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向往的生活:我能控制万物之恶奴与帅哥

作者:音音爱二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却说凌叶带着青禾李宣去了原先公主的府邸,门前无人。敲了门,却出来一个肥头大耳的仆人,看着似乎有些身份。

那人打量了一眼凌叶他们,不悦地骂道:“那里的蛮子,敢来这里撒野!”

凌叶诸人都是穿着云夷式样的衣服,女子裙襦颇高,男女装也有些奇特,兴国年间传过去的式样,而此时伏连两地早已不用。

凌叶忍下怒意,说道:“我是安平公主的侍卫统领,今日公主回国,现在去了宫中,遣我们过来安置。你是何人?为何不见伏管家?”

那人却是变了脸色,“什么安平公主,这里是二皇子的别院!”说完便狠狠关了门。

“可恶!”凌叶猜到许是有人侵占了这公主府邸,却没想到与二皇子有关系。想砸开门,却担心给伏宛带来麻烦,也不敢真的动手,在门前犹豫着。

忽见边上小门突然开了个小缝,众人看去,一个下人装扮的干瘦老仆探头出来。见了凌叶,那老仆小声问道:“可是凌叶凌统领?”

凌叶看去,发现这人正是她之前提起的伏管家,处境似乎不太好,连忙问道:“正是凌叶,伏管家,这是怎么回事?”

那伏管家找了个略微不显眼的地方,讲事情与凌叶说了。自从安平公主远嫁之后,那二皇子便遣了管事来这说要看护这宅子,伏管事阻挡不得,只得听从。

新来的管事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家,什么珍奇古玩,金银器皿,想拿就拿,整日和一群手下饮酒作乐。伏管事阻了他几次,他便把伏管事打发去干粗活,那些不顺从他们的下人,也都打了一顿,赶出府去。

凌叶听到这里,已经是怒不可遏,带着人开了大门,闯进府去。

里面的丫鬟仆役见着十几号拿着兵器的人,顿时吓了一跳。

那个之前开门的管事领着十几号仆役,强打精神,喝问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闯二皇子的别院!”见身后又来了些拿着棍子的仆役,胆气壮了起来。

忽见跟在后边的伏管家,顿时明白:“伏老头,你居然勾结外人,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凌叶却是冷笑道:“我看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是你才对,公主府邸都想强占。给我打!”身后的人顿时扑了上去。云夷王手下亲卫虽说不上武功高强,却也比寻常军士强了许多,这些个家丁仆役那里是对手。

云夷亲卫即便是留了手没用兵器,也把这帮人打的哭爹喊娘。李宣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对,打他,打他鼻子!”看那样子,恨不得自己也冲上去来上两拳。

只见凌叶擒了那管事,问伏管家:“可是这人!”

伏管家摇摇头,说:“这人只是那管事的手下,唤做赵虎。”又看到周围的乱象,有些犹豫道:“凌统领,这样会不会搞大了,给公主殿下添麻烦?!”

凌叶回答让他放宽心,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带着人走了出来,带着的二十多号人与之前在场的仆役把他们围了起来。

那人唤作周四,正是二皇子派来的管事。他之前正在和一帮狗腿子吃酒,听说了公主回府的消息,也是大惊:这,二皇子没告诉我啊!

二皇子当然没必要和他说,当年也只是随手派了他过来看护公主府邸,却是不知晓这厮在此作威作福,当然也有可能是知晓了没有理会罢了。

周四却是个脑袋转的快的,连忙把酒席撤了,带着人来前院。见了一众倒在地上的仆役,却是脸色一喜,喝道:“哪里来的恶贼,敢闯公主府,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李宣眼珠子转了转:这人好算计!居然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来了,只说我们强闯公主府邸,却不提他自己占了公主府和把我们关在门外的事情。

不过,嘿嘿!却是想到了主意,连忙撕开衣服……好吧,撕不坏,李宣力气比一般孩子大,奈何这布质量有点好。只好把衣服弄的乱糟糟,又往一个被打出鼻血的仆役那抹了点血,那仆役被打的昏昏沉沉,竟是没有注意。

众人听了那管事的话也是一愣,凌叶想道:之前还说这是皇子别院,如何改了口。

凌叶冷笑道:“真是会颠倒黑白,明明是你们霸占了公主府,还把我们挡在门外。我且问你,你可是安平公主手下管事?”接着说道:“既然不是,为何在公主府中作威作福,谁给你的权利!”

