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满海余光都是你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花久鸢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不能杀了他……!!”

打破沉寂气氛的,是那个茶小二。

傅莫晃了晃头,那刚刚被击穿的心脏又活蹦乱跳起来。

傅莫转头,恰好与其四目对视。

“为什么,你们不是受他压迫吗?”

“不是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茶小二顿了一顿,把视线从傅莫的眼上移到了地表。

“我们是为了护住魔尊大人。”

——护住魔尊?

何等让人啼笑皆非的说法,暂且不提护那祸害的利处,单论力量便是不行的。

魔尊、魔界至尊,何时用得到他们这群泛泛之辈守护?

傅莫不解。

“你说什么?”

“你看得见吧,魔尊大人他……傻得要命。”

原本紧张的气氛刹那被这句话给搅的轻快,钟谷离咕呜地发出抗议,刚准备开口反驳,就被一个箭步冲过来的老板娘捂住了嘴。

茶小二略过一脸“虽然确实如此但你到底想说什么”的傅莫,看向了正在老板娘手里胡乱挣扎的钟谷离,淡淡无奈地一笑。

“魔尊大人…这是事实。所以我们只能开始让他凶巴巴,再配合着我们的谎,塑造一个杀人不眨眼,喜怒无常的大魔头。这样,吓走别人,能让魔尊大人安生一天是一天。

我们就是如此守护的——用我们自己的力量。”

他闭了眼。把千百情绪在口鼻酝酿成气,缓缓呼出。

“就像曾经魔尊大人守护我们,救了我的祖祖辈辈!救了整个镇子、所有人的祖祖辈辈!一样!”

无奈地笑容骤然敛去,视线也陡然锐利了起来,就这么直直对上了傅莫的双眼。

——不露虞色。

“当年,是他从各地收养了孤苦伶仃的孩子,是他把这些孩子从生不如死的童年中解救出来。他细心关照这些孩子,教他们吃喝拉撒,教他们读书认字,最后看着他们娶妻看着她们生子。再然后,看着他们入土。

而现如今的我们,便是那些孩子的后代,一辈又一辈,我们在魔尊大人的庇护下成长。

是他,在山洪海啸到来、在山崩地裂产出之时,护着我们,用他的身子肩负起我们的生死存亡。

他累了乏了,也还是会用温柔的声音对我们说‘别怕,一切都会过去。’

他是我们的光我们的太阳我们的天我们的世界!!

而你,为什么要剥夺这一切呢!?”

“就算你所言属实,但他在伐魔牢的血债也不会因此而少,伐魔牢里因他而死的缚灵者他们有妻儿,他们也有父母,他们便是能随意牺牲然后换来你们的天地仍存吗?!他们为何要死?!你说啊!!!”

“是…。五年前的事我们不打算替魔尊大人洗白,他杀了便是杀了。可,你想过没有,倘若没有当初你们下三滥的手段绑走魔尊,他会去理智尽失地屠你缚灵界?!他这些年一直因为这件事忏悔,你又知道什么!?

你们自诩正义,你们匡扶大义,但你们却对一个什么坏事也没做过,仅仅只是有个名头的魔尊用下三滥的计策,骗他害他,最后还要处死他,为什么你们不去考虑下自己到底有没有错,只会一个劲去埋怨去责怪魔尊无情?!若没有五年前的那事,他能活的更好,你们那些缚灵者也会活的很好!可是呢?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打着防患于未然的名头去破坏这份安定?”

长篇的话语让茶小二几乎一口气说了下来。

不过傅莫现在没空去赞叹他的肺活量。

因为他说的话,自己认同不了,理解不了。

——那天伐魔牢的血河如今还能清晰无比地展现在他眼前。

“住口!我不许你侮辱缚灵界。魔便是魔,若无害,何故冠上这么个名号!?”

