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总有人逼我和仙君谈恋爱第七章

作者:孤光与清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章思俨当真说到做到,也不知一夜没睡的他从哪来的精力,把谢楚弄得目光涣散,时刻感觉自己要离开人间。

谢楚的身体被开发得很好,即便穿上衣服,身上也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勾人气息。

不知道他这个模样有没有被那个身材很好的室友看光,他们一起住了那么久,如果他那室友性取向也不明朗,那谢楚无异于送到别人口中的新鲜羔羊。

不可以。这肥美羔羊现在还是自己的,尚且姓章,身上每一寸都是他的烙印。

章思俨握紧拳又被挑起了火,解开了谢楚的手脚,摆了个新的姿势。

谢楚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醒来后房间里黑暗一片,他顿时觉得自己化身成了《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一边用手摸索着,一边心喊,尔康,你在哪。

身后传来的不适感太过明显,他伸手往后面一探,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好像在那疯狂过后章思俨抱他去洗了澡,然后还上了药,不然怎么周围弥漫着药膏味儿。这可真的是西边出了太阳,那老混蛋终于干了点儿人干的事儿。

谢楚灯也没开,坐在黑暗里沉思,思维格外活跃。

随后,他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醒来时精力是恢复了,身体状态依旧堪忧。

谢楚拖着疲惫的身体洗漱,突然想起今天该去QCC上班了!可他看镜中那一张纵欲过度的脸……觉得章思俨那老狐狸精快把自己全部的阳气吸干了。

昨天他到底也没求饶,虽然被逼着说了几句违心的话,但他对自己的态度十分满意。谢楚想,章思俨不应该是那种喜欢情人过分吵闹的人,如果他再这样闹下去,很可能就被放走了。

谢楚在一片昏暗中抓住一线生机,只要他加入QCC,就完全有可能重新做人。

他等这个机会等了太久。

推开客房的门,厨房里传来了饭菜的香气,章思俨弄了两杯豆浆出来,摆在桌上,对愣在那的谢楚道:“吃饭。”

谢楚:“……”

我怀疑我睡醒的方式不太对。

他揉了揉眼睛,走过去坐下,章思俨神清气爽,显然已经吸饱了阳气……不,恢复了精力。反观谢楚,黑眼圈明显,脸色还有些白,小可怜一样。

饭菜很丰盛,像晚饭一样,鱼肉都有。

谢楚吃着凉拌的素菜,虽然他昨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但炒菜的一点点油腥还是会让他感到恶心。他避免那些清炒的东西,只专注于消灭碗里的二米粥。

章思俨突然道:“今天和我一起去公司。”

谢楚马上说:“我今天有事。”

章思俨充耳不闻:“我查过课表,这学期你大多是选修课,完全有时间可以实习,我说过让你来衡光的。”

“让我去干什么?”谢楚抬眸冷笑了一下:“摆在你身边当秘书,与你一同出入,在见到你心上人的时候装你宠物膈应他一把,让他看看你对他的真心天地可鉴?”

章思俨深深地望着他,若有所指地问:“后面还疼吗?”

谢楚咕哝了一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以前,真没发现你口才这么好,我们区域经理缺个私人助理,你完全可以胜任。”

谢楚就不明白为什么章思俨如此喜欢摆布自己的人生,他试着和对方友好沟通:“我有喜欢的公司,已经谈好了去实习。”

“现在还在两年的范围内。”章思俨却不理会谢楚的话,只是说道:“而且,在衡光得到的会比你在其他地方得到的多。”

他用目光告诉谢楚,这件事早已板上钉钉,没得商量。

听到两年这字眼,谢楚就知道,章思俨并没有提前放过他的打算。他看着章思俨那副气定神闲,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心想,好啊,不就是做个经理助理么,他干。

要是不把衡光再折腾回生死线上,他谢良辰的名字就倒着写。

到时候就算章思俨哭着求他走都没用了,也是时候让他明白什么叫请佛容易送佛难。

谢楚憋着气,在车上就开始搜“如何搞垮一个企业”,答案并不少。他先是看了些简单粗暴的方法,但基本都是徘徊在犯罪边缘,没有借鉴价值。一些阴损的招数如果他敢用,也不敢保证最终的效果,还完全有可能彻底把章思俨激怒。

章思俨的家族企业涉猎范围广,衡光只是众多项目中的一个,自从章思俨接手后就神奇地起死回生了,现在这是完全属于他的公司,总部于平城本地,经营范围包括饮料、糕点和预包装食品,曾经主打高端养生茶饮,一开始市占率堪忧,能将它做起来也是章思俨的心血铸就。

