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乡村爱情:我谢腾飞,砌墙的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女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对于这样的解答司马无情显然不太满意,“一个不太好的借口,不过也只能接受了。”随着那把暗银色的剑回归剑鞘,粗犷的汉子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些安心的接着说,“你要问我的名字我叫李二,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在编一个,反正说与不说也没什么必要。”有些无赖的汉子走到司马无情面前随手抓了一块还温热的干饼嚼了起来,边吃边说,“我确实是个猎人,不过因为一次意外杀过人了,所以被官府通缉了,才不得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个地方既然被你发现了,我想也不能常驻了,如果大侠需要一个跟班,我想我还是能胜任的。”

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跟班,司马无情理智的拒绝了,“我不需要跟班,一个人的生活就很好了,多一个人反倒让人感到不自在。”粗壮的汉子一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接下来他就像想起什么似的,一边敲着脑袋一边回忆着,“对了,你说的风里刀我好像有些印象,如果你确定是他的话,也会给我减少些麻烦,至少可以让我在这里安逸的在住上个半个月。”

随着粗壮的汉子提起风里刀的名字,他便转身带着司马无情来到一处隐蔽的房间,那是个一无所有的空旷牢房,牢房里堆着一堆枯骨,和一把半掩埋在泥沙里的大刀。显然那是把沉重的好刀,精炼的刀柄上系着的丝绸早就腐烂,而刀身上银光发亮,显示着他精钢制作的材料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腐锈。拿起那把刀司马无情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沉重的分量。

“我来到这里就发现这把大刀在这里了,如果不是这里还有些别的财宝,我想我会把它拿到市集卖掉,至少换几个月的干粮和水不成问题了。”鲁莽汉子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但司马无情的到来显然让他接下来的计划都泡汤了,这把刀是重要的证据,至少他行囊里多出来的几锭银子是保住了。而鲁莽的汉子显然也不会阻止司马无情把他带走,虽然不是情愿,但面对一个打不过的人合作总比矛盾来的好。

在司马无情即将离开这个隐蔽据点的时候,突然回头对鲁莽汉子发问道,“我想知道你一见面就袭击我的理由,记得我要听实话。”看着司马无情那洞悉一切的眼睛,莽撞的汉子只是一笑随后便说,“这需要理由吗,这个地方本来就不应该被人知晓,能找到这个地方的人必定怀着某种恶意,对付找上家门怀着恶意的人,先下手为强似乎没错吧。”“那如果那个人被你打死了那,你就不怕再招惹麻烦吗,”司马无情追问着。“如果能被我能发现这里的人被我一下子就干掉了,那也只能怪他命不好,这里枯骨如山随便丢在一边腐烂就好了。”

莽撞汉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又说,“何况你又没事,我想你这样的人物是不会与我这样的小角色结怨记仇的吧。”“很好,我会记住你的,希望还能见到你。”司马无情终于微微抬起了斗笠对着莽撞汉子挤出了一抹笑容。风沙依旧当这个隐蔽据点渐行渐远的时候,那个莽撞的汉子嘴角却划出不属于他形象的一抹邪魅笑容。

一把好刀换50两银子,那是个很亏本的买卖,但司马无情还是这样做了,在衙役怪异的眼神中,司马无情把沙漠中那把死去沙贼的钢刀交到了官府。虽然他没有见到华胜,但从衙役口中知道这个叫华胜的是六扇门下来的高阶人员,显然他还有着别的任务,只不过那就属于机密了,不是那些衙役能够知晓的。

但这些都与司马无情无关,两坛子好酒,一斤牛肉,这些就够了。生活就是要过的洒脱。只不过这样的好心情在他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那个山洞的时候降到了冰点。一个全身发紫明显中毒的落魄乞丐倒毙在自己家里。在这个偏远的沙漠中死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乞丐是件很晦气却又无关大雅的事情,随便找个坑埋了,也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不过司马无情显然又另一套做派。

