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LOL:求求你当个人吧!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御神 来源:飞卢小说网

顾颜中看着曾布这笑,心中忽然有一丝恐惧。他坚定地说:“小人愚昧,请大人明示。”

“公子多心。”曾布面无表情地说着,“顾公子把这画卖了之后,有何打算?”

顾颜中在心里说:本想利用赵老爷求官心切,用这假画钩出真迹,攀上章惇,没想误打误撞来到这里而已。如今,我把这画错卖了,还真没有打算。

这事情没有办成,再回赵府,赵老爷肯定不会饶了我。

眼下,这事情被曾布这样一搅合,我该如何是好。

顾颜中低头一边假装很伤心,一边悄悄地打量着曾布。

曾布看他迟迟没有说话,又继续询问道:“公子刚才对这画如此精通,学问渊博,你哥哥在朝中谋事,想必你们也是出自书香门第。你刚才说你想考功名,金榜题名之日,面见圣上,为你哥哥洗清冤屈。可是,这科举考试要到三年之后才有,顾公子聪明之人……”

曾布说到这,没有再说下去。

顾颜中迟疑了一下,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希望我考功名,还是不希望。眼下这个局势来之不易,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顾颜中又再编了一个故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小人本有一些银两,足够小人熬过这三年。可是,在进京途中又遇上歹徒,小人拼死才保住这画。”

顾颜中越说越伤心,红着眼眶,满脸委屈地说:“不瞒大人,小人没吃没喝,已有多日。实在是走投无路,才打算把这画卖了。”

曾布脸上闪有几分同情,又问:“你如此舍不得这画,为何不拿到当铺去当呢?到时候,你还能把这画取出来。”

“小人,小人去过了,当铺当的银子不够我这三年的生活,小人也是无奈啊!”顾颜中低着头,袖子遮住面孔,声音低沉,心想:我这故事,他应该会满意吧。

曾布安慰道:“顾公子莫急,莫急。这画既然是你祖传之物,你又不想卖,就留着吧!你到账房去拿五十两银子,不,一百两。”

“这怎么行!”顾颜中惊讶地说。

他在心里又飞快地划算了一下,在宋代一两银子最低算三百元人民币,一百两就是三万。当然这画要是放到现代那就远远不是这个价钱。

“就当我今日借给你。来日,如果你高中,有了俸禄再还给我也不迟。”

顾颜中心中非常高兴,这比他想象中的结果还要好,他还是故作镇定说:“大人,小人万万不能接受大人的银子,大人还是买了小人的画吧!”

“诶!有何不可。”曾布拉起顾颜中,“我这就让人带你取。”

“不可,不可,大人万万不可。”顾颜中行了个礼,坚定地说。

曾布扶起他,缓缓地说:“你京中没有家人和朋友,现在京中一片混乱,你一个书生也无处落脚。你又不肯接受我的银子,这样吧。你就在我府中某个差事,其他的事情等高中之后,再说。”

“啊!”顾颜中听到这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曾布难道是看中了我的才学,想让我留在他身边为他所用?我再试试他。

“大人,还是把小人的画买了吧,等小人凑够银子再来赎。”

曾布看着顾颜中,说:“你若是认为在我府中做事受委屈,那你就只管读书好了。”

顾颜中听到这话,更不相信,解释道:“不不不,大人能给小人赏口饭吃就行。”

“公子这样说,那我就当公子答应了。”

顾颜中给曾布行了个礼,又看看他那两幅画,继续说道:“大人如此错爱,小的就是一文钱不要,也愿意把这家传的墨宝献给大人,权当大人赏识小的。只是有朝一日,还得请大人为小的一家洗脱冤屈。”

曾布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看看挂在书屋里的两幅画,说:“这话说的……画,既然是你祖传之物,君子不夺人所好,你就留着吧!我有这幅赝品,时不时看看就好。”

“这怎么行,这赝品应该给小人,大人要真迹。”顾颜中连忙地说。

“诶?顾公子,谦虚了!”

“大人,您就成全小人吧。小人看看赝品就好,真迹应该让大人留着。不然,小人宁可带这画,再卖给别人。”顾颜中语气更加坚决。

“别!”曾布长叹了口气,“既然公子这样说,那我就收下公子这幅真迹,这赝品就给公子吧。”

顾颜中一听,急忙迈着头,弯下腰,给曾布深深地鞠了一躬,心中不停地笑。

曾布扶起顾颜中,严肃地说:“呵呵,公子真是人中龙凤。他日必定大展宏图,不过,公子,有一点你要切忌,你的身世和这画万万不可在他人面前提起。我当然也定不会告诉旁人。”

“多谢大人,小人将来,一定会好好报答大人的赏识之恩。”

曾布点了点头,又大叫一声:“来人!”