周四不慌不忙,有些得意地说道:“我乃二皇子门下管事,安平公主远嫁云夷,这公主府无人打理,二皇子与公主情谊深厚,派我来打理府中事务。怎么,你是对二皇子照护公主府邸不满?”

两人对峙的时候,却见李宣衣衫凌乱,从一个小院门里面冲了出来,扑进了凌叶的怀里,脸上还有些血和泥,哭着道:“凌姐姐,呜呜呜,你可来救我了,这帮人把抓来想把我卖了!呜呜呜呜!”

凌叶开始愣了一下,这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跟在我后边的吗,随即反应了过来,心里对李宣竖了个大拇指,拔出剑对着那周四怒喝道:“哼!你们居然连公主的儿子也敢拐走,还要把他卖给人贩子,我倒要看看,你有几个脑袋!”这纯粹是在吓唬他们,我哪里是姑姑儿子了,李宣心中那么想着,表面上却是哭的更大声了,那皱巴巴的小脸直教人看着心软。

那周四闻言也是慌了神,本来只是手下人之间的冲突,但是把公主儿子扯进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再怎么说那孩子也是大伏皇室的血脉。

公主的儿子?不是说安平公主没有子嗣吗?难道是我记错了。这周四不过是个管事,对安平公主有无子嗣委实不甚清楚,

周四想及此处,有些不甘心地问那赵虎:“你可曾注意这孩子什么时候进的府?”

那赵虎刚刚被凌叶踹开,听得周四的问话,想了想:“小的也不知道。”

那周四狠狠地踹了上去,把那赵虎踹了个四脚朝天。

之后周四腆着脸,对凌叶说道:“这位大人,这是误会,我们不知道这是安平公主的子嗣。这件事……”

青禾却打断了他,喝问道:“如果这是寻常百姓家的孩童,你们是不是就把他拐走卖与人家为奴。”

周四被青禾抓住语病,难受得紧,却也没什么底气。不为别的,只因那拐卖良家幼童的事他确实做过,心里有些发虚。

这时候,府外却走来一人,白袍如雪,长发飘飘,端的是玉树临风,俊秀不凡。

那人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无论男女的目光,似乎能够夺去许多花痴女子的心神。

看着两个女人有些花痴,李宣狠狠的“呸”了一口,人妖!无他,嫉妒那人帅。

那人对着凌叶说道:“这位是凌统领吧,早就听闻当年在京城中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怒打膏粱子弟的凌叶是位女中豪杰,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说完,对凌叶鞠了一躬,那绝世风度似乎要把凌叶淹……

“啊切”李宣打了个喷嚏,一些口水鼻涕类的似乎飞到了那人的白袍上。李宣有些瑟缩地躲到凌叶身后,一副很无辜地表情,那人却是对着李宣微微一笑,没有在意。

凌叶对那人抱了抱拳,算是见礼。

那人微微笑道:“在下公孙嵬良,是安平公主的旧识。这位小弟弟是?”

你特么都三十岁了,还叫我小弟弟,人可以这样不知羞吗,或者你认为你是女人?李宣暗暗腹诽道。

凌叶未说话,那周四对着公孙嵬良说道:“公孙先生,这是安平公主的儿子。”周四显然认识那人。

公孙嵬良却是脸色一沉,有些情绪出现在脸上,旋即散去,疑惑道:“此前并未没听说安平公主已有子嗣。”却是对着凌叶说道。

凌叶坦然道:“这是公主的义子。”

