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黛·普之丢失弟弟寻不得

作者:捕风卓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玄祁最繁华贵气的地方,莫过于京城,主干道上没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青石板路上,一片落叶也无,看起来空空荡荡的,倒显得有几分荒凉。

主干道乃是用于斥候快马加鞭送情报的,一般人不允许靠近,这条通道还有专门的人负责打扫,直接通往最尊贵的皇宫。

过了主干道,人渐渐多了起来,茶楼、酒楼、各种糕点铺子、金银珠宝店等等,数不胜数。

街道上,既有匆匆而过的行人,也有悠哉游哉地路人;有穿金戴银的富贵公子和结对而过的富家小姐,也有身着补丁布衣的贫穷之人;有形貌昳丽者,也有面黄肌瘦者。总之,这个皇城里有着两个极端的存在,他们相互矛盾又和谐地生活着。

人来人往热闹的地方,乃是小孩子喜爱之地。

此时叶南风左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和一个泼浪鼓,右手拿着一个狮子糖人和一个叶南免形状的糖人,走到人群之中。

前面有一个叶南免小屁孩蹦蹦跳跳的,到处往人群里钻,他就好像一批脱缰的小野马,叶南风拉也拉不住,无奈只得跟着,右手里还拿着一个叶南风模样的糖人,左手拿着一个凶神恶煞的面具。

叶南风看着自己模样的糖人被小屁孩舔着,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此时正后悔在小屁孩眼睛一直盯着糖人时就不要去给他买糕点,等过了那个小摊位后再买也行,或者买糕点时直接插队,又或者不要走到那个糖人摊位面前,总之,只要这些情况出现一次,那以他为原型的糖人此时就不会出现在小屁孩手中,自己此时也不会如此难受。

看不下去的叶南风:“阿免,赶紧吃完,不要用舌头舔,如此模样成何体统。”

叶南免有些疑惑,自己这样吃并没有失礼,为何不成体统,不过作为乖宝宝,他也只得将那个兄长模样的糖人赶紧吃掉。

说实在的,这是以兄长的模样做出来的糖人,他真的很不舍得吃掉,他原意是叫那个师傅做出来之后藏起来,偷偷带回家,不曾想被兄长发现了,故而只得拿出来吃掉。

叶南风看小屁孩吃的速度也不过是快了一些,也确实没有用舌头舔了,只不过那种怪异的感觉并没有消失,依然如鲠在喉,最后叶南风实行眼不见心为净的策略,不去看前面的小屁孩,应该也不会走丢吧!

吃完糖人后,叶南免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他仇大苦深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前门牙,感觉每次一次甜的牙齿好像更疼了,可他告诉自己:我是男子汉,这点儿疼何足挂齿。

于是,叶南风也不过是四周看了看周围的景致,也不过一转眼的时间,就发现小屁孩真的走丢了。

叶南风心里不由得暗自责怪自己,心里抱怨一下那个不靠谱的爹,唤他二人去书房,说是要趁休学带他们出来玩,结果看见了朋友,就很无良地抛弃了他们兄弟二人,害他现在还将弟弟弄丢了。

其实叶垂甘当时并没有将两兄弟扔下不管,毕竟出来的时候,他们直接从书房出发的,没有一个人跟上,故而叶垂甘并不放心放兄弟两个出来玩。

只不过以叶南免的性子,让他乖乖待在一群大人侯后面,就好比你让猴子不上树。

叶南免最后还怂恿叶南风一起出去,叶南风想着他来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除了府中和宫学,其他地方都没有去过,在叶南免的再三怂恿下,兄弟两人成功说服叶垂甘让他们出去玩。

叶垂甘再三嘱咐只能在他所在的酒楼附近玩,还让一个侍卫跟在身后。

显然叶垂甘不太了解自己儿子的属性,就叶南免那样蹦哒的性子,哪里是一个侍卫能够看得住的。

自从跟着两个小主子四处乱逛,那个侍卫就一脸生无可恋,因为才刚除了酒楼没多久,他身上挂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手上大的小的拧着无数东西,让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凌安王府一等一的侍卫颜面何存?

