着她。

眼前的女孩穿着宽松的白色卫衣,紧身的蓝色牛仔裤,五官精致,声音甜美,笑得更是眉眼弯弯。

他的视线从她那不停起伏的胸口前快速略过,面无表情地转回身,径直往前走了。

很显然,苏砚瑾的这一招对他是没有用的。

苏砚瑾慢慢蹙起眉头,直直地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

她刚刚所说的话,慕衍行有听到了吗?

为什么他没有一点反应?

不应该呀!

她明明记得她刚说的那句话,绝对是很真诚的,比她这十八年来说过的任何话都来得真心实意,不带一丝虚假呢!

会不会是他没听清楚呢?看他行事匆匆的模样,兴许是没有仔细听她说的话吧。

不过,没关系的,下次她一定会更加大声、更加清楚地跟他说话的,这样他就不会忽略她的存在了。

苏砚瑾重新攥着行李拉杆,唇角处的笑容越来越深,灵动的眼眸深处难以抑制的喜悦,不管怎么样,她都和她慕衍行说上话了,光是这么一想,她都觉得好开心。

一直到慕衍行远的背影消失在拐弯路口处后,苏砚瑾才收回了视线,拖着行李,正打算转身往刚刚的方向走,却冷不丁地听到了旁边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哼,真是不自量力!”

苏砚瑾疑惑地侧过头一看,站她面前的是一个面容姣好,身材纤细,眉目嚣张,气势凌人的女生。

这个女生是在跟她说话吗?

可是,她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啊。

苏砚瑾轻蹙眉毛,有些莫名其妙,“请问,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赵雨菡神情倨傲地白了她一眼,“你是瞎子吗?这里除了我和你,还有其他人吗?”

苏砚瑾耸耸肩,对赵雨菡傲慢的态度也不在乎,“哦,我还以为你是在跟空气说话呢。”

“你……”

一句话怼得赵雨菡柳眉倒竖,气得不行。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

刚刚明明看到她是和慕衍行一起走过来的,现在倒是装起清纯来了。

哼,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她不就是想追慕衍行嘛,还说什么“交个朋友”!现在的小女生,心思可真是多啊。

她冷冷地斜睨了一眼苏砚瑾,说:“小丫头,垫垫自己几斤几两,慕衍行是你能配得上的吗?我劝你啊,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免得自取其辱。”

甩下这句话,赵雨菡没再看苏砚瑾,仰着头,犹如一个开屏的孔雀,骄傲地踩着高跟鞋走了。

苏砚瑾撇了下嘴,对着赵雨菡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她压根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对于慕衍行,她是追定了。

延伸阅读

女配修仙之万里晴空你好矮  http://www.niutianwang.cn/dzs3.shtml
再次被物理习题□□了好几遍的安棠,终于在最后期限,勉勉强强写完了作业,她赶紧起身走到

最强无限升级系统死板的男人  http://www.niutianwang.cn/6gbf.shtml
“这算是告白吗?”唐酥抱住君煜,甜甜地问。“我送你的项链还在吗?”君煜问,“这是我送

英雄科盗贼待机中[综]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niutianwang.cn/xr99.shtml
最终画面停留在一块九窍八孔的巨石上。没错这里就是花果山之巅。只不过鸿钧没有看到的是,

哨向之星系上将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niutianwang.cn/b6y9.shtml
叶昂是猝死的。每天在电脑前奋战近二十个小时,并持续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壮烈地猝死了。

那月光和你在线阅读徒手爬上五楼  http://www.niutianwang.cn/yabt.shtml
等到只有苏牧能够看见的金光消散,苏牧才十分激动的睁开眼。“恭喜宿主抽中撬锁神技!”只

桃花泣泪滚来  http://www.niutianwang.cn/6j6k.shtml
“你们几个既然来了,还不根本能少滚家来!”一瞬间,龙莫言就做好了角色切换,虽然说她并

穿越后的佣兵生涯之大师兄和二师姐(6)  http://www.niutianwang.cn/sadj.shtml
李明昊和熊力一同走进凌笑歌的洞府,只见凌笑歌正在不断穿梭于厨房于餐桌之间,变戏法似的

网游之红警在线xxxx250什么鬼  http://www.niutianwang.cn/af5n.shtml
门外,发着光的球状物体,闪着炫目的光,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阻挡它前进的大门。看的我目瞪口

妖孽的宠爱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niutianwang.cn/sb8n.shtml
乌鸦呜呜的应声,嘴巴却是不停的啄肉吃,根本没空搭理面前的人。江溶月看它饿死鬼投胎的样

云茂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utianwang.cn/sl84.shtml
(书友们,千万不要忘记收藏本书,投资本书,评论也非常重要。)科举取士延续几百年的惯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神之说第五章在线阅读