如果可以把它毁掉,是不是就可以出一口恶气……

谢楚坐在车上时还踌躇满志,下车时却灰溜溜的,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从章思俨的车上下来。

章思俨让他直接去市场部找名叫叶竹青的经理报道,还说道:“中午来我办公室一趟。”

办公室?谢楚脑海里有了无数马赛克片段,噫!衣冠禽兽!他看向章思俨的目光中多了些许的愤恨。

谢楚没直接进市场部,找了个信号好的地方给昨天留下联系方式的师文琦打电话,说他因为个人原因不能去上班了。电话那边的师文琦有些不可置信:“谢楚,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

“我真的抽不开身。”

“你们现在课也不多怎么就抽不开身呢!我也是上过大学的!”师文琦有些激动:“我老实跟你说吧,易老师过来帮忙纯粹是看在和我们老板的关系好,他一个人带团队,做好了后还不一定在哪儿呢,你跟在他身边前途无量,有这么个好机会你不好好把握,你怎么想的啊!”

大概这就是身不由己?谢楚等他冷静下来后才说:“对不起。”然后就挂了电话,把手机调成静音。

见了那叶竹青,是一个经常笑眯眯的青年人,看起来三十岁上下。那股劲儿跟笑面虎似的,看得谢楚非常不舒服。不过他倒有了新发现,原来衡光也有视觉设计师,并不像他以前以为的那样都是找的外包团队。

可他现在的身份是助理,这发现对他来说不仅没用,还让他更觉得章思俨是在有意玩弄自己。剥夺他的乐趣,以打压他取乐。

错过了拜师易成群的良机,谢楚平静的脸下早已积蓄着怒火,以及浓浓的不甘。不过好在还剩下一年的时间了,谢楚在日记上记着日子,如果不能提前抽身,也只能在余下的时间中自我安慰。

他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会儿资料,中午到了,叶竹青对同事道:“谢楚是新来的,你们带他去食堂熟悉熟悉,和新同事一起吃饭。”

叶竹青走后,谢楚才对着其他人笑:“那个不用了,我今天中午和人约好了在外面吃,明天再去。”

他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便去打听章思俨办公室在哪儿,坐电梯上去了。

何助理在门外,看了他一眼,打开了门。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认真工作的章思俨并改变不了他在谢楚眼里的形象——斯文败类。谢楚在那等了一会儿,章思俨忙完了拨通了电话:“把饭送来吧。”

“坐那。”章思俨指了下旁边的沙发,说:“今天怎么样。”

这个时候知道问自己了,谢楚心里冷笑,他还能怎么样。

一顿饭吃得闷闷不乐,章思俨见他吃完就让他滚蛋了。

谢楚跟在叶竹青身边做助理,也渐渐熟悉了这份工作,期间邵恒修打来过好几次电话,问他怎么不回来上课,是不是伯父病情有变。谢楚不知如何答复,只说让他帮自己找个替课的,他自己工作去了。

邵恒修觉得他在骗自己,当面揭穿:“我问QCC的人了,没见你入职,你没去那去哪儿了?”

“我……”

“谢楚。”邵恒修语气少见地严肃起来:“你不会做了些别的工作吧?”

比如什么来钱快的活儿,又或者去什么地方陪酒。邵恒修满脑子画面,误入风尘的谢楚为了赚钱陪客人喝酒取乐……简直过分!

谢楚哭笑不得:“放心吧我没走歪路。”

但这话说得确实底气不足。

谢楚答应邵恒修周末一定回学校一趟,当面把事情说清楚,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晚上叶竹青带谢楚出去和客户吃饭,问他能不能喝酒。谢楚说不能,叶竹青笑眯眯地道:“啊,可惜了。”

“我一喝酒容易误事,所以以前招助理都要看他们酒量。”

谢楚不管那些,对他不满意找章思俨去好了,给他换掉才最好。

饭局是私人性质,但关乎日后公司与客户的合作,也马虎不得,坐下来就有人倒了一圈酒,谢楚着实讨厌这种应酬。

一开始他还真的抱着坏事的心态来衡光的,但短时间的接触让他发现自己这直系领导确实很有能力,看起来也是个好人,就算他做错了事儿,叶竹青也是软绵绵说他几句,让他不要再犯。