最后叶南免大发慈悲,让侍卫将东西放回马车上再跟来。

侍卫看了一眼小世子严肃的神情,在再看看一路以来稳重懂事的小公子,再看着街上旁人的“诡异目光”感觉每个人都在笑话自己,他决定速去速回,以小公子的性子,应该是不会让小世子走丢的。

只可惜,在他的身影刚被人群遮住看不见后,叶南免拉着自家兄长就在人群中上窜下跳,一会儿就将侍卫甩得人影都不见。

待侍卫将东西放回马车上,匆匆忙忙来找人时,连自家两个小主子的影子都没看见半分。

侍卫也只好焦急地再街上找,却也不是很着急,因为小公子看起来真的很靠谱,而且看得出来,世子很黏公子,这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看起来比他家王爷还靠谱,故而一点儿也想不到自家靠谱的小公子最后将小世子弄丢了。

事实证明,无论他家公子多么靠谱,有一个绷得厉害的世子,他家公子也还是看不住。

叶南风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思索着叶南民那小屁孩可能去的地方,脚下步子也不断加快,眼睛从不同人的脸上快死扫过,都没有看见自家猴子精似的弟弟。

叶南免尤其喜甜食,还有各种没看过的玩意儿,然因能够出来玩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平时去宫学的路途会经过几条街道,还有一条也算是有些热闹的街道,却从来都是来去匆匆,故而这里太多东西都与小屁孩来说都是新鲜有趣的。

一时间叶南风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只好去了那种热闹的,或者是街道上的甜食店铺里去打听。

夏日的太阳直直落在人的头顶,旁边该有不少人走动,闷热的空气就像一个大烤炉,恨不能将所有人都烤熟透了。

叶南风盯着炎炎夏日,小脸上溢出一滴滴汗水,他都没注意,因为小屁孩已经不见了将近一盏茶功夫了,时间拖得越久,找不到的可能性越大。

叶南风决定若是再在前面几个甜食店铺里找不到,就直接去酒楼找叶垂甘。

叶南风穿过重重人群,来到门前有一棵桂花树的糕点铺旁。

他突然记起来,小屁孩前段时间与杨凤兰去华安寺上香时提起过,随从的一个嬷嬷与他说门前有一颗桂花树的那家糕点特别好吃,当时小屁孩就蠢蠢欲动,回来后还念念不忘了许久。

叶南风看了周围一圈,都没有看见小屁孩的身影,进店问老板,叶南风将叶南免的特征描述了一下,因为小孩穿戴和气度都不凡,却只身一人来买糕点,故而老板当时留了个心眼,注意到确实有这么一个孩子,只不过这孩子已经走了快一柱香了。

叶南风问老板注没注意小孩当时朝哪个方向走,老板给他笑眯眯地说:“向前直走。”

叶南风笑着谢谢老板,又随便买了一点糕点,让老板每样都来一点,做好之后送去凌安王府,算是答谢这老板的。

老板笑眯眯的应了声“好嘞。”

叶南风赶紧向这条街道更深处走去。

渐渐往里走,因为不再有店铺和小贩买东西,行人越来越少,叶南风走了一柱香时间,整条街上就突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叶南风继续往里走,好似听到不远处有什么吵骂声。

待走近一看,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身后带着一群站得整齐的身强体壮的仆人。

叶南风看见了小孩今天早上刚换上的天蓝色交领小长袍,衣角边缘还用金丝线绣了皇宫中特有的花纹。

此时那个衣着华贵的少年因为仗着自己身量足,仆从多,从小孩手里拿走一个纸盒子,露出得意的笑容,嘴里骂道:“你个小兔崽子,看你还跑,你还挺能耐的,抢了本少爷的糕点还敢跑,看本少爷不让你尝尝惹怒本少爷的后果。”