“可魔,不也是你们正道人士给起的吗?说到底也不过你们的一面之词罢了。”

冥虎剑虚影一晃,转瞬就压在了茶小二的脖颈上。傅莫的眼中杀意翻涌。

他自小生活在缚灵界。

耳濡目染便是缚灵界英雄好汉的除魔奸邪的事迹,他能这么优秀,也是自小便希望终有一天,自己也能如此优秀。于是他勤奋努力,废寝忘食,凭着自己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如今,他做到了,他成为了儿时他想要做的英雄,可平白无故的,一个人站出来向他泼了一盆能让他从脚心凉到头盖骨的冷水。

他怎能不恨?他怎能不怒?

“再继续侮辱下去,便让你死无全尸!”

“来,你倒是砍,我看看你这个大英雄手上沾了无辜民众的血,还如何去审判魔尊!”

一字一句,如惊雷如业火。

将他一点点蹂躏,一点点践踏。

傅莫的手指蜷嵌进剑柄,指骨发出瘆人的白。

“停手!”

钟谷离终于挣脱了老板娘的手,躁乱的气息不稳,说话也是飘忽的。

但,却透着一股子不容置啄的威严。

甚至冥虎剑都轻颤了一二。

“伐魔牢的事,我认。我可以跟你走,但你要放过他们,并且不对外人提及我所在的村子。”

“你装什么好人?苦肉计?”

傅莫倏地剑锋一转,直指向钟谷离。

钟谷离站起了身,轻轻拍了拍时刻准备为他当剑的老板娘。

走到了那剑前,分毫不差地让剑尖顶在自己胸膛。

“赎罪罢了。”

钟谷离垂下了眼睑,淡黑色的睫影投在眼下,一瞬间竟然显得他憔悴无比。

“魔尊大人…。”

店小二看着钟谷离,抿了抿唇,牙齿深深地割起唇瓣。

“不过…。”

两字一出傅莫陡然眼眸一闪锐光,原本还有些颤抖的手也稳了。

他轻轻颔首,示意钟谷离继续说下去。

钟谷离则是咽了口唾沫,眨巴两眼。

“我能不能先吃点饭啊……好饿。”

钟谷离的肚子配合的跟着饿字的尾音响了起来。

自然,寂静又一次席卷全场。

“……。干什么啊!人会饿很正常吧!”

“可你是魔。”

“什么啊这个说法!你们缚灵者就不吃饭了吗?”

“真不好意思不吃饭还就在我们的修炼当中。”

“那是辟谷吧……你真的是缚灵者吗?”

“我是为了你方便理解给你翻译过来了,蠢货!!”

“那还真是谢谢哦,略。”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舌头割掉!?”

“好凶啊你,我可是从刚刚到现在已经好久没吃饭了!”

“多久?”

“嗯……一个时辰吧?”

“……你干脆叫饿尊好了。”

“喂!!你这什么说——等等,感觉还不错。”

“能蠢成这个样也是没救了。”

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完全变成了两个三岁小孩的互怼现场。

在场村民不禁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那个……这个气氛是不是有点怪?”

茶小二用毛巾擦完脸后率先开了口。

“这没你事!”

“这没你事!”

两个人齐齐看着茶小二异口同声地开了口。

茶小二只得讪讪笑了笑继续用毛巾擦起了汗。

从日上三竿到红日将颓

站着的村民也慢慢都累的就地躺着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只有那俩人还在不停争吵着。

最后,连太阳也懒得听他们那无休止的废话,躲了起来。

“……呼……”

钟谷离气喘吁吁地看着同样筋疲力尽的傅莫,摆了摆手,用口型说了句

“停战停战。”

傅莫则要强的用沙哑的嗓子说:“你真弱啊。”

末了还不忘勉强勾起轻蔑的笑刺激下钟谷离。

钟谷离可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靠着墙滑到地上喘着气。

傅莫看人这模样也干脆就地坐了下来。

“明日再走?”

“嗯。”

钟谷离意念传声问了句,傅莫闭着眼打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睡了,晚安。”

“嗯。”

“…………这家伙不张嘴骂我的时候还是感觉挺仙风道骨的嘛…有点帅气。”

钟谷离看了看人,墨发披月,白衣载星。

倒不亏是存于地上的神灵分支,缚灵者。

“…………你看上我了?”