只见他捏开那个乞丐的嘴,打开一摊子烧刀子往他嘴里倒。“咳,咳,你想呛死我老人家吗!”那个刚才还是一脸死气的老人转瞬间就爬了起来,全身的紫色瞬间消退了下去,一双死鱼眼此刻流露着满满的精明。“你要是死了,恐怕这片沙漠里就不剩下什么活人了。”摇晃着一坛子烧刀子,司马无情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霎时间火辣的感觉从喉咙烧到胃里。那沙漠特有的寒冷在一口酒下肚后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切,又没骗过你,你才是越老越精明吧。”老乞丐拎起另一个坛子也不管司马无情是否反对自顾自的喝了起来,还顺手抓着司马无情买回来了的牛肉吃的倒是痛快。他是乌芋子,没人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司马无情也不知道,自从司马无情再次回到这个沙漠寻找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老人。传说他是上个时代的武林前辈高人,但在司马无情眼里他是个和蔼又亲切的老人,如果不是他的帮助司马无情不可能在这片土地生活下去。但这位老人又有着许多怪癖就比如刚才那种装作中毒暴毙,来吓唬人。

当然上当过的人不在少数,如果只是随便咒骂几句就走开的人就算了,那些想要把他埋了的人,则会被他突然跳起来诈尸吓得掉头就跑,至于掉了什么财物之类的东西就自然成了乌芋子的,这也是不错的生财之道。而司马无情则是个好人,他是唯一一个请这个老乞丐吃饭的好人,这显然与他的名字不符,热心又善良,如果不是眼神中那唏嘘的落寞,甚至让人有种他就是个古道热肠的侠客的感觉。

“我说你应该换回自己的名字了,叫司马无情可和你做的事情一点不相符。”听乌芋子这么说,司马无情摇了摇头,拔出那把暗银色的剑放在乌芋子面前,“真正无情的是它,而我不过是他的仆从,拿着他我就是无情的剑者,收其他我就是个平凡的人,也会大笑,也会感伤。”乌芋子轻轻抚摸着那把剑,默默的叹了口气,“剑很锋利,可惜灵魂已经死了,如今他也只是把普通武器,也许在他饮尽鲜血才会是把无情的神兵吧。”

“我倒希望他不会再有那一刻。”听司马无情这么说乌芋子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见他明智的转移话题问道,“听说你去了风里刀的巢穴,只带回了他的刀,去官府换了50两银子,还被嘲笑了一通?”司马无情抬头看了看乌芋子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你知道的真多,用一把至少值500两的钢刀去换50两银子换谁都要被嘲笑一番。但你知道的,银子多了就会有许多的麻烦,更何况那个叫华胜的已经付了不少银子给我,贪婪从来都会带来厄运,而我只要交任务让自己图个轻快就够了。”

“但我知道他以你妻子的消息作为要挟,而你却没有得到答案。”老乞丐眼中带着凌厉的目光注视着司马无情,而这位中年人眼神中也终于有了些许的落寞,“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得到的消息,但结果确实如此。”凝视着山洞外的夜空,司马无情轻轻的叹了口气,“对于不该拥有的东西就不要报太多奢望,在哪里没见到华胜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不过是被利用干了件剿匪的事情。”

“你倒是很想的开,不过真相往往没有那么简单。”老乞丐呵呵一笑又接着说,“不过我还是要问你隐蔽据点里出现的猎户,你就真的那么放心放过他吗。”说到这司马无情的凛然望向乌芋子说道,“你在跟踪我吗。”看到司马无情的这个表情,一身破烂装束的乌芋子摇了摇头,“倒不是跟踪你,而是在跟踪那个猎户。”之间乌芋子灌了一口酒后接着说,“那个猎户在你接到任务的第二天就住进了那个隐蔽据点,而在你找到那个据点离开后的第二天他也跟着离开了,你不觉的奇怪吗,一个武艺低微的人会做出这样精密的安排,只为了晃点你吗。”“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太多秘密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知道许多秘密的人都已经不能说话了,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你也不想吧。”

