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樱桃吻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清粥几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屋的人都被这一变故震呆。

冯晃剧痛之下哀嚎不断,双手紧捂右眼,一道血顺着掌缝流下,将他半张脸糊成淋漓血色,愈发显得面容狰狞。宋星遥用尽全部力气将冯晃推开,冲男人声斯力竭喊了句:“你还等什么?”

男人显然也毫无心理准备,短暂的诧异过后终于领悟,趁着众人尚未反应之际从地上弹起,挣断缚手绳索,踹开身边两个拐子,冲到窗前。

“贱人!”冯晃惊怒交起,加之剧痛,已腾手欲拿宋星遥,却被男人拦下。

宋星遥没有瞧走眼,男人果然也是身手敏捷的练家子,才走了不到五招就将冯晃拿住。他手上那片从宋星遥鞋垫底下摸出的,两指宽半尺长的锃亮刀刃紧紧压在冯晃喉头,挟持着冯晃面向已然冲来的人群,只低沉地朝宋星遥说了句:“站我后面。”

宋星遥早就自觉躲到他背后,虽然下了狠手,但恐惧并未消退,她的身体仍旧在颤抖,手不自觉就攥住男人衣袖,引得男人斜眸一睨。就这一眼,他瞧见她手背上的连指链,那应该就是她的暗器,做得挺精巧,看起来与一般首饰无差。

“叫他们让开!”男人并没理会凶神恶煞般涌来的冯晃手下,只朝冯晃道,说话间手上稍加力道,冯晃喉间立时就划开血口——这薄刀真利,看材质当是精铁无疑,只是精铁向为军用,大多用于重兵陌刀,况且得之不易,要打成这般薄利的刀刃,必又要费千锤百炼之力,她一个小姑娘怎会随身带着?

他却不知,宋星遥的父亲钻研兵械改良一途,那指链便是她父亲依着西域传来的女人首饰加以袖箭机拓改制而成,射程虽短,但近身就是要命的暗器,与这精铁薄刃一样,都是给家中子女防身所用。只是从前宋星遥从未觉得自己会遇险,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加上就算是依指链所造,但武器就是武器,自然做不到女人首饰那般精致漂亮,是以她总是嫌丑,从没佩戴过,直到有了那个噩梦。

冯晃为恶多年却很是惜命,咬着牙挥手让众人退开一条道,宋星遥就拉着男人的衣袖,随他小心翼翼出了房门。新鲜的空气冲入鼻腔,她深嗅口气,精神为之一振,跟得越发紧了。这是个三进的大院子,院西侧果然站了群孩子,被吓得都抱头蹲到地上。男人便带着她往这些孩子处快速挪去,到了中庭时,男人忽然摸出支暗藏的鸣镝扔给宋星遥。

“会用吗?”他头也不回道。

“会。”宋星遥的父亲原司洛阳折冲府军械,军中常用的械器她也略知一二,当即点头,在心里猜测男人约是要以鸣镝召唤同伴前来。她也没多问,径直朝天射出。

只闻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冯晃大惊:“陈三,你到底是何人?”又恐藏匿处曝露,意欲拉拢他,只道,“兄弟,你若是为了官府悬红,不如放了我,我给你三倍……不,十倍悬红如何?咱们有话好商量,你要什么只管开口。”

叫“陈三”的男人只是冷笑,挟持着冯晃带着宋星遥退到孩子前,正要让孩子们起身,却闻宋星遥突发惊声:“小心!”

混迹在孩子群中一个蹲在地上着玫红衣裳的妇人忽然跳起,冲二人撞去,那妇人正是冯晃姘头,在此负责教管孩子。男人因顾眼前情势,没料到有此伏击,叫妇人一撞,手下松懈,给了冯晃脱逃的机会。冯晃逃入同伙之中,转身怒命众人:“杀了陈三,活捉那贱人,我要她生不如死!”

形势顿时逆转,以一敌众,男人纵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劈手夺来柄刀,护着慌乱的孩童与宋星遥往身后的房屋避去,只道:“带他们躲进去!”

