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绝世器灵在线阅读篝火前的回忆(下)

作者:半步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又是这样凄婉的月亮,和那时一样,因为太多的磨砺,让我心中不会因为这些泛起一丝涟漪,过去只是一个参考,成为我们必不可少的经验。

“我逃走那天,月亮也是这般,这还是我十年来第一次看到月亮。”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所视,也许她也被这月亮所吸引,亚斯娜带着一股沧桑的语气说道。

“这月亮对我有着特别的意义,想想听听看么?”

“洗耳恭听。”

我们重新坐在了篝火前,夜晚的山谷开始变得寒冷,我从背包中掏出了一个装满马奶酒的皮囊,这来自班图族的特制饮品有着很好的御寒功效,班图人的对外政策导致这些马奶酒几乎不外流,他们往往自闭而且非常的避外,如同野兽般,将一切进入领土的生物驱逐出境。我将马奶酒倒在了随身携带的小锅里,浓郁的香味随即散发了出来,我咋了咋zui,将一口口水咽了下去,将锅子摆在了篝火上,不多时锅子里就发出了咕嘟咕嘟的声响,感觉到对面亚斯娜所投来的目光,她似乎对这散发着香甜气味的马奶酒很是好奇,用手指轻轻指着锅子:“这是什么?”

“班图族特有的马奶酒,要尝尝么?”

“酒么?”

听到酒这个字,她开始了犹豫,十年前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可能这是被大人们所不允许的,十年间暗殿的生活并没有让她的社会履历随着年龄和实力所增长,酒这东西,对她也许是禁品也说不定。

“想喝的话来一点没问题,班图族的孩子们都是把它当饮料喝的,你全当它是牛.奶好了。”

说着,我拿着杯子为她舀了半杯,递到了她面前。

“乘热哦,这东西凉的很快。”

她shen.出双手缓缓接住了杯子,放到眼前看了看,入眼的都是牛.奶一般的rǔ白色,闻到的都是浓郁的奶香味,这和牛.奶无差的样子终于让她下定了决心去尝尝,她将zui唇一点点凑近杯子边缘,对着微微倾斜流出的马奶酒轻啜,马奶酒独特的味道在狭隘的口腔中爆炸开来,温暖甘甜的味道让亚斯娜脸上露出了一副满足的笑容。

我笑着为自己舀了一杯同样的马奶酒,我不像亚斯娜那样小心翼翼顾淑女风范,马奶酒诞生于班图,那里的民风彪悍,人们喝马奶酒时往往都是大口大口的灌,比如我这样。

我将半杯马奶酒一口气灌进了肚,一股温暖以胃为中心开始扩散,逐渐温暖了整个身体,这样才是班图族制作马奶酒的真正意图。不过显然,难以理解这种行为的亚斯娜,眼神中清楚着传递着两个字,浪费。

喝了温暖的马奶酒,我也提起了精神,开始向依旧保持轻啜马奶酒姿态的亚斯娜讲述我的过去:

“自我有记忆以来,我是和一qun生活在下水道的朋友们一起度过的,我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每天只是为了生存而活着,我们为了活下去,去偷,去抢,被士兵追捕,被人们殴打,我们在赫顿玛尔的最底层苟延残喘的活着,我还清楚的记得,我的伙伴,林肯,被人们掉在了用来挂猪ròu的钩子上,一刀一刀的剐,他们叫他小偷,叫他肮脏的臭虫,叫他下贱的痞子,婊子生下的杂种,他们用尽了一切难听的词汇去侮辱一个五岁的孩子,我们看不下去了,我们喊叫着,哭泣着,愤怒着冲向了人qun,我们想救他,我们想告诉人们,我们不是下等人。但结局是残忍的,我们无法与大人们抗争,更无法与全副武装的士兵争斗,我们被大人们殴打,拽着头发丢向了奄奄一息的林肯。我们无助的看着他,但透过他的眼睛,我们看到了我们未曾见过的东西,那是解脱,死亡时摆脱自己宿命的解脱。我们没有违反公国的任何法律,最终被无罪释放,但路上人们的眼神宛如刀割一般刺痛我们的心脏,我们漫无目的的在下水道中流浪,只有这里没有人,没有那戳戳逼人的目光,我们迷茫着,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林肯死去的一个星期内,不断有伙伴选择了死亡,我们没有去阻止他们,因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同样是困惑的,我们不知道是否去想他们一样去死,也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否正确,这样的一个星期,让我对于死亡已经麻木,为了不让他们的尸体在下水道腐烂变质,也不想让他们的遗体也遭受着和生前同样的苦难,我将死去同伴的遗体偷偷的埋入了赫顿玛尔旁边的森林,在每个人埋下的地方种下了各种各样的种子,还撒下了下水道独有的一种充满恶臭的粘稠物泼在上面,这东西会让前来觅食的动物们避而远之,也能为树种提供足够的营养,城市中的人们是不屑来这种森林的,就这样,我将森林变为了我们的墓场。