喝酒吃肉的司马无情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却让老乞丐陷入了沉默,这勾起了他许多的往事。而司马无情很理智的没有追问下去,此刻大漠曼舞的沙漠之夜分外寒冷,早没有了白天时候的燥热和酷暑,而司马无情则和一个老乞丐酒肉齐备的喝了个痛快。脸上已经泛红的司马无情,有些微醉的说着,“不论他是什么人都不重要,也与我没关系,江湖事自有江湖人来管,咱们只要吃好喝好,就够了。”说话已经有点大舌头的司马无情,显然酒力并不好,这与他的侠名并不相符,不多时就醉倒了。还是老乞丐把他抬到石床上,看着这个刚到中年就一副颓废的江湖侠客,乌芋子也是一脸的唏嘘。想当年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传奇,只不过如今……看着自己一双形如枯槁的手,他除了叹息岁月无情外,也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正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怪异的鸟鸣声引起了老乞丐的注意,他快步来到阴森寒冷的沙漠中却看到一个孤寂的身影裹着厚实的斗篷背对着自己站在风中。“你该离开了他了,我不希望你也被卷入接下来的漩涡中。”此刻乌芋子的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不自觉的恐惧,显然他认识那个人,只不过他没有叫出他的名字。只见那个男人,随手把一封信丢了过来,轻飘的一页纸在狂乱的风中如同一片鸿毛随风飘摆却又不随波远去,轻飘飘的落在老乞丐的手上。就凭这一手他在如今的江湖上就可以稳居顶尖之列。“把这封信留给他,然后你就可以走了,相信我,你会活的自在些,不要让你的老年生活在多起波澜。”老乞丐沉默了许久再次抬起头看向那个神秘人的时候眼中已多了几分释然,“如果那是你的意思,我会遵从的,但也请你告诉教主,我已经退出很多年,不要再找我麻烦,否则他会知道什么后果的。”随着老乞丐头也不回的回到了司马无情沉睡的洞穴,那个披着厚重斗篷的神秘人发出了轻蔑的笑声,“后果吗,也许你会知道的。”

沙漠的早晨清冷的风带着呼啸的沙尘代表着一个灼热的白天又将到来,带着宿醉的感觉司马无情费力的爬了起来。酒是个好东西,可以暂时的忘却烦恼,但那短暂的快感过后,确实有一个无聊白天的开始。头痛欲裂的司马无情费了半天的功夫才让自己的脑子清醒过来。乌芋子已经离开了,这并不出乎司马无情的意料,但放在石台上的一封信却引起了司马无情的注意。那位风尘中的乞丐从来没有留下笔墨的习惯,更何况那秀丽的文字也不可能出自司马无情的手。

“江南多风雨,孤湖小镇畔,春风撩绿柳,只等有缘人。”一句短诗配上一幅画。江南孤冷的风雨中一个女子带着伞在小河边静静望着湖水,而他手中则拿着一朵黑色的珠花。那一撇一笑,让司马无情分外熟悉,他很明显的知道那个人,也许曾经觉得自己了解那个人。

“还是要回去吗,”司马无情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不想回到的过去,却依然没有放过自己。经历了困扰和烦躁,司马无情决定不去想这些事情,如果一定要回去,那就回去好了,大漠的黄沙已经埋没了他太多的回忆,以至于他一直忘记了,自己真正的故乡就是那柳绿映红的江南春色。

今天没有乌芋子陪他一起喝酒,他决定把自己灌醉,彻底的醉一回,让一切都随着那浑浊的液体都被遗忘。司马无情如愿的醉了,睡梦中他又见到了那个美丽的女人,她依旧美貌,依旧温柔,可是却不靠近自己,手中捻着那朵黑色的珠花的对着自己露出甜美的笑容。

第二天很晚的时候司马无情终于睁开自己眼睛的时候,刮了一宿的风沙终于停了,他捏着的那朵珠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到了地上,而在他身边是已经空空如也的酒葫芦。那是乌芋子留给他的,可惜里边的好酒却一滴都没有剩下。摇晃着宿醉的身体,明显还在晕眩中的司马无情决定去镇子里再打些好酒,他要再醉一次然后去追寻那如同迷雾般的家乡的味道。

一夜的风沙让这个西域的边陲小镇显得异常安静,没有叫卖声,没人人来人往的喧闹,仿佛像是死了一样,这座城市就如同一座死城,完全没有了那些让司马无情熟悉的味道。而这刻迎面的一张桌子前正做着一个白衣书生,正是那个交给自己一个莫名其妙任务的六扇门的人物,只见他手里捻着一朵黑色珠花,凝视着摇摇晃晃的司马无情,伸出手示意司马无情坐下。

而四平八稳坐下的司马无情环顾了一下四周,便再次取出那朵黑色珠花盯着华胜,眼神中还带着宿醉时候的迷乱,“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吧。”说着司马无情的手指向了那空空如也的小镇。而他对面的那个白衣书生却只是轻声的应和着,“我会的,不过不是现在。”

随着白衣书生的声音落下,原本空无一人的小镇突然多了许多凌乱的脚步声。不需要用眼睛去看,看些风沙敲打钢刀发出的声音带着大漠独有的萧杀气息。司马无情以为这一切都是白衣书生搞的鬼,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和眼前的这位白衣书生都是猎物,那种被环视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攥紧了手中的剑。

