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最近很萌姐弟恋(短篇)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将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就让佛爷先替我们去趟个水,试试深浅吧。”吴邪漫不经心的说。若是那矿山的斗真和日本人的阴谋有关,那可能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用处。

此世,他和小哥好像深陷在一潭泥沼里,稍不留心,就会被湮没在历史的洪流,泯灭如尘埃。

一局死棋,快被将军。

但他和小哥不就是这样挺过来的吗,背负深渊,一往无前。

盯梢的人没有追踪张启山三人,只是守在城门,毕竟郊外空旷,容易被发现。于是,隔天午后,吴邪和张起灵得知三人进城后匆忙进了红府,而且张启山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吴邪有一瞬间怀疑,难道张启山也有遇棺棺开、粽见粽起、蟞见钟情、连身为死物的机关都平添青睐的特级体质?

矿山和红府里发生了什么,两人并不知道,只知道张启山醒后并没有放弃追查。而且,裘德考居然也出现了,他竟扮作传教士被陈皮阿四领进了红府。

吴邪觉得这其中有些猫腻,裘德考这是在算计什么呢。然而他爷爷的笔记里对裘德考描写的不多,家里人也因战国帛书而默契的缄口不提,因此对民国发生的事,吴邪所知不多。

“小哥,我们跟着老九门的人,见机行事。”吴邪说完,拎起刚才扔在门边的一袋子蔬菜猪肉,走向公用厨房,他也是悠哉得很,好似完全不担心现状。

换个角度想,身在局中,无处可逃,就想办法掌控全局吧。日子总要过,饭总要吃。

三菜一汤,菜是家常菜,汤是螺丝汤。

两人相对而坐,一如张起灵离开青铜门后在雨村的数个昼夜,一如曾许诺的约定,给张起灵一个家的温暖。

他失去的多,留住的少,因此,也更珍惜岁月未曾带走的。

这一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日子。

长沙站人山人海,络绎不绝,黑色轿车在站口停下,司机跳下车恭恭敬敬的打开后门,没有易容的张起灵和吴邪一前一后下了车。

吴邪穿着修身西装马甲,外罩长风衣,头戴礼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完美的高富帅。张起灵穿得比他简单,一身黑西装,带着手套,站在吴邪身侧。

今天的大张哥似乎热衷于保镖的角色。

张起灵曾对吴邪说“你老了”,他看到的,不是吴邪流于表面的年轻,不是那张仍旧白皙紧致的脸,而是吴邪眼里浸透的沧桑。

一刻钟前,当这身打扮的吴邪从试衣间走出来,恍惚间,他以为胖子口中的那个天真,回来了。

“嘟——”,低沉的轰鸣声越来越响,警卫摇晃着手里的绿色旗帜做着指挥,众人看着火车冒着烟儿缓缓的驶进站。

“啊,”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被人流撞到,险些跌倒,吴邪眼疾手快地用手撑住她的手肘,使她站稳。

“丫头,没事吧?”二月红从心不在焉的状态回过神,一脸忧心。

“我没事,谢谢你。”女人说话的声音轻软柔弱,她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显然身体不适。

“多谢。”二月红见丫头果真无事,对着吴邪感激的说。

吴邪笑笑,“夫人没事就好。”

二月红的视线扫过吴邪的脸,觉得有些熟悉,却没多想。

四人相邻而站,再无人开口,火车终于停下。

自两人进站后,天色就阴沉了下来,雨势逐渐变大,沿着屋檐淅淅沥沥的落在地面上,溅起大大小小的水珠。光亮的皮鞋头染上了水渍,吴邪和张起灵向前一步,将车票递给警卫,检查完后,上了车。女人随后跟上。

路过拥挤的过道,两人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包厢,女人就在两人的隔壁,只身一人,厢门紧闭。

绿色旗帜摇曳,收到信号,火车沿着铁轨渐渐远去。

吴邪已经摘下了墨镜,嘴里叼着没点燃的纸烟,看着沿途的风景昏昏欲睡,张起灵沉默的擦拭着黑金古刀。途径山洞,簌簌风声,张起灵从中听到一声异常的响动,吴邪也从睡梦中醒来。

两人听到隔壁的厢门被打开的声音,之后再无动静。

看来是得手了,吴邪站起来,一脚踩在掉落在地的纸烟上。他对新月饭店的拍卖品没什么兴趣,倒是对麒麟竭花落谁家,有些好奇。

“小哥,我们的邀请函可还没着落呢。”虽是苦恼的语气,吴邪的表情却轻松自在。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到站后,跟在张启山四人身后下了车,领着吴邪往另一条路走去。

“是他?”吴邪拿起加了两大勺糖的咖啡喝了一口,看着走进珠宝店的男人。

张起灵还是没有开口,他站起身离开了咖啡馆。

走到珠宝店门前的短短几步之间,张起灵脸上的表情已经和刚刚截然不同,好像突然沾染上了世俗的气息,温文尔雅的表情,眼神却带着股骨子里发出的色气,只见他靠近灰色军装的男人说了什么,男人迫不及待地和他走进一边的窄道里。

