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九零之白莲不好当第二章

作者:夜阑风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是汪明,你叫什么名儿?”少年撩了下白色的刘海,打了个哈欠,就将行李箱往旁边一丢,一屁股坐了上去。

“您好,我叫端方。”端方站了起来,伸出了右手,手上还带着水。

“还挺客气啊。”汪明懒懒地伸出手,握了一下就马上松开了。

这幅画面被后面跟上来的跟拍摄像师PD拍到了镜头里。汪明高高瘦瘦,白白净净,头发也染成了白色,端方又矮又黑,踮起脚还没汪明肩膀高。两人对比分明,农村娃和城里孩子的第一次碰面,还真是完全不同。

汪明早已习惯了这些镜头,见到镜头在抓特写,还特地撩了一把白色的刘海,很是自恋地耍了一下帅。他本来就长得不错,尽管染了一头不寻常的白毛,但是五官底子好,眉清目秀的长相,非常上镜。

镜头凑了过来,端方也跟着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笑容,脸黑牙齿白,一脸憨厚。

“噗嗤。”见到这么一个土气的笑容,汪明笑出了声,“你黑的跟煤球似的,没想到牙还挺白。”

煤球?哪有这样说别人的。跟拍的PD摇了摇头,这话要是落在一个脾气差的人耳朵里,指不定就要怼回去了。

但偏偏汪明遇到的是端方,他倒没觉得不好,想了想煤球的颜色,还觉得这个比喻很形象。

“你头发也很白,就像老奶奶一样。”他想了想也说了个比喻。

旁边的工作人员没忍住,一下笑出了声来。

汪明脸一皱,将黑色棒球帽摘下来,指着自己的一头白发道,“看清楚了,我这个叫做忧郁白,是今年最流行的色。”

说完,还非常鄙视地看了端方一眼,侧过脸动了动嘴,小声嘲了一句,“土鳖。”

“忧郁白?”端方没听明白,“忧郁也有颜色?”在他的脑子里没有这个逻辑。

“忧郁白是我这个头发染的颜色,OK?”汪明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你说,说了你也听不懂。”他可没心情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土鳖废话。

汪明懒得搭理端方,但是他饿了。

他只吃了顿早餐,然后就坐了飞机来到这么个破地方,那些人还缺德的非要让他自己亲自爬上山,累的他差点中途将行李箱撂在路上不要了,消耗太大,现在一停下来就饿的不行了。

“你们不是说爬上山就能休息了吗,这边吃饭的地儿在哪啊?”他问着一起上山的工作人员。

听着汪明说起吃饭,端方也跟着饿了。他穿过来后就没吃过东西,一直想东想西的,之前是饿过了头,现在饿的是第二遍了。

他也转过头看向了工作人员,不知道等会儿吃下的第一顿饭会是什么样的。

但是令他俩失望的是,工作人员在端方房子里装好摄像头后就直接走人了,他们告诉汪明,要吃饭的话得自己想办法,而且等会儿晚上他们还会有一个同伴要过来。

汪明才懒得关心新来的同伴,听到他们不负责他的吃喝,顿时就不乐意了。

“我说你们把我手机钱包扣下也就算了,我箱子里的那些零食能还给我吗?”汪明皱着眉头,憋着火。

他是来着参加《变形计》,又不是来这里吃土的,结果这些人连他藏在箱子夹缝里分饼干都给没收了,犯得着这样吗。

但是任他如何询问,那些工作人员就是不答应。

他气得将行李箱一拖,直接从端方面前经过,进了他身后的泥瓦房。

还没进门,他就一脚蹬在了门槛上,没勇气往里走了。

只见脚下的黑泥地上连层水泥都没有,正中间最大的那个房间也不过三十来平米,两张又小又矮的木床分别挨着墙摆着,正中间那块空地上摆着一个铁皮糊的炉子,墙角摞着三把小板凳,挨着门口的墙根上摆着盆子和鞋子。