风沙敲打着钢铁的声音带出一种嘈杂的韵律,这是死亡的韵律,但死亡的人却不是司马无情和白衣书生。捏着那朵黑色珠花的白衣书生突然之间出手了,乌光一闪,黑色的珠花已经不偏不倚的定在了一个靠近他们的黑衣蒙面人的喉咙上,伴着一声低沉的嘶吼,一个人影倒下了。

伴随着身体倒下的声音,白衣书生出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中多了一朵银色的长剑,银色的光芒如同一道闪电破空而起,云层在这道剑气面前被撕裂,如同游走在世间的神龙,游走在空中又呼啸着落了下来。在一阵噼啪的金铁交接声中,绽放的血花染满金色的黄沙,凛冽的风沙中不时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嚎叫。撕裂云层般的震撼伴着到处飞溅的残肢传了出来。银光缭绕又转瞬间落入人群那是白衣书生的剑,奢华中带着一丝冷冷的杀意。

而此刻的司马无情就像一个旁观者,冷眼看着这一切,像一个高手一样在一揽全局。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他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宿醉后还没能握紧手中的剑。而这样的认为的人显然不是一个,无声无息中,两把闪亮的钢刀已经盯上了司马无情,他们从背后悄悄的靠近了司马无情,那冷森森的剑气如果不是瞎子都可以感受到。“送死不用这么着急,”司马无情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这刻寒光一闪,两颗人头高高的飞起,喷射着鲜血的两具尸体轰然倒在地上。

无情剑出手了,就不会这样轻易的停下,银色的剑光在空中划出无数的银色光环,每一道光环都伴着割裂的尸体倒下,飞溅的血花如绯红的红叶洒遍了这个寂静的小镇。“明月千里寄相思,”这样的剑招有着美妙的名字,却被赋予在无情的杀戮上。手掐剑诀,剑光面眼不解如同少女的相思,绵延不绝,将万千思愁洒向大地。

死亡如同秋后的麦子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到来,如同秋后的麦子一片片的倒下,那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人数有的时候并不是取胜的关键,他们只是数字,在绝对的强者面前只有死前发出的哀嚎还能证明着他们存在过的价值。那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两个人造成了数十人的死亡,横七竖八的尸体已经堆满了小镇的每一寸土地。而结束这场无异议的杀戮的是一声怪异鸟儿的鸣叫,随着这个声音的传来,这群刚才还露出无尽杀意的杀手,仿佛感受到了比死亡还让他们恐惧的东西,转瞬间逃了个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一样,如果不是地上散落着几十具尸体,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杀戮的战场。

延伸阅读

酒鬼酒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uf7p.shtml
酒鬼酒品牌介绍1956年湘西州排名靠前家作坊酒厂吉首酒厂成立;1985年更名为湘西吉

九溪堂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36y.shtml
北京九溪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金5000万元。自成立以来,

麦丰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ykzb.shtml
麦丰手机钢化玻璃膜主营手机钢化玻璃膜、手机配件,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麦丰手机钢化玻璃

龙海力顿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aku2.shtml
龙海力顿建材主营HDPE双壁波纹管、U-PVC双壁波纹管、钢材、玻璃钢管、PVC给排

佳维货架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6jj8.shtml
佳维货架隶属于天津佳维仓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是仓储、物流设备专业制造商,佳维货架成立于

俄梅戛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697t.shtml
东市菓子服饰有限公司创立于1999年,一切源自虎门的一个生产裙裝及小公主用品的作坊,

上好便利店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gnkb.shtml
东莞市星瀚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商业连锁企业,是“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北京大学中国企业

晨驿早点精制鲜包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oon.shtml
包子是中国的传统面食,且不说它的历史,就光凭其味道就会让很多人流连忘返。它是用面裹着

金粉之乡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n2de.shtml
韩国GLADSUN(金粉之乡)专职护肤产品,系韩国GLADSUN化妆品公司旗下化妆品

简木家纺加盟  http://www.glenwoodpresbyterian.com/d2vw.shtml
长沙澳亚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木纤维家纺制品专职企业,公司位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九号系统太子朱慈烺

    “主公,御林军找到了三位前明皇子。”刘煜刚刚下令建造交易市场,陈淼就找到他汇报道。“前明皇子?”刘煜愣了一下,然后才回想起来,这三位皇子,应该是太子朱慈烺、定王朱慈炯和永王朱慈照。“把他们带过来。”刘煜想了想说的。“是,主公。”对于三位大明的皇子,刘煜还真有点头疼。说实话,这要是换成满清的皇子,他就

