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拾刀行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春风不得意 来源:17K小说网

头胎生个丫头,叫什么名?

丫头咱家也一样疼啊,就叫小疼吧。

二胎又生个丫头,叫什么名?

哎呦,怎么又是个丫头?这也该改改样了。就叫小改吧。

三胎还是个丫头,叫什么名?

一拉溜儿三个丫头,谁还有心思给她起名字!一家人顺口就喊她“小三”了,那“三”字,还带着些明显的卷舌音——小三儿。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人家,从来也没谁觉着这名字有啥问题。上小学报名,老师对着姚小三的名字皱了皱眉头,便随手给改成了“姚三三”。想来那个民办老师大约是读过沈从文的吧。

姚三三此刻躺在木床上,双手紧抠着床边的木框,努力忍受着身体的每一次撕裂。这是她的第三胎了,怎么还这样不顺!

姚三三是家里做主嫁到宋家的,家人几番劝说压服下,她自己也是同意了的,没旁的原因,宋家儿子人凑合,给的彩礼也够多,那笔彩礼凑够了姚家盖房子的钱。

可是姚三三跟她妈一样,命不好,头两胎都是闺女,这一胎,婆家早早托关系做了B超,确定是个男孩。按着公婆跟男人的意思,若还是个女孩,应该就不必出生了吧!

因为是超生,姚三三担惊受怕的,躲躲藏藏熬过了十月怀胎,到临产了,也不敢去医院生,因为检查了是个男孩,男人还是比较重视的,便私下里找了个会接生的小诊所女医生,悄悄在家里生。

“不行啊,她这胎位不正啊,产检早没发现吗?”

“哎呦,他嫂子,你看这整天躲计划,哪敢去做什么产检啊!咱庄户人,哪用做那多花钱费事的产检。”

“孩子就是不往下来,卡住了,你看这老些血,再这样下去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啊!”

“那……那怎么弄?要不,送去乡里医院吧!”

“这个样子,你送去乡医院人家也不敢收,这得去县医院,可这也来不及呀,不用到半路,恐怕就不行了,我看……只能先顾一个了。”

姚三三无力地闭着双眼,听着耳边的声音,医生,她男人,婆婆,不停地在她床前嘈嘈着。

“先保大人吧,反正往后还能生不是?”女医生的声音。

“保孩子。”婆婆的声音,“儿子,你可别犯糊涂啊,这都查过了的,是个男孩,这可是咱宋家的一条根呢!”

姚三三慢慢地昏迷,她终于听到自家男人的声音清晰传来:

“保孩子!”

命啊……姚三三蜡黄的脸上浮起一丝悲凉的笑意,撒开双手,渐渐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

姚三三是被一阵压抑的哭声惊醒的,她慢慢睁开眼,四周黑漆漆的,天还没亮呢,那个呜咽的女人,声音十分熟悉,努力地压抑着,似乎不敢放开声来。

“我的儿啊,我的儿子哎……”

一个男声在旁边小声劝着:“别哭了,你小点声,叫人听见了不好。”

“我的好儿啊,你睁开眼看妈一眼啊……”

“行了行了,他没了,往后咱再生,你别哭了行不行?还嫌不够丢人的?”

姚三三努力睁大眼睛,感觉到自己正躺在床上,她动了动,立刻便觉得胯骨和肩膀一阵生疼,她放弃了想要坐起来的想法,干脆放松身体躺好,耳边听到不远处的女人依旧哀哀地哭着,男人渐渐劝得不耐烦了,骂道:

“哭,哭,光有本事哭,有本事你把儿子给我保住啊!”

这两个声音,姚三三听了千万遍了,却又比平常听到的年轻许多,她心中疑惑着,黑暗中却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她又试着抬了抬腿,这回碰到了另一个温热的身体。那身体被她的脚一碰,便翻了个身,悄悄爬过来,凑到她耳边悄悄地问了一句:

“三三,你摔得还疼吗?”

那声音很好听,温温软软的,同样熟悉的很,却同样年轻的很,一下子不敢确定是谁了。姚三三不由得问:

“我?摔疼了?”