这就是汪明在正门口所能看见的全貌,里面的东西比他们家扔垃圾桶里的东西还破还旧,他长这么大就没进过这么差的地方。

“操!这他/妈什么破地方啊,是给人住的吗?”这种生活环境,真是比他们家狗还过得不如。

一想到自己在山上这段时间必须得住在这种鬼地方,汪明恨不得将他妈、将那几个不讲理的工作人员挨个骂上一遍。

PD跟着进去拍了一下,整个房间又矮又小,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刷的墙灰,一块一块地早已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那点可怜兮兮的挂在墙上,看起来特别脏。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摆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房子主人不爱收拾,还是压根就没有可用的家具可以摆放。

汪明骂骂咧咧地,上山以来一直憋着的郁气一下子就爆发了。

“□□妈/的。”他一脚踢翻了小板凳,将行李箱一甩,撞到木床的边上,将上面的闹钟给震了下来。

就在他准备一脚将这个又旧又丑的闹钟踩碎时,端方赶过来将闹钟捡了起来。

‘我不喜欢他。’小圆气道,‘他说脏话,还喜欢发脾气。’

‘他是一万块钱,能买很多个电池。’端方看了汪明一眼,低头将闹钟上的灰擦掉。

小圆换算了一下一万块能买多少个电池,默默地不吭声了。

汪明瞅了小矮子一眼,他在家里摔东西摔惯了,每次跟他妈吵架的时候连门都能踢坏,家里的玻璃墙都被他砸碎过,心里从来就没有一丁点儿愧疚。

“那破烂玩意儿坏了没?多少钱我赔给你。”不论是出了什么事,能用钱解决的就行,反正不差钱。

端方看了下他,手上的闹钟没有摔坏,只能遗憾地摇摇头。

既然摇头,那就是没事了,汪明也不打算道歉。他才不管对方会不会生气呢,那个闹钟又旧又破连漆都掉了,能值几个钱。

“哎,有吃的没。”他发完一通脾气后就更饿了。今天爬上这座山费了大力气,是真的饿极了。

这个山上除了那些一起来的工作人员,别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那些人说了不会给他帮助,他只好问一下端方哪里有吃的。

端方也饿,从原身的记忆来看,他从前都是很早起来自己生火烧炉子做吃的,今天因为特殊原因,他什么也没做。

“没有,家里只有水。”他穿过来时喝了半碗,记得很清楚。

“卧槽!”汪明又开始飙脏话了,“老子要下山,老子要回去。这个鬼地方连个吃的都没有。”

他囔囔的声音,连房子外面的工作人员都听到了。他们笑了一下,根本没当回事,不是他们心大,实在是司空见惯了,每一个参加《变形计》的城里孩子哪一个不是这样的,刚被交换到农村的时候,一天至少能闹上五六回,不是要吵着回去就是摔东西骂人,汪明这样的一点都不稀奇,要是不吵不闹的那也不用交给他们节目组来改造了。

想回去?身上手机钱包都被扣住了,一个还没成年的毛孩子能自己绕过他们从山上跑回去?这不可能。

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像这种叛逆的孩子,到这没有网络,没有钱,没有朋友,没有父母的环境里,改造一段时间之后,最后还是习惯的。现在闹得越厉害的,后面的变化就越大。

“这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你们谁爱待这儿谁自个待去。”汪明大着嗓门囔囔。他作势拉着行李箱就要走,但其实心里也没底。

汪明脾气是爆,但是他不傻,他知道这些人是肯定不会任由他跑回的。尽管囔囔着要走,但他也没真地使足了劲要离开,他就是想看看到底能不能唬到外面那些工作人员。要是能唬着,没准还能混上一顿好吃的。

汪明机灵着呢,一开始他是真的气着了,后来脑子一转就想明白了。他是来这破地方改造来了,但那些工作人员不是啊。他什么都没得吃,但是那些人肯定是不会委屈自个的,所以闹上一闹,只要能骗到那些工作人员,对他肯定只有好处。

但那些工作人员节目都做了好几年了,什么样的叛逆小孩没见过,哪里还会被他唬到。听他囔囔了半天,人都没进来看一下。

所有人里面,唯一被他骗到的就是端方。

‘怎么办,一万块要跑了。’小圆也被骗到了,但他不是人,只能紧张地提醒端方,‘他要是跑了,我的电池是不是就没有了?’

