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末世最强求生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我家孙大圣 来源:飞卢小说网

秦钧现在全身上下无比酸痛,仿佛昨天给人痛打了一般,动都不能动。

约莫两个时辰后,秦钧感觉疼痛似乎减弱了一些,方才可以勉强活动。

秦钧活动了一番,身上疼痛终于减少了不少,这才开始回想昨天的事。

“我记得好像是黑色珠子射出一道金光,然后我就昏迷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秦钧总算将昨天晚上的事情想了起来。

“哦对了,赶紧检查下身体,看看那道金光去哪了。”

秦钧一拍脑袋,赶紧检查起了自己的身体,好一会儿,秦钧还是没有发现金光去哪了,但他有了另一个大发现。

“我的…我的经脉…”

秦钧呆呆的内视着自己的经脉,自己的经脉已经不再断断续续,而是布满着点点灵光。

“难道…”

秦钧不敢多想,立马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开始吸收天地灵气。

原本在屋子中飘荡的灵气光点像是收到了召唤一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涌向秦钧。

约莫一刻钟后,秦钧停止修炼,轻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满眼都是激动。

秦钧的眼眶有点湿润,想起自己失去修炼能力后所受到的白眼以及冷嘲热讽,都让秦钧有种想哭的冲动。

“呼…呼…”

秦钧仰起头,将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然后低下头,轻吐了两口气,将内心的种种感情压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秦钧坚毅的目光。

“既然我能修练了,我就要把当初我失去的种种东西,一样样的,亲手讨回来!”

秦钧红着眼睛道

在秦钧失去修炼能力之后,不到三个月,秦钧就彻底边缘化了,成为了族中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处处受到排挤。

但现在不一样了,秦钧终于重拾了修炼能力,秦钧自信自己的修炼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自己的东西全部讨回来。

而且根据刚刚的修炼,秦钧发现自己的经脉比之前宽厚了不止一倍,这使得秦钧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一点。

心情平静了之后,秦钧又开始观察起了自己那个已经死气沉沉的气海。

黑色珠子上面第一圈铭文早已消失不见,但是在黑色珠子的旁边还浮现着一样东西,切确点说,是一柄金色的小剑。

这个看似平凡的小剑,却让秦钧的内心里面翻起了惊涛骇浪。

自己被毁掉气海中有一个黑色珠子就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现在又多了一柄小剑,这如何不让秦钧吃惊。

在短暂的吃惊之后,秦钧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既然这东西目前对自己来说并没有坏处,也就不用太过于在意它,与其纠结这种东西,倒不如从现在开始争分夺秒地开始修炼,等他可以初步动用灵力的时候,想把这东西弄出来还不是手到擒来?

念至此,秦钧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了。

秦钧闭目开始感应起了自己的身体。

大约一刻钟后,秦钧睁开眼睛摇摇头无奈的说道:“现在我的实力,估计也就炼体三重左右,还真是乏力啊…”

不过秦钧对比不甚在意,毕竟现在修炼对于他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三重啊…看来只能先去找着苦力活干干喽!”

秦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整理好衣衫,向外走去。

修炼一道,炼体为先。毕竟**,本就是天地间最为神奇的事物。

炼体八重之后就可以吸引天地灵气在自己的丹田结成灵力种子,在炼体八重之前,只能简单地利用灵气淬炼自身。

只有结成灵力种子后,才能储存和使用灵力。

当灵力种子大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压缩灵力种子,使它结成元丹,这就代表着你踏入了玄元境。

秦钧在房间中摸出了几个沙袋,掂了掂重量,就将沙袋绑在了自己双腿还有手臂上。

“嘿嘿…没想到我还有用到这东西的一天。”

秦钧自嘲的笑了笑,低声说道

秦钧估计了一下,自己身上应该绑着大概五十斤重的东西,在之前,这点重量秦钧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但是现在秦钧却觉得已经非常吃力了。

“果然身体还是太差了啊…”

秦钧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外面走去。

秦钧慢慢走到了后山上,短短几步路,就已经让秦钧开始喘气了。

“我靠!我的身体就真的这么差劲吗?”