傅莫听到脑中兀自响起的声音,开了口。

他的嗓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声音如风打着旋刮过——有力但却不刚硬,轻柔但又不软绵。

钟谷离一怔,这才发觉刚刚念想不小心传过去了。

一瞬涨红了脸,屈膝,双臂挽住膝盖,将脸埋在两腿间。

“……嗯。”

不重不轻,不缓不急。

钟谷离轻轻点了点头,出了声。

这倒是让傅莫一个猛子狠狠握住了冥虎剑。

“夜长梦多,我还是在这儿直接处死你吧!”

“等等!?!!”

“断袖龙阳,想不到魔尊好这口”

“喜欢是不分种族的!你看我还喜欢猫,狗,兔子,花,草…等等等等。”

“那你也看上他们了?”

“对啊。”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看上了的意思?”

“就是很喜欢呗?”

“那你看上我什么?”

“你的脸。”

“肤浅。”

“可我觉得你只有脸能让我喜欢了。”

“………………”

“等等等等?!?!?收剑收剑!!”

“反正都要死了,你先把这舌头留下来吧。”

“不要啊!?!?!?”

惊嚎划破了夜空,天也渐渐明了。

两人终究是吵了一天一夜,完美错过了休息时机。

当真是可“喜”可“贺”……。

延伸阅读

工程部经理(暖通)  http://www.vzocn.com/7k6e.shtml
1、本科及以上学历,工程管理类相关专业;2、3年以上工程管理工作经验,有大型暖通及净

弱电系统设计工程师  http://www.vzocn.com/61wky.shtml
1、大专以上学历,三年以上工作经验,弱电、计算机、电子等相关专业毕业;2、一年以上弱

毛衣/毛衫设计师  http://www.vzocn.com/6cu5v.shtml
1.服装设计及相关专业,本科及以上学历,2年以上品牌公司毛衣设计经验。2.能熟练操作

商品主管/经理  http://www.vzocn.com/ugvl9.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西北区域每季商品订货,制定订货计划,确保订货数据合理、准确;2、负

平面设计助理  http://www.vzocn.com/u6bet.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公司平面广告,画册,产品包装,活动推广物料等设计。2、参与产品外观

风控专员  http://www.vzocn.com/rtvx.shtml
职位描述1、对业务部提交车贷客户进行贷前尽职调查;电话调查客户的家庭,收入,购车信息

月薪15000+货源稳定+公司直招  http://www.vzocn.com/6l17n.shtml
性别不限,年龄22-50岁之间,驾龄满一年,无酒驾犯罪前科,能吃苦耐劳。工作内容,往

后期制作  http://www.vzocn.com/uglql.shtml
1.独立完成公司短视频(抖音、快手等)渠道的运营规划;2.日常短视频的策划、制作、后

JOOM运营/助理  http://www.vzocn.com/ny4l.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JOOM平台帐号的管理与维护;2、熟悉产品,按平台和公司要求上传产

功能测试工程师  http://www.vzocn.com/bi77.shtml
1.从事办公系统的软件测试工作(WEB端及移动端);2.制定项目的测试计划和测试方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朋友又得哄了 [电竞]在线阅读第二节

    冬去春来,四季交替,万寿山上花开花谢,转眼又过去两千年。两千年对修仙悟道之人来说,并不算长。灵溪跟随着师父镇元大仙修习仙法,练功打坐,已经由原来的孩童模样长成了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她顽皮好动,灵性有余,定性不足,很难安静下来好好的修行,好在镇元子并不约束于她,由着她在这山上任意**。这期间,不断有

  • 风雪圣轮回在线阅读运动会(二)

    第二天的运动会就是这么不凑巧的下雨了。但由于一中安排时间比较紧,加上是阵雨反正也下不大于是校领导拍板,运动会照常进行。现在正在进行男子四百米决赛,白致站在终点右手撑了一把伞,左手拿着尤衡的衣服,他受班长之命在等着接尤衡,毕竟下雨了要是剧烈运动后再着凉会感冒的。白致的眼镜上也沾了几滴随风飘来的雨珠,他