    说话的人是谁,这个人在哪,我怎么没有探查到?井幽泉的表情凝重了起来,竟然能躲过她的探查,而且现在说话了,她依然没有发现他在哪儿。如果那个人对她怀有恶意那就惨了!“我在你的身体里啊,主人”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和你可是一体的啊,你在想什么我全知道,主人”别装神弄鬼!你是谁?井幽泉虽然内心十分焦急,

  • 她恃美行凶苦涩

    在关郁南过去的十八年人生里,一直都是按部就班,一成不变的。他像所有好孩子好学生一样,从小生的聪明伶俐,家境优渥,成绩优异。被泡在蜜罐里幸福长大的孩子都有一个特征:单纯而无害。关郁南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无比温柔的人。直到第十八年的后半年,他遇上了一个女孩,同他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的女孩。她叫陆星遥。第一

  • [斗罗+剑三]圣火昭昭突破重围,又陷重围

    “轰,轰,轰,轰。”顷刻之间,随着爆炸声的响起,杨武和那几个武王强者,便是同时向后倒退了起来。紧接着,他们之前打斗的地方,便是被一片浓烟笼罩住了。八公主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心中就更加震惊了起来。之前八公主一直认为,赤龙门的那个残余弟子,只是靠着一些神秘的暗器,才在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围歼之下,活了下来。现

  • 这个月老不称职[神话]之治安大队

    许文杰见逃跑是来不及了,便用脚悄悄将地上的铁棍踢到路边的草丛里,然后深吸一口气,稳定下喘息,装作没事的样子走向两名公安人员。其中一个瘦瘦的小个子公安问道:“那个人是不是跟你一伙的?有人说你们在学校门口打架,走!”说完上前便去抓许文杰的胳膊。许文杰往左边跳了一步,躲过小个公安的手,嘴里辩解道:“我们没

  • 真神国度之情愫

    北堂辉是样子让落月桂很安心的点了点头,她知道一切的事情都要靠他们两个人一起努力的。进入洋房内的落月桂一眼就看到了未来的婆婆,让落月桂不敢相信的是对方并没有刻意的刁难她。就这样第一次的见面落月桂并没有头想象中的那么紧张和困难重重,坐在偌大的客厅内的落月桂看着电视。她真的很想帮忙却被未来的婆婆张婉所拒绝

  • 追妻记第五章在线阅读

    想起昨晚的那一巴掌,她忽地看开了,父母缘分强求不得,上辈子她与母亲之间便是不咸不淡的,不也过了一辈子,今生做好子女的本分便是,又何必生了妄念呢。浅衣宫婢端着托盘缓步上前,月白釉紫斑折沿盘里堆叠着圆形点心。萧宁瞟了眼盘里的点心,郁闷道:“母后,怎么是荷花酥啊?”陈皇后笑而不语,然后将目光投向陆晴晚,软

  • 神级贩卖商王府悬赏露破绽

    “天气真不错!”慕容飘雪伸着懒腰,眯着眼睛抬头望了下。都晌午了,信步走在大街上。一抹艳红从眼前晃过,玲珑。慕容飘雪脑子里迅速蹦出了这个名字。苦笑了下,为什么会对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熟悉就像是找了几个轮回一样。虽然只见过她一次,心里那种找不到头绪的熟悉感总是让他很混乱。玲珑,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

  • 开局邂逅江达琳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们知道吗?小宝来我们家了。顾晚晴破天荒的在QQ群里发了一句,随后唐云蕾便回复——你不是说过了吗?顾晚晴嘿嘿的一下又说———之前我以为她说着玩的,没想到她真的来了,现在就在我家睡觉。在QQ群里,顾晚晴和唐云蕾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半个下午,那敲键盘的声音和电风扇呼呼吹的声音实在让王小宝睡不着。“晚晴

  • [综]弱受养成 童叟无欺在线阅读第3章

    教父说完了这些话之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进行训练了。唐啸走进训练场,时隔一年,重新踏上绿茵场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啊?唐啸尽管天赋异禀而且实力强劲,但是一年没做过合练也难免有些生疏,四位教练在下面看着唐啸略微拘束的样子,心中不禁也有一点紧张,对于他的未来也产生了忧虑,可是仅仅一小时之后,他们对唐

  • 神宗密令一字并肩王!【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林蛮眼眶湿润。即便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看到杨天归来,听到他再叫自己蛮子,林蛮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咚!”林蛮突然跪下,双膝重重落在地上。“属下林蛮,拜见王爷,恭迎王爷归来!”林蛮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是心潮澎湃,慷慨激昂。眼下,不管是那些文人墨客,天下英豪,或是那些黎民百姓,又如何会猜不出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