那人伸出一只手,摸着她的额头,说:“可别是吓着了。你忘了?你昨晚上跟爸妈回来时,爸骑车子摔了,你跟妈都摔得不轻。咱妈……肚里小弟没保住。”

姚三三伸手摸了下那人的脸,温热而光滑,姚三三说:“你把灯开开。”

屋里忽然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姚三三的目光首先看到房梁上吊着的一个白炽灯泡,光线并不亮,但也够看清楚整间屋子了。这是一间土坯房,有个小小的窗户,却被木板钉死了。

姚三三的目光紧跟着落在正跟自己对着的那张脸上,果然是大姐,十分年轻的大姐。

姚三三忽地坐起来,不顾身上的疼,死盯着大姐姚小疼看,光洁的脸,乌黑的头发,她跟大姐同在床的这一头,而床那头,看得到另一个女孩正在安静地睡觉,真睡假睡姚三三不知道,但她知道,那肯定是她二姐姚小改。

姚三三愣了半天,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外屋。里屋跟外屋,就只有一个窄窄的小门洞,没装门板,挂着半旧的深红色碎花布帘子。

那么外屋正在哭的,肯定就是她妈张洪菊了。姚三三心里一激动,便想要下床出去看看,姚小疼一把拉住她,小声说:“你干啥?出去惹爸生气。”

说着姚小疼拉了下床头系着的一根细绳子,啪嗒一声,屋里回复了黑暗。姚小疼缩进被窝里躺下,伸手推推姚三三。

“快躺回去,凉着了感冒。”

姚三三慢慢躺回被窝,肩膀和胯骨的疼痛,提醒她这不是做梦。姚三三睁着一双眼睛,盯着空洞的黑暗,渐渐想起了一些久远的事情。是有那么一回,她妈怀孕六个多月小产没保住,听说是个男孩。

想起来了。当时她妈躲计划生育,白天便东家躲西家藏,躲在熟人亲戚家里,晚上有时人家不愿留宿,再悄悄摸回来。那天白天,她本来被她妈带着去放哨零使唤的,晚上他爸姚连发接她们回来,瘦小的她坐车子前大梁,她妈坐后座,依稀的月光下明明走得好好的,自行车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在村中大路上平地摔倒了。

姚三三想起来了,那时候,她十二岁,还在上小学五年级。

她妈小产之后不久,她爸就带着她妈去了外地,背井离乡也要生下个儿子来。而姚三三,上完了五年级便没能再上初中,姚连发把家里的几亩地留给了她们姐妹三个。当时大姐十六,二姐十五。

幸好是他爸骑车带着摔的,要是她妈自己摔倒没保住男胎……姚三三叹口气。她们家不是姐妹三个,是姐妹四个。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家还有个四妹,姚小四从一生下来,就藏在几十里外她姥娘家喂养。

姚连发,那是不生儿子誓不罢休的!然而姚三三却清楚知道,她们家,也就她们四个闺女了,压根就不会再有老五来。

张洪菊哀哀的哭声一直到天色微明才止住了,抹着眼泪慢慢地走进里屋,脱了鞋,也没脱衣裳,便在靠南墙的那张木床上躺下了。

“睡死了吗都?还不赶紧给我起来,我养你这些吃物有什么用!”

姚连发一挑布帘子,二话没说就骂了起来。心情不好,拿孩子撒气,这在姚家也算是家常便饭了。

“爸,这就起。”姚小疼应了一声,床那头姚小改也坐了起来,一边穿衣裳,一边说:“爸,这就起来了。”

姚连发也没搭理她两个,忽然就把火气转到了姚三三身上:“三三,你赶紧下学算了,你妈这个熊样子,你回来伺候你妈。今天再去跟老师说一声,叫他给发个小学毕业证,横竖你也五年级了,不给毕业证,我这几年花钱,不是都白花了?”

姚连发叫骂完了,紧接着外屋的两扇木门咣当了一声,应该是出去了吧!

姚小疼从床上爬起来,靸拉着鞋来到张洪菊床前,问:“妈,你怎么样?喝不喝水?”