“我的妈呀!”顾颜中听到曾布又在叫来人,心有余悸呢。

曾布话音刚落,从外面进来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厮,低声地问:“老爷有何吩咐?”

“去把燕十三娘叫过来!”曾布吩咐着小厮,小厮得话匆匆走了。

顾颜中在心中疑问:燕十三娘?何人也?是不是就是刚才遇到的那个女子。

他询问道:“老爷,把燕十三娘叫来,是要让小人办什么事吗?”

“你真机灵,老夫果然没有看错。”曾布解释道,“这燕十三娘是老夫从扬州买来的小女,平时在家中习得一些琴艺。”

十三娘?扬州?顾颜中想起杜牧在三十多岁时“落魄扬州”,时作冶游,在百无聊赖中写下一首诗赠给一位小丫环妓女,诗中的“十三余”明白无误地确定为十三四岁的少女,一如豆蔻的含苞待放。

他想着情不自禁地念道:“十三娘?‘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这十三娘的名字,是否从此得来?”

“正是,正是。顾公子真是老夫的知音也。”曾布笑了起来,“公子不妨再猜猜此女子有何用?”

顾颜中也笑了起来,此女的身份已定,还有什么好猜的。

这曾布历来就是一个**之徒,他老婆魏玩,北宋著名的词人,才华堪比李清照。

她收养了一个义女,曾布居然背着他老婆与这义女勾勾搭搭,他的年纪当时都可以做他父亲了。

如今又有一个女子,明显又是他的风流之事?

若是在现代,顾颜中一定会挑逗一下他。现在,顾颜中还不清楚曾布的脾气,万一事情搞砸了就不好了。

不过,他既然问了,就要回答出他这话的意思,但又不能点破,要顾及他的面子。

他眼珠子一转,说:“大人,小人,一会若是说错了,大人莫怪。”

“公子,不必见外,但说无妨。”

“‘红袖添香夜读书’,苏轼当年虽然被贬,可身边有一个王朝云,王朝云被苏轼从妓院里领回家的时候,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年龄比他的长子苏迈还小……这十三娘,难不成犹如当年的王朝云?”

“呵呵呵!”曾布大笑不已,“顾公子你猜错了,此女子老爷我另有安排。”

“老爷看中小的,小的会尽力传授。让老爷喜欢这十三娘就是了。”

曾布想了想之后,又说道:“顾公子,你看这样可好,我看你颇懂书画,就在府上来做个西席,教十三娘书画如何?”

“西席?”顾颜中迟疑了一下,西席就是家庭老师,其实也是奴才。

“大人赏识,小的那有不从之理。”顾颜中回答道。

“呵呵!”曾老爷也高兴起来了,“这十三娘精通音律,可这书画还差一些,凭公子对书画的研究,必定能教好。”

“大人过奖。”顾颜中一听,心中有些不悦:搞半天,这老家伙早有打算。搞半天我这是中计了。

谈笑间,燕十三娘走了进来。

“老爷……”燕十三娘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也给顾颜中行了个礼。

“顾公子,刚才看你对画很了解,还未曾看过你的字,你可否……”

顾颜中毫不迟疑,坚定地说:“小人恭敬不如从命。”

“老爷,那小女这就去墨磨。”

顾颜中一听,这女子也算机灵。最重要的是,她确实另有一番风韵。

曾老爷放下茶碗看着顾颜中说:“顾公子对画颇有斟酌,不知对字可有推敲。”

顾颜中知道:曾布这话是在问他对书法的看法。我看我这次真要使出看家的本领了。

他回答道:“书之妙,神为上,形次之,神形兼之有魂者方可为上品之作。古人书法作品中,小人最喜欢的是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兰亭集序》的真迹我并没有看过,据说是被唐太宗或者是他儿子李治带进了坟墓,小人这辈子若是能看一眼《兰亭集序》的真迹,真是不枉此生啊!”

“噢?公子也喜欢《兰亭集序》?不妨写写,让我也看看公子笔锋间的行云流水。”曾布有些激动地说。

顾颜一听,难不成我又蒙对了?