言语之间,已有数人朝他围攻而来,男人眼见要受伤,身后忽然扬起一片粉末,他被人拉了一把,堪堪避开这波攻击,再看围攻来的人,皆满头满脸的粉末,双目已盲——是石灰粉。

他惊愕非常地转头,看着拉开自己的宋星遥,忍不住问她:“你身上还有什么法宝?”

宋星遥扔掉包石灰的纸,摇头:“没了。”

惨死大明宫的记忆带给她深深的恐惧,如今她身上总要藏着保命的东西——鞋底的薄刀,手腕戴的袖箭,以及缝在襦裙裙头内侧夹袋里的石灰粉。

男人又挂起讥诮眼神,似乎想说什么,可情势并不允许,他一把将她推入屋内,又把最后几个孩子通通赶了进去,道:“关好门,别出来!”

宋星遥还没回答,门已紧闭,只剩她与几个孩子大眼小眼互瞪,其中一个孩子唤了声:“六姑姑!”冲过来紧紧抱住,正是宋家被拐的小郎。宋星遥抱紧孩子,转身紧紧抵着门,有年纪大点的孩子见状也上前帮手,一并抵在门上。

槅扇上不断有人影闪过,兵刃交撞的清脆声音刺得人心发紧,外面只有那个叫“陈三”的男人孤军奋战,宋星遥很担心,既担心他受伤,又担心他若不敌这扇门要失守。几重焦虑焚烧着她,也不知多久,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暂,外头突然传来更大的响动,而后渐渐平息。

男人的同伴赶到。

槅扇被人推开,宋星遥抱着小郎看到站在门外,被同伴搀扶着的浑身浴血的男人。

男人眼中依旧带着讥诮,又夹着几缕意味不明的情绪,淡淡道:“没事了。”

宋星遥终于松懈,差点就一屁股坐到地上。

————

这处私宅里藏匿的恶徒被尽数制服带走,宅中被拐抢的孩童妇女亦被带上官府派来的马车,一并送往县衙。宋星遥抱着小郎坐上马车,透过马车车窗朝外望去,那男人伤势过重,来不及与她多说什么就被同伴架开自去疗伤,外头赶来的这些人瞧打扮应是洛阳折冲府的府兵与洛阳县衙的衙役,她心中有些奇怪。

抓捕人贩拐子,照理是县衙的事,何需动用折冲府的人马?

鸣镝响过不久,这些人就已赶到,可见早已埋伏附近,只等他一声令下。能召来折冲府的人马,他又是何身份?

这问题直到进了县衙她也没搞明白,身边都是妇孺孩童,哭泣者不在少数,闹得县衙的书吏衙役烦不胜烦,宋星遥现下情绪倒渐渐安定,只抱着小郎细声哄着,没多久,便有书吏过来询问她的身份来历,她轻声说了。

一听是宋家的女儿和小郎,那书史忙将她请到了内院偏厅中暂憩。宋家虽说没落,毕竟也是承过爵的功勋之家,在洛阳官场也是挂上名号的,书史不敢怠慢,命人给她上了茶水点心,问明缘由后便告罪离去,自去请示上锋。

小郎受此折腾已然累坏,吃了两口点心就趴在桌上睡着,宋星遥一边轻拍他的背一边微微叹气。

她午间被抓,一番惊险下来虽只半日时光,天色也已暗去,家中长辈不见她与小郎踪迹,料来应已急坏。屋外檐下已点起灯笼,书史衙役们进进出出,皆不得空。宋星遥坐了片刻踱出屋门,回字型的院子不大,一眼望尽,西厢房灯火通明,大门敞开,正挤着四五人。她多走几步便到中庭,已能瞧见屋中情况。

正有衙役从屋内端出污水,上头漂着几团染血的布帛。宋星遥心念一动,轻声唤住衙役:“这位大哥,劳烦打听件事,里边那位伤者,可是今日从冯昆手里解救被拐抢妇孺的那位侠士?”