一个星期后,我们只剩下了五个人还活着,我们不想再这样活下去,我们不想屈服于世俗,更不想这样被人践踏着死去,就在这个时候,改变我们命运的人出现了,我还记着,那枚耳朵上巨大的耳环,银白色的头发,嗯…应该没有你好看(废话,下水道出身这都是极限了好伐),红色的头巾扎起的马尾,胳膊上ChanRao着绷带,红色的抹xiong和破旧的牛仔kù,腰间跨着一条皮鞭还沾染着血迹。她用武力粗暴的带走了我们,去她的营地——另一处下水道,不过这里显然比我们那里打理的好的多,还有很多有着灿烂笑容的孩子,当时我们还不明白,笑是怎样一种表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后面,我们知道了。”

我将剩下半杯有些发凉的马奶酒一口气灌下,发凉的马奶酒独有的酒味在zui里扩散,这也是马奶酒的一个特点。为自己再次舀了半杯马奶酒,在亚斯娜好奇的眼光下继续讲了下去

“那天她告诉我们,她叫帕丽斯,和我们一样是下水道出身的孤儿,她不想再让我们经历她所经历过的惨痛,她发誓要保护我们,给我们一个温暖的家,帕丽斯其实人很好,她每天给我们带来足够的食物,给我们温暖的chuang铺,甘甜的水,有时候会玩笑般的把水换成酒让我们喝,但对于她所认定的原则性问题,她一向是固执且不妥协的,而且通常会以武力来解决纠纷,比如第一次见面时,她毫不留情的打晕了我们带回营地。帕丽斯什么都会,营地里的一切都是她在打理,她也会教我们一些日常知识,让我们自己也能够做这些,为了让她忙碌的生活轻松一些,大家都很努力去学,在那一年后,帕丽斯发现自己在营地已经没有什么生活常识所教了。我们很爱她,就想父亲,也想母亲,也像姐姐,外面的人很难想想,被他们称呼为下水道恶魔的帕丽斯会有这样的一面,一年后的那时,帕丽斯做出了影响我们一生的决定,她要教我们她所使用的格斗术,那是一种无门无派,压根没有章法般的流氓格斗,我们可以使用一切能够伤人的武器,包括砖头,木棒,沙子。我们可以用一切方法来制服对方,武德根本无从谈起,虽然那时候我们也不懂什么叫做武德,上三路,下三路,我们把人类脆弱的组织摸了个透,而且会对这些地方残忍的发出打击,帕丽斯告诉我们,这是为了生存,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发言的权利,为此,甚至可以对倒地不起的敌人发起攻击。

那时,我独特的战斗天赋发挥了出来,我对于这些更容易融会贯通,帕丽斯对于我的天分很开心,不久就带我一起走出下水道一起为大家的生活而奔波,用她的话说,实战才是检验一切的真理。我开始了解世人眼中的帕丽斯,杀人的她不会眨眼,人死后尸体都不会留下,她往往会针对一些迂腐的贵族下手,毫不留情的出手,每次都是一击必杀,不留后患,她会带走死去贵族的一切财务,她很聪明,用拉粪的车装满金银在士兵的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跟她在一起,我学会了真正的生存。”

“那你的师傅就是帕丽斯么?”

“帕丽斯只是我的家人,并不是我的师傅,师傅不允许我乱说他的一切,而帕丽斯,我也有十年没见了,因为,我最后背叛了她。”说到这里,我紧紧的咬住了zui唇,我忘不了那个女人,她很强,她打败了孤高的帕丽斯,但也打破了我和帕丽斯之间的关系,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帕丽斯那战败愤怒的眼神,当初如果不是我,帕丽斯就不会和那女人相遇,也不会那样悲伤。

“一切都是因为我,在我十二岁的时候,那时的我们,统治了整个下水道,即使公国最精锐的部队,也不敢踏足下水道半步,我们用实力征服了一切,我们穿着和人们一样的衣服,可以精心打扮自己,走在大街上没有人可以认出我们是下水道的来客,我们过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这一切都是帕丽斯的功劳,帕丽斯是美丽的,她天生就是一个美人坯子,是悲惨的过去让她不以真面容见人,我们是见过她真面容的,真的很漂亮,比起公国的公主都不承多让,我们叫她为下水道公主,后来竟然一呼百应,下水道公主的名号就这样响彻了阿拉德大陆,因为这样,吸引了很多高手来到赫顿玛尔,想与这强大而美丽的公主一较高下,也正是因为那时,聚集了太多的高手,导致了直至大转移之前,赫顿玛尔都是一副高手林立的场面。