秦钧暗骂了一句,显然对自己的身体十分不满。

“唉…修炼果然要一步一步来啊。”

秦钧叹了口气,说道。

秦钧看向后山上的一片空地,决定先从跑步开始。

太阳一点点下沉,斜辉照射在了秦钧的身上,显得金光闪闪。

“砰…”

秦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再加之后山上灰尘较多,因此秦钧现在浑身灰不溜秋的,显得颇为狼狈。

不过秦钧对比但是不甚在意,衣衫而已,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实力。

秦钧休息了一会,让自己整个人平息了下来,开始细细感应起了自己的身体。

“现在的我在炼体三重的境界已经差不多到达顶峰了,这种训练,再有两到三天我就有信心达到炼体四重。”

秦钧感应了一番,在心中暗道。

“咕咕…”

就在这时,秦钧的肚子叫了起来,秦钧先是一愣,然后便是哭笑不得。

其实这也怪不得秦钧,毕竟秦钧中午还有晚上都是未曾进食,一整天下来都在疯狂的训练,偶尔喝上一两口泉水,这样下来不饿才怪。

“看来得先去吃点东西了。”

秦钧起身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道。

秦钧理了理衣衫,开始向山下走过去。

漫步下山,夕阳的余晖微微洒在了秦钧的身上,仿佛是为他渡上了一层金光。

随意打发了下饭菜,秦钧就盘膝而坐,开始借助灵气来蕴养自己的血肉。

自己高强度的训练了一整天,身体已经开始吃不消了,这时候就要借助灵气来蕴养自身了,以防出现什么问题。

夜风吹过,一夜无话。

一直到了第二日早晨第一缕阳光散落在秦钧的脸上的时候,秦钧方才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眼中精光闪烁,根本不像是彻夜未眠的人,反倒像是精神饱满之人,这一切,自然归功于秦钧一阵夜呼吸吐纳的结果。

“呼...”

秦钧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起身站了起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顿时,一阵噼里啪啦如同炒豆子般的声音从秦钧身体内传出,异常清脆。

“砰砰砰...”

一阵不大不小的敲门声响起,秦钧有些疑惑,自从他变成废人之后,也只有父亲才会来看看他,可父亲前不久才刚刚看过他,不是父亲,那又会是谁?

思绪无果,秦钧上前打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位身材娇小的侍女,手中正端着一个餐盘,里面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几个雪白的馒头以及一碟菜肴。

“少...少爷,这是您今天早上的膳食,请尽快食用。”

少女似是有着些许害羞,头埋的低低的,声音也是略显微弱。

“嘿嘿,修炼了一个晚上,刚好饿得不行,正愁吃啥呢,吃的就送上来了。”

饿了一晚上的秦钧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侍女身上,他的注意力早就被这一顿略显平凡的早餐吸引了,当即便是抓起一个馒头,一口咬下,两腮瞬间就鼓了起来,看到这一幕,侍女都不禁的有些发呆。

“哦...对了,你叫啥名字,我以前咋没见过你.”

这时,秦钧的注意力才放到了这个侍女身上,只不过他现在满嘴都是馒头,说话显得含糊不清的。

“回...回少爷,奴婢名叫雪玲,少爷可以叫我小雪,我是今天被族长分配到少爷您身边的,负责少爷您以后的起居生活。”

听到秦钧的话,刚刚还略微有些失神的侍女赶忙回答道。

“嗯...小雪是吧,那我以后的起居生活都要拜托你了哦。”

秦钧好不容易咽下馒头,转头开口对雪凝说道。

“不不不,少爷言重了,照顾您是奴婢该做的事。”

听到秦钧的话,雪凝连忙开口说道,只不过声音一如既往的小。

看到这一幕,秦钧觉得雪玲的胆子着实是小,于是他抬起头,对着雪玲开口道:

“小雪,抬起头看着我,不要那么害羞啊,咱们以后还待天天见面呢”

听到秦钧的话,雪玲脖子处白皙的皮肤略微泛起了一缕桃红,而后猛然抬起头,看着秦钧的脸,用细弱蚊声的声音问道:

“少...少爷,奴婢的面容是否可以勉强入您的眼?”