说罢,狠狠踢了已经摔倒在地的叶南免一脚,似是还不过瘾,刚准备再踢第二脚时,一个蕴含着愤怒的声音高声道:“住手。”

那华衣少年悬在空中的脚顿时像定住一样停在空中,这声音让人不容置疑,带着不容拒绝的冷酷和霸道,让人不得不下意识地跟着他的命令做。

待一行人转身看到来的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少年时,那少年已经冲到地上那小孩的面前护住那小孩,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势,却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

因为刚刚那声音带来的僵硬和在心里留下的威慑一下子荡然无存,若非在发现刚刚那声音就是一个还不辨男女的少年发出来的,众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以为这是哪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发出来的。

看了一下四周,除了多出来的这个少年,确实一个人都没有。

少年看起来骨骼纤细,身量不高,一身月白色交领小长袍,脸上却面无表情,眼睛好似毒舌一般盯着站着的所有人,身子像一座山一般挡在地上那个孩子前面,让人有一瞬间的压抑窒息之感。

华衣少年看对方也不过比他脚下的孩子大了一两岁的模样,甚至还没脚下这小子结识耐打,看起来就弱不禁风,经不住打的模样,尽管刚刚这孱弱少年给了他不少的威慑,却对其不以为意,又腰一脚踢在脚下的小子身上。

只可惜,这次他没能得逞,倒不是那弱不禁风的少年来救了身下脚下这小子,而是这小子的手抬起来拉住了华衣少年的脚,脚下一个不稳,华衣少年便以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势扑倒在地。

叶南免一个打滚,躲开了华衣少年倒下来的身体,随后慢慢撑着身体爬起来,不屑地看了一眼扑了个狗吃屎的华衣少年,眼巴巴的看着叶南风的方向,好似在求夸奖。

延伸阅读

明牌地板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sdvy.shtml
明牌地板加盟_公司简介【百年明牌地板】创立于2003年3月,一直以“优秀从我做起”的

正新童车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ncac.shtml
正新童车主要生产:儿童自行车、外胎、鞍座、中轴前后轴、车篮等自行车少配件。已形成从外

意大利皮尔袋鼠皮具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s0nb.shtml
皮尔袋鼠皮具加盟沈阳皮尔袋鼠皮具加盟想加盟皮尔袋鼠加盟皮具创业找155的4222尾号

九印钻石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6kmw.shtml
九印钻石加盟简介“Joinlove九印”建立了从原材料采购,到饰品的设计、加工和销售

伊水人家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yzlg.shtml
伊水人家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家居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博盈护肤品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d30e.shtml
博盈护肤品是奥林匹斯山上众多女神中的创新品牌。她的身材曼妙两腿修长腰枝纤细;皮肤白皙

贺翔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d4vm.shtml
贺翔针织服装是打底裤、中老年裤、男士保暖裤、灯芯绒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百亿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d1qb.shtml
百亿床上用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炒酸奶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gggn.shtml
薯滋味炒酸奶是济南薯立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夏日饮品,炒酸奶加盟作为夏季一款热

宏昌宇机械加盟  http://www.nevadainjurylawfirm.com/a8hj.shtml
宏昌宇机械加盟品牌,长期投资创造商机。宏昌宇机械的主打产品是爆米花、奶茶,以及用特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大佬的反派妻在线阅读第四章

    “发生什么事了?”“这个臭小鬼,他刚刚居然帮助了杀人犯。”“什么!小鬼,看你年纪这般小,没想到居然和畜生同流合污的。实在太可恨了。”“我们要把他给抓起来,关进牢房,看看他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同伙。”“对!抓起来,抓起来,抓起来……”浩大的声势把白凌霄给吓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阵仗。也不能理解自己只

  • 倾城女帝 傲娇归来第一章

    “在我面前,活路没有,只有绝路一条。”端着水杯正从厨房走出来的纪同学听见如此中二的话不禁脚下一滑,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转头看向客厅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机的纪小同学,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水杯,纪同学几个健步走向客厅,一个帅气的跳跃就顺势摔……阿不,躺在了沙发上,此时剧中打斗情节正是高潮,双方你一拳我

  • [综]穿越玩家拯救战略之杀死自己!