张洪菊缓慢地摇摇头,没说话。

姚三三下了床,她揉揉还在疼的胯骨,活动了一下肩膀,确定应该是骨头没伤着,就打开门出去了。她们家没有院墙,这些年,姚连发的心思都用在躲计划、生儿子上头了,家里穷得叮当响,两间土坯房外头,是一片敞亮的空地,靠西侧有一个木头柱子搭起来的草棚子,这便是她家用来做饭烧锅的地方。

微微的晨光中,姚三三刷干净小的那口锅,添了一瓢水,点上火烧起来,农村最不缺的就是柴草,她家烧的都是姐妹三个捡来的柴禾,不过这一锅用不了多少火,姚三三就没去引着树枝,扯了些麦草来烧,很快那一瓢水就烧开了,姚三三去屋里找了一圈,从墙根的瓦罐里找到几个鸡蛋,便拿了五个,打在锅里,小小火烧着做荷包蛋。

大姐姚小疼紧跟着她出来了,见她去刷小锅,姚小疼便把邻边的大铁锅刷干净,添上水,洗了一勺子米进去,自己蹲在旁边烧起来。

姚三三烧好了荷包蛋,去屋里翻找了一会,只找到一小包胡椒粒子,家里根本就没有糖,白糖红糖都没有,姚三三拿擀面杖把胡椒粒子压碎了,找了个最大的白瓷碗,把五个荷包蛋和胡椒一块放进去,又盛了两勺子水,端去给张洪菊。

“妈,你起来喝口水。”

张洪菊脸朝里,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不想喝。”

“妈,我给你弄了点胡椒和鸡蛋,你身体要紧,还是先起来喝一口吧。”

当地女人坐月子,就是靠吃鸡蛋、红糖、胡椒这些东西。张洪菊听了,等了一会子,才慢慢从床上坐起来,接过姚三三手中的大碗,嘘着喝了一口。

张洪菊喝了两口水,就把碗递给了姚三三,叹了一口气说:“三三,你这学,也该上到头了,你爸既然说了,你就别上了吧,咱家就这个条件,你一个小丫头,横竖上不下去。”

延伸阅读

柳州博亚机械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p9zq.shtml
博亚机械有限公司,位于经济繁荣的工业重地——柳州。公司主营重量级次矿山石材开采机械、

敬多福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ytfh.shtml
敬多福手机壳总部主要经销批发iPhone、iPad、三星及国内众多品牌手机的手机壳,

华夏爱婴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ggk9.shtml

姿多美袜业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aeb.shtml
姿多美袜每个季度推出的新品都有几百种,包括各种提花、绣花瘦花等两百余种花型。姿多美袜

亲亲baby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s506.shtml
亲亲baby婴儿用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东莞市亲亲宝妇儿用品公司是专业经营孕婴童用品

航峰科伟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y98y.shtml
北京航峰科伟装备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成立于2007年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国内出众的装备健

五千金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d7u0.shtml
五千金油画工艺品总部主营油画、字画、版画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

鸿尔达电动车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uut4.shtml
品牌简介:常州鸿尔达车业有限公司,地处长江之滨,苏、锡、常金三角内的卫生城市——常州

翅无敌烧烤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bk43.shtml
南海岸(北京)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一个在市场热点中应运而生的品牌,从一出场就占尽先机,凭

金鹰生态家纺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m3b.shtml
KWK金鹰生态家纺隶属于湖南露丝卡生态纺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的专门运作机构。KWK金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击的黑客第9章在线阅读

    天色微明,秦玄从调息中醒来,东方不败已经离开了。就如同相逢一般,来得突然,去得也是干脆利落。秦玄也没有什么伤感惋惜,他很清楚,现在的自己还太弱了,还无法让东方不败这个霸气傲娇的女人真正倾心。不过,有这样一层渊源,他相信,迟早有一天,自己能够降服这个绝代风化的女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秦玄直接回到山中草

  • 正义风云录星辰女士与贝尔纳黛特

    神战,世界树破碎,神国陨落,诸神黄昏,谁都逃不掉。从容赴死的星辰女士现在很懵。她是一位强大神力的女神,掌管世界树上坠着的繁星光芒与轨迹,星辰不灭,她就是永存的。这也意味着她与世界树绑定。世界树湮灭了,她为什么还活着呢?既然活着,为什么要让她活在凡间?为什么让她失去力量,连神躯都变得如此孱弱?星辰女士