看不见人了,吴邪才慢悠悠的拿起一边的白布擦了擦手,找来服务员付了钱,朝那里走过去。

男人失去意识倒在地上,身上被扒了个精光,衣服凌乱的散了一地,三个混混正拖拉着他离开。

“刘长官,请出示您的邀请函。”刘松仁向后一瞥,站在他身后的小兵连忙将手里的邀请函递过去。

“刘长官一路辛苦,客房已经准备好了,请您稍事休息。”刘松仁应了一声,神情高傲的走进饭店。这新月饭店从外面看就已经是雕栏玉砌,里面更是金碧辉煌,装饰得极尽奢华,也唯有有钱有权的人才能得其门而入。

刘松仁刚走进大厅,就被双生花姐妹一人一边揽住了手臂,他也不慌,颇有些自得的笑开了花。

“长官,您可算来了,人家和妹妹等得好辛苦呢。”姐妹俩从头到脚一模一样,就连别在头发上的水晶夹子、耳垂上的珍珠耳环都没有一丝差别,只有那不经意流露出的妩媚姿态有些许差异。

“呦,这个小哥哥也好生俊俏呢。”妹妹走到跟在刘松仁身后的小兵面前,手指在羞得满脸通红的小兵脸上轻轻擦过,嗲声嗲气的说:“这水灵的,都比得上人家了。”

“还站那干嘛!”见状,刘松仁一脸嫌弃的对着小兵挥挥手,“快滚!”

“哎呀,长官别吃醋啊。”姐妹俩嬉笑着,摇晃着刘松仁的手臂,刘松仁脸上的怒意在美人的抚慰下逐渐褪去,也是笑呵呵的逗弄着她们。

“长官真坏,人家等你好长时间了,都有些饿了。”姐姐跺跺脚,佯作嗔怒。

“都是我的不对,饿到我的心肝宝贝了,你们想吃什么,哪怕是天上的星星都给你们摘下来。”刘松仁大夸其口,惹得双生花姐妹娇笑连连。

上等的香槟和海鲜被陆续端上桌,小兵不禁流露出点点渴望,小模样有些委屈,他看着年龄不大,这会儿倒像是个大男孩因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玩具而闹脾气。

“长官,你看他和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后面,让人瘆得慌。”妹妹觉得颇为好笑,见刘松仁又要发怒,忙劝道:“要不就让他坐下吧,这人来人往的。”

“好吧,就听你的。”刘松仁招招手,小兵维持着惊喜的表情坐了下来,服务员忙端上碟筷酒杯放在他面前,又给他倒上了半杯香槟。

刘松仁吃着美人剥出的蟹肉,嘴里抹了蜜似的,逗得姐妹俩笑得停不下来。小兵安然自若的喝着香槟,眼珠溜溜的转着,颇有深意的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齐铁嘴。

延伸阅读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lianbizi.cn/ur8n.shtml
清晨,太阳光从天窗上斜射下了,正好洒在玉恒的脸庞上。“嗯?”玉恒感觉怀里有一坨软绒绒

诸夏传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anbizi.cn/apmc.shtml
白多快速跑过去将他扶起来,双手却意外摸到一片湿漉。几乎不敢看那沾有血迹的手,她微微颤

钓仙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anbizi.cn/su3t.shtml
她在这里正演着柔弱无辜的白莲花,真正的白莲花就这么冲了出来。和眼前这位段位比起来,沈

每晚入睡后都会回到高三第十章  http://www.lianbizi.cn/ujv0.shtml
既然已经看到了古松亭,那这下到一半的棋还要不要继续?石曼生本来就没有什么下棋的心思,

佛系女配[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lianbizi.cn/abqg.shtml
想练八段锦?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苏卉她爹苏泰和的书房里就有相应书籍,还好几本。以踹翻

火影之禁术创造之第十章  http://www.lianbizi.cn/nu6j.shtml
陆小凤终于让西门吹雪同意下山,但是也付出了刮掉两撇胡子的代价。虽然在林黛玉众人看来,

万道神帝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anbizi.cn/anu8.shtml
“月亮,等下要不要一起去上自习?”星期二的早晨,王茜茜拦住正要出门的月亮。“咦?你今

承宠记逛街  http://www.lianbizi.cn/b4j1.shtml
海滨镇在灵兵大陆中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城市,不过它的将来将会因为一个人而变得与众不同。

女配小姐沉迷打铁[穿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lianbizi.cn/088.shtml
平摊在掌心的糖果,迟迟等不到面前女孩的青睐,绿间不安的同时,暗搓搓的思索着若是自己现

重生之恶魔术士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lianbizi.cn/a71w.shtml
三更天时,温府乱成一团糟,原因是温大小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发起高烧,昏迷不醒,太医们迅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敌制造空间在线阅读第9节