谢楚不知道这是因为叶竹青看在章思俨的面子上还是他就是这样的人,反正对他的印象不错。

在外面喝酒,叶竹青则是一副忠厚老实人的模样,别人叫他喝他就喝,喝到尽兴处还勾肩搭背给人家唱歌。眼看着再喝下去确实像他说的要误事了,谢楚就只能替他挡酒。

客户见谢楚这么年轻,笑着打趣:“老叶啊,你这助理招得不错啊,年轻有为,是个人才。”

“是啊。”叶竹青眯着眼打量谢楚,知道这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人,一开始还担心他坏事。接手了后明白他就是志不在此,也不知道老板这安排究竟是什么意思。

叶竹青看人看得是准,但真猜不透上面那些弯弯绕绕,就把谢楚当普通助理用着,也愿意教他。见他又挡酒又和人应酬,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叶竹青心想,这就是调动起了情绪。他以前也是从菜鸟过来的,见客户不会说话,现在完全练出来了。

而看谢楚,毫不拘谨,说话仍旧有条理,是个好苗子。

最后还剩下一个酒量好的中年男人,和谢楚称兄道弟,搂着他的肩膀说:“小老弟,我看你顺眼,你跟着我干吧。”

因为关系亲近,当着叶竹青的面也能这么说。叶竹青搂着酒瓶子哄它睡觉呢,听了这话就道:“不行,他可是我们部门吉祥物,你别想挖走。”

“你看你给他当助理才多少钱啊,去我那,我让你当经理。”男人又给谢楚倒酒,谢楚看他坐的位置知道他身份不一般,咬了咬牙将酒杯一饮而尽,笑着说道:“我喜欢现在的工作。”

谢楚战绩不俗,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的客户撂倒后,也跟着趴了一小会儿。睁开眼后双眼通红,酒局散去,司机送他和叶竹青回家。

坐上车,谢楚就开始想吐,最后下了车吐在了路边,叶竹青让司机送他上楼,他说什么也没同意。

看着谢楚摇摇晃晃下车,面前又是那豪宅公寓楼,叶竹青笑眯眯的眼中多了丝探究。

“哎,年轻人呀。”他感叹了句,世事艰难,有些事就不要拆穿了。

“小刘,开车吧。”

谢楚靠在电梯间里上楼,摸索着钥匙开门,他是真的喝不了太多酒,吐过了后感觉好了一些,自己摸进了客房就睡了。

中途,章思俨进来看过一次,走近床边闻到谢楚身上浓浓的酒气,拧了下眉头。月光透过窗照进来,床上躺着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是为命运奔波,一身疲惫。

章思俨看了会儿就转过身,带上了房间的门。

延伸阅读

安之若素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nza1.shtml
安之若素女装是深圳市龙岗区安之若素服装商行经销批发服饰,商行经销的女装、连衣裙、T恤

昌盛环保除尘设备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dsn1.shtml
河北献县昌盛环保除尘设备有限公司是以环境工程、环保设备的研制、设计、生产、安装、服务

民锋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dthy.shtml
民锋包装厂位于浙江西部衢州市境内,是浙,皖,赣,闽四省之间,交通十分便利。本厂是生产

森蜂园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a9k0.shtml
主要产品的原料均来自吉林长白山自然生态保护区(养蜂基地),年生产“森蜂园”牌蜂蜜、鲜

汽车美容店(会所)投资策划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sfaw.shtml

康桥足疗保健连锁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swl3.shtml
康桥足疗保健连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川河似练水如天,千年徽州皆古桥”。山杰地灵的徽州

玛丽阿姨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g295.shtml
auntymarie玛丽阿姨,品牌所有权为“美国玛丽阿姨洗衣国内外集团”所有。上海美

索勒依干洗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gdo3.shtml
索勒依品牌,秉承精心打造的,以“阳光、健康”为品牌核心,至始至终把诚信作为事业的根本

乐洗洗衣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urrk.shtml
乐洗洗衣是北京布朗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2009年6月洗涤设备新标准出台,乐

果果哒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ucih.shtml
果果哒是C2B综合性平台,是全国首款由特级营养师根据个人体质分析报告定制、把健康的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男配(快穿)第五章

    林叙访谈问:你们家经济大权一般掌握在谁的手里?答:胡歌。问:包括你的工资、福利和津贴?答:包括所有。问:你放心吗?答:当然放心。我虽然对数字感兴趣;但我对金钱是比较没有概念的。问:你知道家里财务的流向吗?答:不太清楚。但是胡先生偶尔就会拿本儿写了咱俩名字的房产证给我看,我估计他该是投资固定资产居多。