  • 情殇大明第1章在线阅读

    冰城,大雪纷飞。叶凡跑进一栋居民楼,还来不及喘口气,便敲响了门。“谈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脸迟到?”开门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妇女,看到叶凡后便斥责起来。她叫王芳,是叶凡的准岳母,一直以来都很瞧不起叶凡,嫌穷。“妈,我来的时候,遇到一个精神不太好的老头,等他家人接了他,我才过来的。”叶凡讪笑解释着。王芳嗤

  • 红妆驸马在线阅读第七章

    阙寒芙听到竺心雅说不会,脸上并未显出怒色,而是很平淡地道:“下课跟我去一趟办公室。”竺心雅眼睛一亮,脆生生道:“哎!”阙寒芙:“……”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其他的学生都惊呆了,竺心雅不是第一个没答上问题的人,但她是第一个被阙寒芙叫去办公室还这么高兴的。竺心雅坐下后,阙寒芙继续讲课。竺心雅右边的女学

  • 重回古代当王爷第五章

    周山适应这个消息缓了一会,随即又开始反思为什么发小是个弯弯他不知道,而且凌右为什么没有对他下手。倒是方方眼里透着兴奋的光芒:“我就说你们两个不对劲,上次一起去鬼屋我就发现了。”方方不提还好,一提所有人都想起来了,上一次方方千里寻夫的时候,周山介绍凌右和方方认识,三个人约了一起去游乐园互相熟悉熟悉。凌

  • 穿书后男主拿错了剧本之意外之祸 (一)(4)

    “你哭了?”一声轻佻的声音,又将洛忆笙的思绪带回了现实。眼前,是陌生的男子,这个拥有着如火般目赤的眼神,邪魅的笑容,英气的脸庞,轻佻的言语的男子,是她的丈夫,曲国的帝王,曲离。洛忆笙微微侧过了头,一语不发。曲离又一次伸出手,冰凉的手,触碰到洛忆笙温柔的泪水。他微微用力,就把洛忆笙的脸扭向了自己:“怎

  • 我的少年靠山

    自顾不暇的十五年第一次做了一件对得起天地良心的事,元樱内心的欣喜溢于言表。出门时还是光亮的,准备归家时天幕乌黑,时常有穿越人潮的凉风吹过,带着千万人的气息扑面,不但不生寒意反而带着暖气。元樱往家走去,却突然回神赵晢不知去向了,映入眼帘的皆是人来人往,一时间叫寻人的元樱有些眼花,“喂,赵晢你在哪?”身

  • 影视之无限穿梭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进家门,徐健林难得的瘫坐在客厅里,大咧咧的看着电视,见兄弟俩一起回了家,他慢悠悠的坐起身子,笑着说,“呦,航晨越来越有哥哥样儿了,还知道接弟弟回家。”徐航晨冷漠的嗯的一声,说实话他并不是太希望徐健林在家。徐健林不在意徐航晨对他的态度,反而更关心这个新来的小儿子,他踩上拖鞋走过去,问道,“天一啊,累

  • 梦幻西游之天眼通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一直觊觎杨梓,所以才编造出白血病的谎言。目的就是想利用杨梓的孝心,反正她一个高中生而已!杨梓脸色骤变,赶紧后退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镜医生。她没有想到身穿纯白衣服的医生,骨子里居然是这么的龌蹉!“你不愿意?那你妈可就没救了,她活不过三个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只要付出一夜,就能治好你的妈妈。”眼

  • [综英美]第一人称非复数王宫生活

    骨狸伸了个懒腰,睁开了眼。她在哪啊,骨狸动了动自己毛茸茸的黑色爪子,起身拍了拍木笼。显然,她被关在了笼子里了。这是哪啊,骨狸喵喵叫了几声。望周遭环境,华美的宫殿,地上铺玉石,柱上刻龙纹,陈设样样精致奢华。这个小小的木笼,自己又变不成真身。黑猫懊恼的抓挠着木笼。好……结实啊。挣扎了下,骨狸还是选择放弃

  • 海贼王:千万别惹我在线阅读第一章

    (1)开始。在一间寂静的又带着一丝古香的房间里,只听见。。。“唔。。。好痛。。。该死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那么不知死活偷袭我,我一定要了他的命。”我们的沫兮女主疼的忍不住的爆了一句脏话,亲们要知道,沫兮她可是一直是以善良,温柔,淑女,从不讲脏话的形象耸立在校园男生的心中呢。而沫兮现在可是有围了她的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