那人闻言,笑了笑,道:“原来如此,倒是在下失礼。”那笑容在周围人看来真是倾倒众生,李宣似乎看到了周围丫鬟眼中的桃心,就连那些男仆役之流也是满脸敬服。

周四凑上前去,与那公孙嵬良说明事情经过。

那人听了周四的禀报之后,朝凌叶拱拱手,道:“承蒙二皇子看顾,如今在二皇子府中担些官职。依在下看,今日之事只是个误会,凭二皇子与安平公主的关系,派人过来打理一下也是理所应当。不过这管事做的有些疏漏,手下人竟把这位小兄弟误带了进来,回去之后二皇子必会责罚于他。若是公主对此不满意,在下亲自来与公主请罪。凌统领,你看如何?”说道到亲自与公主请罪的时候,看那神情,竟带着些笑意。李宣心中暗暗想到:不会这人和姑姑是那种,那种关系!心里面却是有些不爽。

凌叶见他搬出二皇子与公主的关系,处理的也合理。心下也有几分相信:只是这管事借着二皇子的命令狐假虎威,与二皇子没关系并无关系。

当下便点头赞同,那周管事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地走了,一时间竟少了二十多号人,那公孙嵬良也与凌叶等人拜别。

半个时辰之后,伏宛从宫中回来。刚进府门,便发现有些打斗的痕迹,便叫过青禾来询问。

青禾与她说了,一开始伏宛脸色也是阴着。当提了李宣那一段,伏宛嘴角略微上扬:“这孩子,倒是有些鬼机灵。”

当她听到公孙嵬良也来了的时候,脸色却是一变,青禾有些奇怪:殿下看起来些心神不宁,是因为那个人?

伏宛听完青禾的讲述后,没说什么,有些失神地往后院走去。

伏宛回到她以前住的小楼,小楼倒是有丫鬟每日清扫。

因为伏宛出嫁云夷,本是回不来了。这公主府,说不得哪天便被赏给了别人,结果伏宛那丈夫死了,太后又下了旨,因而破了例。

她示意那个正在打扫房间的小丫鬟出去,自己坐在那窗前,望着窗外出神。

过了一会儿,她自言自语道:“当年我嫁去云夷,若你能够下决心带我走,该有多好。”

延伸阅读

宝丽华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pavp.shtml
宝丽华手表经销批发的手表、工厂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宝丽华手表

cobao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drlz.shtml
cobao懒人用品总部在华强北的销售展示中心,目前定位成为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一

驰诚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nn09.shtml
驰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前身为事兴(众诚)电子,成立于2008年,公司经过五年的不断发展

八斗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abg0.shtml
无锡市八斗装饰设计总公司,是一家拥有江苏省颁发的室内装饰三级资质的专职公司,公司成立

正宗张英茶油鸭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uxeu.shtml
滕州市嘉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位十全国比较大的中草药香料集收基地山东滕州。公司地处东、江

盛鱼渔具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uqdx.shtml
盛鱼渔具主要是专业生产销售鱼护、鱼护包等产品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

金科大酒店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6rn9.shtml
金科大酒店隶属金科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建筑面积34000平方米,金科大酒店拥有生

兰海说成长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gwzv.shtml
兰海说成长是国内手把手帮助父母利用碎片化时间,系统化学习成长教育的知识分享型APP。

锦绣防水材料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awto.shtml
锦绣防水材料是集防水材料科研、设计、生产、销售、施工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本公司以、

坤林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geap.shtml
坤林健身器材项目介绍:坤林健身器材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持产品质量,以多品种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是我的笑吓到你了吗第七章在线阅读

    酒馆一向是信息最多的地方,也是方便歇息和吃喝的地方。由于来往佣兵特别多,纳米翰镇有许多家这样的酒馆,王蚊哪里也没有去,踏进了阿厉克最为熟悉的一家酒馆,这时候的旅馆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王蚊用衣服掩住怀中小雪的身体,踏门而入,独特的黑发黑瞳,立刻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意,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小心议论起来。看着迎

  • 不负时光唯倾君第6章在线阅读

    女孩眸中盈满稚气,五官姣好挺拔,尤其是眼尾一点黑,有些似曾相识。“这女孩是谁?”唐蓝扶额,“大概是你的狂热粉。”唐承嗣是这一代的首富,仰慕他的人私底下喊爸爸喊的那叫一个顺口。可敢当着他的面喊,恐怕只有尹依依一个。“粑粑,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的女儿呀。”“!!”唐蓝看向依依的眼神里充满了敬佩和惊奇。唐