  • 酒歌在线阅读第八章

    “我是他爸爸。”成熟而富有磁性的男低声灌入年歌耳朵,也通过直播设备回响在她的直播间。年歌讶异,表情霎时有些呆萌:“叔、叔叔好……”再扭头一瞄iPad登录的直播页面,弹幕真是好不热闹:——哈哈哈学弟不会把年哥安利给爸爸了吧[狗头]——666666所以今晚的节目是老年枪法吗:)——叔叔叔叔我要举报我要揭

  • 快穿轮回之星月齐辉在线阅读出事

    “签字!”一份婚后协议被仍在顾晶蕊眼前,她漫不经心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拿起协议,朝站在她眼前的蔺超伸手。“笔!”一支笔仍在她脚边,顾晶蕊愣了一下,随即捡起笔利落的在那份协议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蔺超。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抬头看过他。“你都不看一下?”“没什么好看的,一年前不都签过一次吗?就算你这次在

  • s级女王[穿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公子,我们的法阵已经被这小子破坏了,如今打草惊蛇,这雷灵兽恐怕……”那仆人话没说完,看了看谢晓风的脸色。意思很明确,把没有抓到雷灵兽的责任全部堆在俞荏之身上。此时俞荏之,已经清醒过来,看着这一幕,心里不时冷笑。就这群乌合之众,妄想捕捉雷灵兽,真是异想天开。就目前的情况的来看,对方人多势众,俞荏之肯

  • 最强位面之子在线阅读头条2.0:辩白

    两人将桌子收拾好,趁着清晨的一丝凉意,提起书包出门了。晨露未晞,点点缀在绿叶上,迎着初阳的光辉,望过去娇憨可爱。新垣忍不住驻足,暗暗懊悔今天不是周末。幸村走到她身边,沉吟片刻,问:“想画?”“嗯,”她转身,好奇地眯了眯眼,“幸村,你是不是懂得读心术?”“不懂。”幸村浅笑,带着几分自信,轻轻摇头,“周

  • 快穿之任务人生之五百万加一辆法拉利

    “林丰好像是在我们学校跳楼的那个学生,我听说他好像是因为她妈妈跳的楼。”李薇薇说道。“哦?说来听听。”王宇看着李薇薇说道。“林丰从小没有父亲,她妈妈每天做家政给他挣生活费,他自己也很争气在学校的成绩都是数一数二的,基本是年年都拿奖学金。”“在上个月的时候她妈妈像往常一样在一户人家里做家政,做完后那家

  • 我有一副帝皇铠甲烟云楼灭门

    昨天,九叔收到了那张照片不言一语,嘱咐我照顾好于小雨就走了!于小雨是虎叔的闺女,也是我的发小,更是一个疯姑娘!!!“梁子,九叔呢!?我们大队长叫他去验尸!!”一个年轻警察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着急啊!”我此时正在修椅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椅子腿突然短了

  • 穿越世界的修炼者晚自习

    靳风留下来自习了。她本来想直接走掉的,毕竟和虞年不熟,虽然同学两年,可是这两年来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她不知道为什么虞年突然就注意到她,也许是学习好的人,普渡众生时顺眼就瞄到她,然后想发挥一下救世济怀的慈悲心。但她一点都不想当虞年偶尔发发善心下的怜悯者。可是当她刚踏出班门时就碰见正好倒垃圾回来的虞年,

  • 反串女影帝在线阅读第七章

    不到两个小时,语速极快的载以道,就将整本语文书一字不落的全部背完。留下了半天没回过神来的一屋子老师们,还有忘记了上课的李克林和涂宝刚。“不好,光看热闹了,竟然忘了上课。”一个老师腋下夹着课本和资料,突然拍了拍光秃秃的脑门,有些懊恼的说道。“是啊,你不说我也忘了,被这个怪物拖住了,难以相信。”“这不会

  • 我的儿子是皇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月上中天,寒冬腊月。客栈外坍圮的土墙旁,一人一马互相鄙视中。枣红色大马一身皮毛油光锃亮,膘肥体壮,微仰头,乌黑的眼珠向斜下方瞅着霍长婴,扬了扬前蹄,“噗噜噜”打着响鼻,喷出白茫茫雾气一片。霍长婴系好大氅,双臂环胸眯眼盯马半晌,确定这马的确不是开智的精怪,只是……性格清奇而已,抽了抽嘴角,转身去喂了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