    花瑶月慢慢回过身,白居岗阴森森看着她,微微一笑,露出黄黄的牙齿,很是瘆人。“你怎么发现的?”花瑶月问道。“因为喝茶的姿态。”“哦?”“一个人的气质修养是装不出来的,农村人喝茶,一般一口而尽,而你却是先观茶叶后闻茶香再品茶味,跟我认识的李棋完全不同,你究竟是谁?有何目的?”“你猜!”花瑶月故作神秘。“

  • 继续填草灰飞烟灭人无踪

    灰飞烟灭人无踪云在天往回发足狂奔,途中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间。他意识到云家确实有大事发生了,因为他抬头望天辨路的时候发现东北角天空,浓烟冲天,久散不去,那正是云家堡的方向。平日里很近又的路途在他急速奔跑下竟显得漫长无比,心事重重的他在平日里熟悉的归路上竟然有两次走错了下山的道路,当他终于跑出山中丛

  • 梦幻西游之十倍奖励剑仙落地

    揉着酸痛的身子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哈剑歌四处张望,周围全是林木山石。心下一紧,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离西山大峡谷还有多远。狠狠摇了摇头,回想到不久前的惊险时刻,哈剑歌一阵后怕,心里有些担心道,“不知道那位驭剑夫怎么样了,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感谢他,要不是他自己早就摔死了。”哈剑歌在心里祈祷一番,保佑那个驭

  • 狼祸x第9章在线阅读

    这时,楪月听到一阵奇怪的铃声,她感觉到身后的蚩阴鬼有些不对劲,楪月放弃了要打开墙壁的想法,看着蚩阴鬼,发现它全身白色的毛发开始变得乌黑,眼睛渐渐睁开,血红的眼睛盯着楪月。楪月能看到蚩阴鬼的嘴里吐出一股黑气,赶紧催动手链,抽出流影鞭,甩出鞭子直逼它的眼睛,却被蚩阴鬼直接挡下,楪月再次出鞭,甩出的同时也

  • 少年的你(易烊千玺)杨暗星的誓言

    林荫的乡村小道中,一个满身肮脏的小女孩,背着一个浑身是血,衣服没一块完整的小男孩,小女孩吃力的走着,好像随时都要摔倒似的,也不知道什么力量让她这么坚持.咬着嘴唇,转头望着背上的小男孩,脏兮兮的脸蛋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小凡,你在坚持下,我们马上到家了,让杨叔叔给你治疗下,他的医术可好了,有一年,你还没懂

  • 千策谱之寒风凛冽曲之第六章(6)

    已经过了放学的高峰期,菜市场却仍旧有些拥挤,小巷子的两旁是老人家的聚集地,考虑到他们的需要,政府每个月向这巷子两旁卖菜的老人收取二十块的摊位费用。看到自己的孙女来了,奶奶跟边上一起卖菜的老人说了几句话,方晓听不清楚,但是看的出奶奶的心情很不错。李安然的奶奶看起来很和蔼,但是就是这么和蔼的奶奶,原剧情

  • 你的未来,有我在第五章在线阅读

    次日,伏瑶此刻秀眉微皱正在大殿椅子上若有所思。此刻烈山氏急急忙忙的禀报道:娲皇,不好了!妖师鲲鹏带着数千万的妖族大军来了!轩辕氏补充道:不仅怎样还有,烛九阴,蝰蛇,金乌,应龙,白泽,玄武龟,还有大量的腾势大军正在几节,离我们娲皇宫只有百里之距了!怎么办娲皇!伏瑶沉声说道:我会不顾一切代价保护你们退的

  • 我和你的N世情缘(快穿)在线阅读第十节

    梅素影知道这是个梦,初夏时节天气渐热,院子里的几株蔷薇开的茂盛,攀着游廊开成一堵花墙。原本在院子中间的桌椅被移至树荫下,她捧着一本书,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别人说着话。院子里有人在打球,笑声和加油声让这懒洋洋的梦境多了几分活力。陪伴着她的人她看不清,都是些模模糊糊的轮廓,有个温柔的,有个严肃的,有个跳脱的

  • 爱情公寓:开局收租诸葛大力!六该

    断肠涯一望无尽的山脉,悠远得回荡着沧桑的回音,周围只有高山低地,站在上面偶尔望去远处的高大树木,稠密的树叶遮挡住了阳光显得如此yin森,如同站在百米高的陡崖相似,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使人感到恐惧。周围的河畔交错着,有长有短,有宽有窄,大大小小的溪流纵横着,或因如此,才起名为顾流溪的吧。顾流溪之水人

  • 卡牌大师虚情假意

    数学上从未解开的公式是人的情感。谁会被选中呢?虽然大家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实际上暗流涌动。上次在孤儿院遇到南氏兄弟是二哥带我去的,我那六个哥哥除大哥雪域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外,其他五人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只是大哥的小弟。二哥带我去孤儿院的原因是因为那是他的母校。而我见到南氏兄弟时,他们正在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