“那我去做饭吧。”端方开口道。

汪明本以为会有大人出来去做饭,却没想到是这个小矮子来做饭。这个端方看起来还不知道满10岁了没,他一个读高二的人,哪里好意思让一个小学生给他去做饭,说出去多丢人啊,这房里的摄像头都开着呢,他丢不起这个人。

“算了,你家厨房在哪,我跟你一起做。”他勉强开口。

端方指了指向了另一个房门,汪明三两步就走了进去,只见一个比刚才更加逼仄的地方,迎面就是一个用泥砌成的半人高的台子,上面放着个大铁锅,泥台子中间挖了个洞,里面全是灰和还没烧完的树枝柴火。

“这就是厨房?你在逗我?”汪明一手拍在墙上,手脏了都顾不得擦。

“应该是吧。”端方答的不是很有底气,说实话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厨房,不仅是汪明,他也感到很震惊。可是他脸比较黑,又没什么表情,一点也看不出惊讶来。

“你觉得这种东西能做饭?”汪明难以置信。难道不是至少有个电饭煲吗?这种挖个洞,用真火做饭的画面那不是电视上演出来的吗?

“应该能吧。”端方有些底气不足。虽然原身每天都是这么做的饭,可他是个新手,做人还是头一回,用这种老旧的土灶做饭更是从来没有过。

汪明又翻了个白眼,十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这他/妈要是能把饭做熟,我喊你叫哥。”

延伸阅读

仙道魔帝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0762cg.cn/gqym.shtml
夷陵东山“阿水,什么情况?阿羡呢?”魏语刚到就看见阿水悄咪咪的扒在一块石头上,探头探

末世女配之驯兽师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0762cg.cn/gq19.shtml
“叮叮叮”又是那可恶的手机打扰美梦,一看来电“任明”我就挂了,我叫吴天生活在安国的雯

无极药尊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0762cg.cn/u6bx.shtml
两人走进客厅就注意到了茶几上的两份早餐,并且淡定的忽略了今天特地打扮画好了装的十二个

逆天剑侍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0762cg.cn/d9v7.shtml
秦竹喝的有点多,晕晕乎乎的走不了路。现在跟她的好姐妹秦兰窝在一个小沙发里,有一搭没一

微光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0762cg.cn/sxcl.shtml
“许沐梨。”清丽温柔的声音在姜郁身后响起,陌生的气息渐渐逼近。姜郁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密爱追凶之男神住隔壁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0762cg.cn/ng2b.shtml
隆也从来没有因为钱而苦恼过,前世因为在组织里可以接任务赚钱,经常钱多到花不完,平常自

[P5]愚者的恋歌怒对李秀宁  http://www.0762cg.cn/x79x.shtml
李世民听此,“倏”的一声站了起来。“燕赵歌,你不过一介白丁,竟然辱我父亲。”“来人给

大秦真武之灵根(三)(3)  http://www.0762cg.cn/4iw.shtml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红衣女孩高高地举起了右手。主事人捋着胡须哈哈笑道:“林紫

太古求道得罪人  http://www.0762cg.cn/awz4.shtml
买鸡腿不是自己吃,而是准备给苏小美带回去的,难得有先买东西下月再付账的机会。“你这是

开局系统是炼妖壶第五章  http://www.0762cg.cn/gbsy.shtml
第二日一早,剧组片场,开工。刘小亨眼睛半睁半闭地递给谢知扬一杯黑咖啡,央声道:“扬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精算温柔妻:不可贪吃哦在线阅读第五章

    公交车上人还不少,前面的李沐秋瘦胳膊瘦腿的,有点挤不过去,李沐秋挤不过去,更不用说比他还瘦的苏芷晴了。小明同学乐了,你丫不牛逼吗?上个公交都这么费劲,他在后面用力一推李沐秋,嘴里嚷嚷着:“往里走,往里走,杵着干嘛?木头桩子啊!”李沐秋气的扭头瞪着柳橙明,怒声道:“你眼瞎啊,这么多人没看到啊。”小明同

  • 欣欣向轩之第一章(1)