看到雪玲的容颜,秦钧心脏猛地一抽,满脸的震惊,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她太漂亮了。

雪玲大概十五六岁,却长着一副明媚动人的容颜,一对恰到好处的柳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只小巧而又不失优雅的琼鼻,还有那一个宛如胭脂一般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就让秦钧看呆了,哪怕是她身上的那身廉价的衣服都没有拉低她的容颜,反而更是衬托出她的美丽。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秦钧的目光。

“少...少爷,你看够了没...”

被一个男子这么盯着自己的脸看,恐怕是个女生都会不好意思的吧,雪玲也不例外,于是她红着脸打断了秦钧的视线。

......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无心圣手之时间交易契约【5/8求收藏】(5)  http://www.tuiang.cn/aqnl.shtml
市立医院,三-级甲等医院。经过一番检查之后,丁步高拿着单子来到了专家门诊。“刘主任,

仙剑神雕传玄学  http://www.tuiang.cn/dnm3.shtml
“雪乃,你有一个新任务。”丘比对雪之下雪乃道。“不要!”雪之下雪乃一脸嫌弃。“这个任

逗沙包在线阅读韩擒虎,再有下次定斩不饶【求收藏】  http://www.tuiang.cn/e60.shtml
咚咚~咚咚~张丽华依然闭着眼睛,她只感觉肝胆欲裂,自己的美背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噗!

冷风曲之岚音篇之精妙试探  http://www.tuiang.cn/pvf3.shtml
如果证实了似葵不可能有问题,李筱筱就会跟似葵亲近一些,用来当自己的挡箭牌。不过经过了

你的全部都是我之放狗寻托尼(第六章!求鲜花!)  http://www.tuiang.cn/gbc1.shtml
前往中东某地米军基地的运输机上。小辣椒波茨,黑人上校罗德,林奇以及风速狗四目对视。罗

[奥特曼]不死之躯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tuiang.cn/6sme.shtml
“忽鲁,我还有个生意要跟你做。”完颜绪挑眉,忍不住笑道:“我倒是不知道,满都小小年纪

今天还要谈恋爱[快穿]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tuiang.cn/6w50.shtml
一大早,然慕在庭院中舒展着身体,往日早晨言证堂都是会定时晨练,心中奇怪怎么今天这么安

我的异能是穿越[末世]谁送的歌?  http://www.tuiang.cn/dmpa.shtml
高健还不知道后面多出了一个人跟踪,此时他正在幻想着对杨蜜威逼利诱。就在走到了一个偏僻

国家机器[末世]豆丁  http://www.tuiang.cn/ghpl.shtml
第五章定睛看去,那青色的掌心莲婷婷立在她的手心,似雾非雾,似烟非烟,花瓣周围萦绕着淡

恶之法则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tuiang.cn/yaqh.shtml
一瞬间,林烨很不想相信,但理智上,他的内心深处却已经完全相信了!想到了这个话题,林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技之现实纵横在线阅读第一节

    早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只有三两个行人,他们都是一些小商贩,在大多数人们还在暖和的被窝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起身为一天的生计而忙碌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推着一个装满衣物的小车停在一个住宅小区的门前,从小车里拿出一个小方凳,轻轻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坐了下去。早晨冷风吹来,男子顿时一个激灵,zui里骂道:“这是

  • 静默的喧嚣(伪·家教剧场版)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昭从外面回来时,叶欣母女已经在叶家客厅了。行李已被管家安放到客房。“姑姑。”叶昭走近喊道,看到坐在旁边的惜音,半年光景,这个小表妹出落的越发水灵了。过年时候衣服穿的棉,只觉得她像个洋娃娃一样可爱,现在夏天,她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修长的脖颈,端正的坐姿,雪白的肌肤……比同龄多了一份端庄。“表,表姐好