  • 我养师父那些年[西游]第七章在线阅读

    马车虽然很大,但多加了一人一狗之后,莫名的好似连空间都缩小了不少。马车晃悠悠,车里的人也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尴尬气氛。主要是这马车两侧可坐人,后侧也能坐人。溱王为主又腿脚不方便,自是独自一人坐在后侧。左为尊,白飘飘便坐在右侧,狗子趴在她旁边。两两相望无言中,宇文皓打破尴尬先道了句“不知白姑娘籍贯所在?”

  • 你眼睛在笑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阿飞和李寻欢便各自出门了,偌大的清源居就剩下孙小红一人在堂内等候,她低头侧眸,若有心事。这时进来管家道:“孙姑娘,孙老前辈在门外求见公子!”“快请她进来!”小红吩咐道。进到正堂这催命婆婆也不见外,找了个地方便坐了下来道:“这大白天的,两个大男人怎么影都见不到?”“大哥和阿飞一大早就有事

  • 痒在线阅读第十节

    “让我们再次恭喜这位贵客拍的这件寒雪战甲。我们的拍卖会也即将进入尾声,只剩下了最后三件拍卖品,各位冲此而来的贵客可要注意了。”台上的老者也记不清是第几次了,只要楼上那位看中的东西,绝对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抬价,而大部分人们也不愿意跟这么一个有钱的主去竞价,是以至少有一半的拍品都是落入这位爷的手中,好在

  • 赎你一生之第一章

    新闻学史——奥东大学最热门的课程之一。此刻,不算大的阶梯教室里坐满了学生,有新闻系的,也有别的系来蹭课的。之所以人这么多的原因,当然不单单是因为这节课讲得有多么好,而是因为今天的代课人是新闻系的博士生周鹤。也是不少奥大女生心中的男神。平时这门课是由奥大的牟言教授上的,周鹤是他的得意门生,经常来做这门

  • 哥哥,你的滑稽尾巴露出来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顾楠有些惊讶,根据原主的记忆,顾家的人都不喜欢她,即使大哥对自己说不上讨厌,但绝对也算不上喜欢,属于对她放任不管爱答不理。现在顾卿的反应,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歪着脑袋回想了一下被自己捶得血肉模糊的手,果断地把责任推到了别人身上,理所当然地“嗯”了一声。顾卿的脸色又黑了些,视线从她的手上转到了她的脸上

  • 多少钱都给你呀老年护花使者

    不知道少年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大水牛也发现走得实在太慢,果然这四条大腿迈得勤快了些,很快下了石头桥,沿着乡野土路朝着下一个目标地加快了步伐。乌衣镇,数不清的小河小溪穿插在小镇之间,民居街道之间,多以乌篷船衔接,春初,河岸上柳树萌生新芽,河水随着日出,蒸腾而起弥漫的雾气,将整个乌衣镇笼罩成一派烟雨画卷一般

  • 民国名流渣受第10章在线阅读

    冉颜有些热泪盈眶,她对苏伏敞开心扉:“可是,你就不怕,我会怀疑你吗?我会高发你吗?”“不怕,因为既然是你选择的,那么无论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会承担。哪怕是,付出我的性命。”冉颜明白,当初他为了自己服用东阳夫人的傀儡药,自然也就做好了为自己而死的一切准备。那刀刀见骨头心头肉,自己这辈子欠苏伏的,恐怕都难

  • 末泪魄之不败的战斗(求鲜花)

    第二天蟋蟀还未停止鸣叫,一位穿着华丽灰色长袍的老者轻轻的走过李天的窗前。看那一宿未曾熄灭的油灯,心理有万种滋味,难以诉说:“明天的一战,注定是必败的一战,看那姑娘战气虽然隐藏的很深,但估计至少要在三阶武者。孙儿的战气不过才二阶,这..也太悬殊了。孙儿应该更加的难过才对吧。这一战是一种赤**的挑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