    南海孤岛。远在天外的白云城,备受治下百姓敬仰的白云城主已闭关多日。密室中,身姿俊挺颀长的青年正垂首看着陪伴他一生的老伙计——飞虹。“飞虹”乃是海外寒铁精英所铸而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剑柄,伴随着一声剑吟,长剑出鞘。寒光乍现的剑刃上映着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端详了一圈佩

  • 天道慕晨1之玩世逍遥MAMA①

    MAMA①作为今年出道的新人solo歌手,李薄露其实算是有点名气的。而且,之前李薄露一直都是演员,大家大部分都觉得李薄露只是唱歌玩玩。毕竟,在韩国演员的等级比爱豆可高多了。李薄露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年末的颁奖典礼很多。她除去最近的电视剧要上线之外,被邀请参加了MAMA。12月1日,李薄露跟着工作人员,

  • [综英美]仇富者联盟在线阅读第2节

    这个位面和她之前生活的蓝星非常相似,这也是她能快速找到工作的原因。这些天虽然安逸,但顾小小并没有忘记,未来即将面临的危机。根据小呆的计算,等一年之后,这个位面就会寸草不生。缺少了草木的生机,到时候,小呆就无法吸收溢散出来的元能了。所以,顾小小要保证,自己最好能安安全全在这里待上一年。拿出刚买的手机,

  • 家长驾到之不速之客(3)(9)

    ‘渣男!’黑猫蹲在君无邪身体里,目睹了一切。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跟其他女人眉来眼去,这墨泫斐根本就是个渣男!一直没有开口的君无邪却忽然间开口。“没必要。”她受够了这异世庸医的折磨。君无邪的拒绝,让墨泫斐和他身边的白云仙脸色微微一变。墨泫斐有些不悦道:“云仙是倾云宗宗族的弟子。”倾云宗?君无邪微微挑眉

  • 我有特殊旺夫技巧之全部开除

    温阮阮感觉自己被陆衡川吃的死死的。“你调查我。”她有些气愤,之前对他所有美好的幻想瞬间的破灭。“我总得查查半夜跑进我房间,跟我睡了一夜的女人,到底什么来历不是?”陆衡川将调查她的话语说的很是轻松。“过分!”温阮阮不会骂人,更不知道要这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气愤还有不满。她从来都是那种,难受了自己默默承受,

  • 独傲万古第7章在线阅读

    16一个月后,沈木星凭借全班第一的断层成绩成了老太太的班长,老太太就是骂哭她的卓华。复读学校三个理科班,两个文科班,班主任都是名校退休的老教师,卓华是这所小小的补习学校里最受尊敬的老教师,带过许多个优秀的复读重点班,她鹅蛋脸,宽额头,布满皱纹的眼前架着一副近视镜,一头烫得很蓬松的银白色的小卷发,在学

  • 大发明家:从西游记开始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谁?少年柔软的五官拼在一起,却让齐木柊没有半点记忆。他下意识的瞥了眼身边同是‘齐木’的楠雄,发送了脑电波:【找你的?】齐木楠雄用心灵感应可以自由的在脑海中与人对话,面对自家哥哥的发问,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静的回复道:【找你的。】【没印象……等等!不会又是来告白的吧。】齐木柊几乎是怕了这些疯狂喜欢

  • 霹雳同人之暴雨再临第7章在线阅读

    这里距离美乐美乐沙滩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到了下午,太阳火辣辣地挂在天空中,晒地我恨不得抱紧我的冰伊布。我们当然不会选择走去,而是雇了一辆肯泰罗的牛车。但哪怕是坐在车轿里,也实在难抵那份酷暑。一路上绿都兴奋不已,指着路边的水果摊或是饰品小店向赤搭话。而我和赤基本上都是快蒸发的状态,有一句没一句地嗯嗯哦哦

  • 医女逍遥在线阅读第8章

    话说,乔大山是知道弟弟乔大海有个好朋友的,也查过他的背景,确认是安全的,只是家庭条件一般,单亲跟着外祖父一起在农牧星生活,后来去上了职业学校和乔大海(大海学的种花,在这里是有钱人的消遣,慕名学的农牧学就是种地养殖。)成了朋友,家里人觉得慕名心性不错,就是胆小懦弱,这个问题不大,就没有干涉乔大海和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