    “玩家和我获得的随机奖励一样?”江寒将蛋炒饭的最后一口咽下,而后身形倏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村长屋。“不一样。”系统简直就是个村长小助手,随时解答,“都是随机在副本世界中进行抽取,若任务过于简单,奖励也会很差。”“请注意,玩家无法将副本中的物品带入**中。”无法带入**?江寒一呆。这岂不是说,他之前

  • 无限之火影宁次猎魔工会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个人提议,你可以拒绝!”彭山眯了眯眼睛,继续道:“但我想,在末世,你一定对食物、水源、药品感兴趣!说不定你发现新大陆哦!”。彭山一转头,指了指旁边的阿雅道:“漂亮吗?很久没碰过女人了吧,我想我不介意你和阿雅发生一些超友谊的事!”“草...”,旁边的老鹰嗤鼻,“老子当初就是这么被彭

  • 回到清朝当皇后我要举报

    下过雨的角头街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泥脚印,有些脚印像笔重墨刷过似的流星,然后脚跟方向就是个屁股印子。沈祈绕着这样的路愣是从早走到晚,整个北田庄她的窗户她都瞅了又瞅,见着推车就上前故意掀开人家的小帽子逗逗,她生怕不留神就从乐乐的小脚丫下走过了。秋天的风很燥,天灰得和北田庄的瓦群一个色。沈祈坐在庄头,看着

  • [猎人]想象之中在线阅读第二节

    阎王:大家静静,我得查查这人。小兄弟,你是不是死了?卧槽!你们才死了,本大爷现在就在人间!李小峰更加的无语了,再发一条:我说你们是不是入戏太深了?一个项羽的,一个阎王的,你们是在干嘛?结果群中一片的沉默,不过没几秒。项羽:(滑稽一笑)兄弟,你完了,你刚才得罪的是可是阎王爷,还有阴曹地府的机构组长崔判

  • 城邦风云在线阅读第一章

    当我再一次漫步于天界的廊阁之间,纵是前世读过无数与天宫相关的典籍,纵是在花界浪漫的群花之中无数次的想象过天宫的辉煌壮丽,纵是我已在天宫生活了几百年,也依旧不得不为其瑰丽梦幻而叹服。白日瑞气千条,辉煌富贵。夜晚静谧祥和,深邃悠远。正当我陶醉于这神秘的夜色之中时,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拽我的衣服,我回头一

  • 公公的剧本有点歪[穿越]在线阅读第一节

    女子坐在吧台前,缓缓品着手中的天使之吻,嘴角勾起一丝满足的微笑。“蕠姐。”突如其来的喊声和急冲冲的冲到吧台的两名男子打破了这样美好而静谧的一幅画。“为什么要辞职?白领的工作不是很好吗?而且工资也很高啊,那么多人都想干的工作以及坐上的位置你就这样辞掉了?”女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品着手中的酒。而在吧台

  • 绝色太子妃之狗血的穿越(2)

    秋思与安洛的家离的很近。从小他们两个就在一-起玩耍,他们两个之间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小时候的安洛不是很好看,至少没有现在帅。甚至还有点胖,不喜欢与人交流,因此而被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所围攻,更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除了秋思。那时的秋思,每天上学前都会从家里拿一个可乐味的棒棒糖,到学校后就奶声奶气说“安

  • 我是一根四十六亿年老山人参在线阅读第十节

    清一回到寮舍之后片刻,赵舌也是回到寮舍,敲开了清一的门。开门之后,只见赵舌也是一身淡蓝色僧衣,一脸的严肃。可进了门之后便又是原形毕露。“哈哈哈哈,你这光头可还不懒。”清一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已是没有一丝毛发的光头,摇了摇头,也知道赵舌的性子,没有动怒。“小爷如今法号清光,李同心,你的法号是什么?”“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