  • [综]伊什塔尔在线阅读专制的凤昀阳

    凤昀阳坐在床边,握着凤瑞阳的手,他的手非常的冰冷,没有一点温暖的气息,就像是曾经一起在异域大陆上度过的无数的冬季。从小婴儿开始,凤瑞阳就非常的怕冷,一到冬天一双小手就是冰冷的,怎么捂都捂不暖。一定要将他的这双手放进自己的胸膛,才能够慢慢的暖和起来。那时候,凤瑞阳就算再冷也不会多说一句,那倔强的小模样

  • 扶贫公主之情深难长久

    “是……”“是父亲!”小狗这个救场满分!“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我要听你爹爹说!”慕彻盯着饮溪。饮溪低了头,转着手里的木簪:“是……是小狗的父亲。”饮溪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慕彻会不会满意,不过慕彻也没再追下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木簪,插在了他头上,只说了两个字“吃饭!”自己抱着小狗先坐下了。小狗的筷子用

  • 逆战之机械时代在线阅读第5节

    陆抗和接引耗时一百一十七年后终于以力将那满目疮痍的须弥山算是恢复到了以前的光景,可那须弥山内的西方灵气祖脉却因受损过重就算是以圣人的神通也难以修复,给别提现在还未成圣的接引和陆抗了。对于这种情况两人只好运用大神通将西方其他各地几条比较大的灵脉聚集过来打入须弥山的祖脉之中,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而

  • 别想从我身边逃走第二章在线阅读

    林落晴侧头看着和浩,她想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那个奇怪的东西,让她产生莫名的恐惧感。“晴儿,怎么啦?是不是让风给吹感冒了?”和浩看她脸色有些不对,以为是被海风吹的!不免担心起来。林落晴摇摇头,算了,还是不要说了,或许,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没事!”说完,对和浩笑了笑。和浩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发,拥着她走

  • 穿越之一个废后的史诗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发誓,将每一滴热血,都流进祖国的大海。”随着巴郎的一声宣誓,场下响起了一阵的掌声,站在最后一排的新兵只有张冲一人没有鼓掌,此时他正思索着要怎么才能够打败赵辰,一血前耻。队伍散去之后,龙百川直接朝着新兵班所在的位置走来,看了张冲一眼,淡淡说道:“你叫张冲?”“是的咋地?”张冲有些不爽的说道。“你刚

  • (网王)看,那儿有只猫!在线阅读最后五秒【求鲜花!】

    每当比赛来到最后的决胜时刻时,球队就会把最后一攻交给球队内的核心来处理,现在的邓恩正是这一支老队员队伍之中的核心。时间还剩下最后的20秒钟,老队员这边还领先着两分,并且保有最后一攻的球权。每一次进攻,进攻方都是有着这24秒钟的时间来组织进攻,24秒之内,没有出手碰到篮筐,则是违例,球权自动交换。正常

  • 醉负红尘轻拾记忆在线阅读第七章

    远处山高林密,唐僧有些踟蹰不前,“八戒、悟净,你们看前面山势险峻,恐怕会有什么妖魔,你们谁在前面探路?”猪八戒为了让唐僧忘记孙悟空,便事事当先,说道:“师傅,我去。”唐僧赞许的看了一眼猪八戒,说道:“悟净,八戒要去探路,挑着行李不方便,你就辛苦一下,两个都挑着吧。”“行。”沙悟净嘴上说得好,心里却道

  • 归去来兮--杨逍同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平城已经连续一周的阴雨天,整个城市看起来都是湿哒哒的模样,黏黏糊糊的。平城市第一医院内,6楼的住院部,一个身穿着宽大的红色T恤,下身穿着宽口的牛仔裤的胖子,靠着窗户旁,抱怨道:“你说这雨都下了一整周了,什么时候停啊,天灰灰暗暗。看得让人生气。”明亮宽敞的病房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