  • [综漫]温暖的事在线阅读第六节

    其他人都可以暂时不去想,光是想想自己那进入凌虚宗修炼的族兄就够呛的。若想要出类拔萃,一鸣惊人,那自己起码就要将实力提升到御空境的级别,才能和那些修士有一拼之力。如今眼下时间紧迫,最重要的便是修炼,入手就是观想之法《盘古开天图》。《盘古图》,按照里面的叙述,即便自己是个傻子,通过盘古开天图其中的神奇道

  • [刀剑乱舞]这一定是招审办的阴谋之大刑加身绝心念

    第二日,寒庭院的大门被人粗暴地踢开,倚在门后睡着的秦潇柟被震开,重重摔在地上才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第一眼见到的竟然是乾羽帝俊美而熟悉的容颜,秦潇柟大喜,恍如昨日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皇上,您是来接我出去的吗?”秦潇柟激动地冲到乾羽帝身前,拉扯着龙袍的衣摆,话语不由凝噎,“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

  • 秉烛夜游第6章在线阅读

    方游一本正经的拒绝了常盼的帮忙的要求,她只是站在房门站了一会儿就说:“那你在这儿呆着,我先走了。”常盼仰躺在床上,只是礼貌性的侧头看了她一眼一眼,然后晃了晃眼前的红花油,问:“你不把这个拿走?不拿走我扔了,反正也没用。”方游叹了口气,走过去一把拿过大喇喇躺着的人手中举着的红花油,说了谢谢,之后像是想

  • where is love在线阅读第九章

    此时周围一片寂静,林默有些不太相信这间房间已经完全被警方包围了。“师傅,你确定警察已经把我包围了?”“确定,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次氯酸钾的味道,那些警察现在应该举着枪用枪口对准着我们,普通房间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味道”。“次氯酸钾?”林轩点了点头,目光无比的笃定:“枪口击发时击针撞击火帽点燃火帽里敏感的

  • 影视世界之惩罚系统之售楼小姐进别墅(9)

    贵宾室里只有孟浪一个人,抽着烟,等着他们拿钥匙过来。背后觉得有点冷。空调开这么低?不对。孟浪如今阳气300,根本不怕冷。系统提示:监测到女鬼一只。老子就知道是女鬼。“老板,能给我一根烟吗?”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孟浪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把自己的烟抽完。经历过昨晚上的事情后,孟浪现在对女鬼有种王之蔑视。

  • 铸天庭之很久以前,有个大和尚

    缥缈月和却尘思一早起来就发现小伙伴少了一个。鹤白丁哪里去了?鉴于小道的妄为前科,两人合计了一下得出一致结论:估计是又给主人家添了麻烦被逮到了。两人赶紧的开始找人,顺便一路商量怎么给小道开脱,因为是白日里的关系,不像是晚上,光线条件稍好,那条隐蔽的小路也被发现的更快一些。他们两个也自然看到了那幢三层小

  • 千罗问苍在线阅读第7节

    本来以为,秦妙妙的话可以激怒顾北墨,可奈何这货性子太好,他淡然处之。言归正传,秦妙妙坐正了身子,故做严肃:“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说,虽然与你结了婚,但我心里的人却是别人,虽然我现在极度恨他,但是,总体来说,我对他的感情多过于你,虽然这对你很不公平,但走到了这步,我还是得必须告诉你实话。”她偷偷打量着

  • 洪荒:从蛇妖开始崛起在线阅读第5章

    夜幕降临之后,易子轩怀着满腹思绪沉沉睡去,身心俱疲之下,他很快就睡着了,但不知何时屋中开始有紫色的光芒亮起。这一睡,他就梦到了一个陌生至极而又有些熟悉的场景。······天空仿佛被鲜血染红了。喊杀声遍地而起,滚滚气浪席卷四方,在一阵轰然巨响之中,一间陈设华丽、装饰极其古典的宽敞房间的大门被打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