“老爷,墨已磨好了。”

顾颜中一看,这燕十三娘,还真是懂曾布的心意,什么都正好。

“公子,请吧!”曾布说着。

顾颜中也不谦虚,径直往桌子边走。

顾颜中垫了垫笔,用镇纸把纸压平,深深地呼了口气。看着笔架上的笔,脑子里浮现着王羲之《兰亭集序》的画面。

顾颜中想着:我自幼就模仿《神龙本兰亭集序》,要模仿出他的形,并不难,要模仿出他的特点也不难。

他想着又继续说道:“王羲之摆脱了汉魏笔风,自成一家,他的书法作品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

“如果太过著作反而没有他写不出他那味道,虽说行书讲究笔墨游走于行云流水间,但是太过随意,又失去了严谨。”

“最难的就是要模仿出他那种心境与情怀。要把自己置身于同一个环境之中,就要熟读这文。所以,我每次临摹的时候,都会不听地念这文,一直到,我能感受到王羲之当时的情感。”

“噢?公子,还有如此雅韵?”曾布不禁赞叹道。

顾颜中自然地在嘴里重复地念着兰亭集序,脑袋摇摇晃晃地,好像又穿越到了东晋会稽山阴。

他念叨着念叨着,忽然停住了,口中反复念道:“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

忽然顾颜中感到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兰亭集序》记述的是山水之美,欢聚之情,还有作者那份对生死无常的感概。这世间何止生死无常?

顾颜中心中忽然感概了一下:生死无常,如果让我回到现代,问我有没有想过穿越,我必定会说有。

可是这真的穿越至此,我又怎么会相信呢?或是一觉醒来,又回到我那充满书香的博物馆,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

情随事迁,现代也好,古代也罢,到哪都是活。时间再怎样变化,那就随机应变好了,万变不离其宗。

顾颜中想着想着,忽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兰亭集序字帖的画面,他卷起袖子,鼻尖沾了沾墨,一边写一边念:“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

顾颜中笔画转变犹如蜻蜓点水般自然;书写停顿节奏收放自如,时快时慢溪水潺潺到河流宽的地方便慢下来,到窄的地方就急速;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疏密得体,如行云流水。

曾布站在一边不由得称赞道:“这字真可谓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顾颜中一听,心中更是欢喜,下笔更有底气。顾颜中聚精会神,一口气把《兰亭集序》全部写下去。

曾布一边看着又评价道说:“这字超凡脱俗,有一种不同寻常的韵味,这笔画之间的转换也十分恰当。想不到你还能写得一手好字。”

延伸阅读

The Little Mermaid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wxytl.cn/pei8.shtml
第6章裴子谦冷峻的眉眼看向此刻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隋月。她确实漂亮,是放在演艺圈也难得

翼星尘小院闲事  http://www.wxytl.cn/gbda.shtml
送豫王爷离开,沈静又回到了东厢,见小童靠在门口打瞌睡,便轻轻拍他肩膀:“去歇着吧。”

彭哥列的伪·新郎(家教)尼比道馆  http://www.wxytl.cn/dzpj.shtml
小霄进入尼比市市区,一个满脸胡茬的大叔坐在一块石头旁边,看到小霄走过问道:“少年,你

人间收容所[无限流]老公,他们欺负我  http://www.wxytl.cn/pfyv.shtml
李浩听着一句句让他下不来台的难听话语,气得抡起了胳膊,他的朋友也是蓄势待发,虎视耽耽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wxytl.cn/s6pd.shtml
阴森茂密的树林中,三道身影快速的逃窜着,其中一道身影明显落后,似乎是负了伤。“该死的

我总忘记自己有老婆竟然没被米田共炸死  http://www.wxytl.cn/rsr.shtml
清晨,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台照射进了某间奢华的小房间,睡得迷迷糊糊的露易丝呆呆的抱着一个

陶陶然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wxytl.cn/g8mq.shtml
随着这两位大妈的话说完,徐四的脸色越来越黑,彻底的耷拉下来了。冯宝宝的身份很神秘,这

周姑娘在古代gl之顾然(七)(7)  http://www.wxytl.cn/abc6.shtml
扶瑶大概永远不会知道T为她做了什么。只因她不喜欢,他便放弃他一贯杀人的方法。她说不值

无笑妃芙蓉印在线阅读返璞归真  http://www.wxytl.cn/seva.shtml
刘知府:“原来如此简单。”童东家:“刘大人,这看似简单,可若非乔捕头心细且经验丰富,

快穿之致渣贱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wxytl.cn/semo.shtml
血衣人一脸的不可思议,周阳这一剑,真正的目标,是他!长剑当胸,已入了三寸,要不是血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坑人啊

    这几个杀手看着浑身冒着烟的秦泽,也发觉到了一丝异常。“大哥!这小子状态有点不对!”“那赶紧把他和那女人一起干掉!”领头的杀手喊了一声,随即带着一帮小弟扣动了扳机。但接下来,让他们瞪大眼睛怀疑人生的事情发生了。那小子,竟一瞬间消失了!“特么的!怎么可能!那小子人呢!”“大哥!在后……”一个杀手发觉背后