  • 漫威:踏碎星河曹操的夜袭

    兖州城,濮阳陈宫在厅里走来走去,不断思考破敌之策,而吕雯却在一边看父亲舞方天画戟,看得津津有味,吕布将方天画戟插在地上,进到厅中问道:“军师,可有破敌之策了?”陈宫正欲发话,一边的吕雯发话了:“父亲,别为难陈宫叔叔了,这城守不住的。”吕布和一脸郁闷的陈宫同时将目光放到这个小家伙身上,差点没吓死!吕雯

  • 浮生若梦锦流年长辈带晚辈,轻松又不累

    “见过宗主。”一听魏无羡这话,聂锦的气势瞬间弱下去一截,乖乖的立直弯腰行礼。“我说聂兄啊,你们家弟子入门前难道不通读历史的吗?怎么连我都不认识。”魏无羡莫名发起了牢骚。用肩膀怼了怼聂怀桑。”这你之前不还说姑苏蓝家的礼仪仙史又臭又长没什么实用功能吗?怎么又瞬间改语调了?““俗话说得好,江湖混脸熟,出门

  • 暴君他心有白月光1分之差

    “三等残废?就因为我的‘可控基因’这一项的考核成绩少了1分,我就成为了三等残废。就因为这1分,我就被父母所抛弃。也就因为这1分,在基因监考委员会十八位主管一致投票通过下,我被关押在了这沙漠监狱。仅仅就因为这1分,我马上就要死去。”这一刻,乌同的回忆死死定格在了领取到基因考核成绩单的那一幕的画面,心里

  • 女配超佛系在线阅读第四节

    墨祁深虽然谈不上所谓的事业有成,但因为一些原因与经历,如今资本也有些,不久前恰好买了一枚丹药——气复升华丹(作用:可令服下此丹药之人大照气达到盈满,还有可能升一个等级)。就价格来说,还要高于柳天志的那匹棕色马,但如果以此来评判身份地位的话,他感觉相当之庸俗也。十几分钟后,墨祁深大照气化马来到聚会地点

  • 带着二哈去流浪[末世]在线阅读第四节

    金荣和金立回去之后,龙衍和林维也回去接着上课。令龙衍没有想到的是金荣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在放学之后,龙衍和林维走在回去宿舍的路上。这时金荣带着白鬼和赵大在路旁的大树边拦住他们。“怎么?还想再打吗?”龙衍不懈一顾地问道。“不,不,不。我只是来向你道歉的。”金荣脸上带着笑容,嘻嘻哈哈的说。

  • 汉家明月楔子

    在B市,没有人不知道宫氏,我们洛家从我爷爷的爷爷开始就效力于宫家,现在的董事长宫壕,是一位作风凌厉的老人,听我妈说我很小的还有抱给他看过,但对于那个爷爷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雨泽本姓宫,会被寄养到我家的原因很复杂,爸爸不告诉我,是不想我知道太多后,趟入浑水,不能自拔。可我猜也知道,还能有什么原因,听说现

  • 马甲总是要掉不掉水煮牛肉

    收拾完残局已至酉时三刻,叶落秋回到自己的厢房。叶家的房子是个小面积的四合院,她的厢房在西间,由柴房改造而成,故而显得狭小而拥挤,堪堪摆下一张床、一口柜子后,已无多余的空间摆放他物。她原先是同叶寒宁一道住的,但在去年,叶寒宁满十四岁,非要一个人住。可叶家笼统就那么几间屋子,叶青山夫妇住东间,叶周氏的房

  • 因果[陈情令魔道乙女向]在线阅读第十章

    姜衍飞快的飞到了空中,看着自己脚下的山林,姜衍是各种开心。因为自己可以短暂的飞行了。这时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群人走向了自己,姜衍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群宗门的弟子集结出发了,姜衍从空中跳下来。两名开路的宗门弟子直接跑了过来。拔出剑来,直接问到:是谁?姜衍笑呵呵的说到:是我,自己人。而这时听着姜衍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