衙役止步,回曰:“正是。”

“那他的伤势可重?”宋星遥又问。

“在冯昆手下挨了几天折磨,今日又受了好些外伤,能不重吗?不过他可是条汉子,大夫拿桑白皮线替他缝伤之时,可一声没吭过!”衙役面露敬佩之色,又狐疑地看她,“你是何人?问这些做甚?”

“我是被他解救之人,心中甚是感念,不知可否告知他的名讳来历?”宋星遥边问边望向屋子,“陈三”必定不是他的真名。

伤到要缝线,那必是痛得很吧?

“他是长安来的,无父无母的孤儿,本事倒是不小,受长安北衙中郎将所托,为将冯晃这起恶人连根挖起,月前便混入这起人贩中做内应,一路追到洛阳。”冯晃既已落马,也无谓再瞒,衙役便答道。

宋星遥有些了然,原是受北衙中郎将所托,难怪洛阳折冲府会介入此事,只是这一节事迹,她怎觉得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说过?

正想着,屋里的人散开些许,宋星遥看到坐在凳上男人。药童正在替其穿衣,未系的衣襟内可见缠得厚实的布帛。他发已束齐,正往下撕粘在脸上的络腮胡等易容之物,一张年轻俊朗,却稍带冷戾的脸庞便渐渐显露在宋星遥眼前。

宋星遥的眼越睁越大,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人,伴随着衙役道出的名字:“他叫裴远。”她陡然倒退了三大步,紧紧捂住了嘴才忍住没有惊呼出声,呼吸亦随之一停。

竟是裴远?

又怎会是裴远?

她认得他,也记得他。

宫变之日射在她心房的那柄箭,授自林宴之意,出自裴远之手。

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延伸阅读

神坠都市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99gr.cn/ub5p.shtml
“还有165点积分,应该兑换什么呢?”辰看着自己剩余的165点积分对着系统问道。“宿

真实的世界之求嫁  http://www.99gr.cn/sb6a.shtml
春桃接过纸张,被纸上的字吸引了,刚劲有力、清秀俊雅。所谓字如其人,恐怕周奎若并非是个

燕雀西北飞对局  http://www.99gr.cn/d0ug.shtml
**桌“咕噜咕噜”地响了几声后,把排列整齐的**升起,呈45度角摆放。陆纪宣将自己的

大华帝王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99gr.cn/pjf6.shtml
神武界,神州大陆,高手无数,强者为尊。以境界分强弱。武者,武师,大武师,武灵,武王,

都市风云之借富生子在线阅读正式比赛  http://www.99gr.cn/a99g.shtml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莉莉将腿翘到了桌子上,喝着芝麻糊看着桌子前其他的裁判。“对这

网游之超级闲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99gr.cn/bw0e.shtml
冷宅的管家出了名的精明能干,从夏雯雨踏进冷宅的那一刻他就马上打电话给本市最奢华的服装

[综]必须热爱网球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99gr.cn/yv23.shtml
“唐兄唐兄!你不晓得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我竟然穿上了悦游真君的衣.........服

万世枯荣来龙去脉  http://www.99gr.cn/x7ju.shtml
(求鲜花!求收藏!各位大大看完顺手点一下,就当养肥了。)原来,金彩玉的父亲叫做金富贵

仙尘乱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99gr.cn/bnfc.shtml
与大长老对拼一掌,项峰自然得不到好处,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看着项鹰,越看越觉得不对,

[黑子的篮球]云光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99gr.cn/aiey.shtml
一打开直播,封玥面上就完全变了个样,全然没了方才那副瑟瑟发抖的模样,除了面色比较苍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小月儿第3章在线阅读

    “我?一个异世界的来客而已,蔷薇小姐不必如此紧张,而且我对地球,也没有恶意,也没有要传播什么文化与思想的意思。”叶泽说着,服务生也是很及时的出现,将几个果盘,放在了叶泽与杜蔷薇的面前,叶泽十分不客气的用塑料叉子插起一块西瓜扔到自己的口中。很甜,味道不错,但是物超所值,还是远远称不上的。“你的目的是什