  • [我英]超现实英雄在线阅读第二章

    再一次重获新生的兴奋、激动,让一贯冷静的叶凌都忍不住放浪形骸起来。若不是心底依旧还存留着几丝冷静,他几乎要忍不住要立即起身,仰天长啸几声来宣泄盘踞在自己脑中的亢奋!好半晌,占据心头的狂喜终于被习以为常的冷静所取代,他试探性的坐起身,慢悠悠的活动了几下胳膊。“看来我还可以自由活动。”叶凌冷静的想道,“

  • 火影之疯狂cos群的穿越在线阅读第五节

    “不过王妃,咱们先前选中莫安生替您掌家,可是为了…”想到最初的原因,李嬷嬷担心万一提点了莫安生,会对原本的计划不利。“无碍!若是个笨的,只要她忠心,到时将她摘出来就是了;若是个机灵的,自个就能发现问题。到时略略暗示一番,让她配合,事情定能进行得更顺利。”宁王妃道:“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嬷嬷,您

  • [火影]大人您的锅!在线阅读第八节

    最终,雾嫣以五千两的高价被云帆然买下,为云帆然所有,被其带回了府中,众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冰月似乎看出了杨飒飒脸上的微表情,不经笑出了声。“死丫头,你笑什么。”杨飒飒气急败坏。“我当然是笑某些人啦,明明心里这么介意,嘴上却打死都不承认。我说飒飒,这雾嫣的出现本来就是为了吸引云帆然的注意,被云帆然买

  • 呃,公主殿下(现代篇)之黑曜(3)

    花见明日香飘在云雀恭弥的身后,看着他打倒一个又一个的敌人,从他们的身体上跨过。说好的不来黑曜呢?云雀恭弥得知袭击并盛学生的就是黑曜的人之后,单枪匹马地直逼敌人老巢。再加上一只背后灵。他将浮萍拐横在胸前,笑得嚣张,“因为你们群聚在一起,所以才会变成这样。”一如既往的中二。他的外套随风飘扬,令她心神一动

  • 五帝玄书之城隍庙

    深山多虫蛁,几步见斑毒,在瀑布后面炼化了部分丹药之后武玄罡的身体发热,若不是在水中,他可以肯定,那炽热的高温,铁定可以让他的肉身焚成几块,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得不停下来,肉身之中水汽腾腾,真元游走之间发出溶岩般的咆哮。当下他平复着肉身之中的真元,压制着即将破境带来的反噬之力,其五脏之中传来的热力让他

  • 帝路悲歌在线阅读第9章

    我再也没有见过于苏扬,直到我回国的前几天。2017年6月10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那一天,捷克足球队被踢出了那一年的欧洲杯。即使这一个月里超市里的海报已经全部换成了捷克国家队,即使这段时间来路边的酒馆里夜夜传来一阵一阵的喝彩声,即使Facebook上已经被捷克队刷了屏,作为一个对体育毫无兴趣的女生,我

  • 斗鱼之天王主播之外门考核(下)

    “徐文长老,灵石来之不易,以后要懂得珍惜啊”见到三皇子已取的明显优势的领先,周泊不由笑道。“不到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徐文淡淡的回到,目前局面的确是周泊胜算大,但徐文望向一旁从选拔之初就一直用灵识仔细观察监视法阵的大长老,心中仍旧还有一丝希望。往常大长老最多就在第三重考验关注下冲刺画面,不会像如

  • 沉入深海(快穿)第二章在线阅读

    提高等级的主要途径是完成任务。系统会生成主要三种任务:日常任务、挑战任务、终极任务。日常任务每天最多五个,获得的奖励普遍较弱,比如获得某些格斗技能,获得装备、战甲等等,很普通但有经验拿。挑战任务是三天一个,任务总量是有限的,但经验奖励高,还能够获得抽奖机会,大转盘上的奖品洛辰已经见识过,很不错。终极

  • 丫鬟身子帝王心(互穿)在线阅读可以试试玩票大的

    我帮着肖挽云家解决危机,避免了她去陪酒,如今还挨了打,母女俩却偏向安廷,一个帮着止血,一个想把血擦掉。这血绝对不能擦,得让警察看到,我脸色阴沉推开她俩起身站起走向沙发,手抹了几把血蹭在衣服上。肖挽云追了过来,“你干嘛,赶紧止血啊!”我冷冷的看过去,故意挨打虽然想着挑拨她和安廷的关系,却看出作用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