  • 拼脸改命[快穿]第八章在线阅读

    看过那么多电影,电影中的主角在面对死亡这件事时总是表现得平静又释然。然而这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似乎“死”这个字眼对于人而言本该如此,可事实上,当这个过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才能体会到,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痛苦又煎熬的旅程。失重,这是第一步。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只有不停地坠落,坠落,那感觉比被人

  • 流量视帝和黑粉在一起了之是兄弟就把钱都掏出来

    “三哥!”房俊也笑着回了一声,“碰见个奇人,顺手买个宝贝!”李恪眼神一亮,低头看向‘和尚’,笑道:“你说的是它?似狼非狼,似狗非狗,到底是何物?”房俊一笑:“神兽!”房玄龄白了他一眼,小声嘟哝了一句胡闹,然后就自顾自地回去了。李恪则哈哈一笑,也没继续对‘和尚’感兴趣,说道:“父皇准备在三日后举行春狩

  • 快穿之合欢老祖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高阶妖兽“轰!!!”上官晴筑基修为展现的不留余力!“噗呲!”张云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吐出,“不,不要,我……”张云慌忙说道,但上官晴并不给他一点机会,一掌向他胸口打来,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身形猛然向后退出几米。“你!……”“吼!!!……”张云本还想叫嚣着什么,但身后的红眼妖狼已经逼近身形!!!“

  • [小圆xFate]Fate/Puella Magi学徒

    沈默看着眼前的契约,他很努力的想把里面的文字看懂,只可惜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里面除了一个10,其它的他完全看不懂。所以,沈默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你给一个不会中文的老外看一篇文言文一样。“嘿,臭小子,别浪费时间了,老头子我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办,你赶紧给我签咯。”破烂老头显得有点不耐烦,在一旁催促着沈默。没办

  • 最强心理师少年初出冰域

    “你这个废物,连你的妹妹修为都比你高,还要你有何用?”一位蓝发蓝瞳中年人对一位白发黑瞳少年说道。“都16岁了,连洛神血脉都没有觉醒,修为还这么低,你让我怎么见人?”中年人气愤地说道。“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追上他们的”少年哀求道。“不用了,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洛族的人了,我会把你送去圣魂大陆,你就在那里

  • 我被黑化后的人工智能盯上了(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听到他们这边说话的同学们也都转过头来,七嘴八舌的交流起来:“你才一千套,我是从小就开始做题了好吗,这次考试太他妈变态了,联盟政治那一块出的题偏到外太空了,我连量子力学都扯上了这才勉强写满,我都高考结束了晚上还做考试的噩梦呢。”“害,我考得分数挺高的,就是志愿报的不太好,我想上控制系来着,结果怕分数不

  • 我!黄飞鸿的徒弟花系灵者

    “今日,我们来学习‘踏雪’和‘花刃’,前者是用来循迹,后者,则是用来杀人……”衣儿站在梨林间,梨花飞舞着,划出一个个优美的图案。她脚下的青草微微弯腰,托着上方的白衣少女。秋雪站在她的面前,鬓间的一缕发丝随着微风飞舞着,脚下的碧草随风优美的摇摆着身子,没有受到一点束缚。衣儿看着秋雪赞许“先前的‘飘花’

  • 快穿之奈何情深在线阅读第五节

    刘锋今年三十岁,开了一家**公司——说是公,其实加上他这大老板,全部都没有十个人,其中五个还是练习生。这时候养成类偶像大火,刘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旗下五个练习生,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岁,三男两女,全都被他打包塞进去年大热的两档男女团养成类综艺,结果,技术是不错,就是吧,脸不是观众爱看的。也就是说没

  • 穿越者第5章在线阅读

    很多年以后,葛小伦依然在和张邋遢学习拳脚棍棒,已经有来了一身不凡的身手。张邋遢看着葛小伦在自己眼前一遍一遍的演练着自己这些年教过他的拳脚枪棒功夫,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葛小伦此时已经十四岁了,身体发育的已经十分健壮,身上一块块坚实的肌肉,比起那些舞台上的大力士虽然还是显得纤细一些,但是壮实的身躯上树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