帕丽斯对这些高手并不感冒,她认为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她尽量避开了与她决斗的人,见过她真面容的很少,所以即使擦肩而过,也未必能认出帕丽斯本人,但这并不能阻挡狂热的高手们,他们开始寻找与帕丽斯一起生活的我们,以此来寻找帕丽斯的线索,他们是不敢踏入下水道的,因为我们的规矩,踏入下水道,迎来的将是我们不死不休的报复,他们只是想啊切磋,并不想送命。那段时间,为了不给帕丽斯添麻烦,大家都钻进下水道销声匿迹,我因为和帕丽斯长时间的战斗,并不以为然的过着平常的生活,但第二天,我就被一个女人找上了门,她蛊惑我去寻找帕丽斯,我竟然相信了她,她独特的外交手段和语言上的艺术把我耍的团团转,我带她找到了帕丽斯,帕丽斯对于这浑身散发着高贵气息的女人很是反感,我甚至没有开口解释,两个人就打了起来,最终的结果超出了我的意料,帕丽斯败了,至少我和帕丽斯是这样认为的,世人传说中她们战斗的结局是平局,但我知道,帕丽斯被那个女人伤到了眼睛,这对我们下水道人而言,无疑是最大的失败,来人伤了帕丽斯的眼睛后毫不迟疑的离开了,帕丽斯看着她的背影,只说了一句话:‘呵,我就说这些贵族渣滓的脖子太僵硬了,硬到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做不到。哼,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些脖子都给一一拧弯!’,对此我感到深深的自责,我为帕丽斯受伤的眼睛做了紧急处理,委托我的伙伴们照顾好她,就这样离开了,我无法再面对帕丽斯,我只能选择离开。”

我忧郁的拿起杯子,想起了帕丽斯,总让我内疚,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我总是这样想,但这终归是徒劳的,帕丽斯最终还是要带着那受伤的眼睛度过一生,而我,也终究是一个背叛者。

喝完了杯底的最后一口马奶酒,我看向了亚斯娜,因为马奶酒的缘故,她此刻已经变的昏昏欲睡,虽然味道很甜,但终归是酒,没有发酒疯已经让我松了一口气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故事太无聊导致的。不多久,亚斯娜就因为酒精的作用昏睡了过去,我脱下了她还给我的风衣,轻轻的为她披上,夜晚很冷,即使喝了马奶酒,我也不想让她有一点感冒的可能性,因为那头银发,总会让我想起多年未见的帕丽斯,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她还活着,应该也23岁了吧,当年仅仅6岁的她就宛如大人般带着我们去生存,希望现在不要变成一个啰哩啰嗦的大妈就好。

延伸阅读

城南善良恶少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rccp360.cn/ggsv.shtml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受不住酷热,悄悄地躲得无影无踪。一般人遇到这

旋风少女之云薇第八章  http://www.rccp360.cn/aie5.shtml
周老师这话是真正的经验之谈了。高中生与初中小学生不同,首先,他们在身体上开始快速发育

异界大陆生存档在线阅读立威  http://www.rccp360.cn/uwfs.shtml
最先来的是跟着珊姐儿一起上课的四个哥儿,见顾惊泓一言不发面色不善站在廊下,其中一个低

以海王之名[基建]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rccp360.cn/pju9.shtml
离奥来龙堡城门不远你的一间小平房内,一个穿着华丽盔甲的阔少爷正站着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

明朝那些事儿增补版(全)苏格兰与猫  http://www.rccp360.cn/xvcf.shtml
抱着那么大一个生.殖器外观的包裹在无数人诧异的目光中走过,这段经历苏格兰大概这辈子都

(反穿书)女主她超有钱从前的世界(下)  http://www.rccp360.cn/s8nm.shtml
“呼~真是好茶啊”秦雨享受的端着茶杯道释看了看秦雨摇摇头道:“看你这个样子还真是把我

听说殿下有异能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rccp360.cn/dxpm.shtml
无聊的想要出门逛逛,这古代的街道,她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儿的呢!刚才下了马车,都被这客栈

满清第一女子之心意  http://www.rccp360.cn/gdze.shtml
“这次作的曲偏向trip-hop啊,很少看你编这种曲风的。”制作人工作室里,宋泽辰交

你还想嫁给谁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rccp360.cn/bt39.shtml
“要我们上台打擂吗?”巨龙捧着肚子打着嗝,疑惑的说道:“这还是真是第一次呢!不过要和

六界征途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rccp360.cn/6fuw.shtml
车子又开了一会儿,停在了一家麻辣小龙虾店门口,“你先下车,我去找个停车位。”这家店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夏日莫言之霸道公主不能惹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茶豚中将坐着军舰,早早便来到那荒岛。他已经等不及了,要好好地揍这家伙,然后让他取消掉和桃兔的*约。虽然他不觉得辰炎能够赢,但在他看来,这种*约就不该存在。这样的*约,只会玷污了桃兔的纯洁,桃兔整个都是应该属于他的。茶豚找了块石头坐下,开始等待。等啊等,一个小时过去了,辰炎居然还没来。“那家伙

  • 我竟然是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和路天翊分手。”靓丽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勺子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本来特别伤感的话,女人却被手腕上的钻石手链闪瞎眼。她眨了眨眼睛,尽量不将心思放在昂贵的手链上,接着装作伤心的道:“你说谈恋爱怎么就这么累呢,一个人多好。”季安有些慌神,还当小念是发现了什么,眼神愈□□浮不定,垂在腿边的双手攥得紧

  • 重生之金牌小辅助在线阅读一个崭新的大牛诞生2

    3个小时过去了,贺飞好像依然没有疲倦的样子。同事们的讨论也渐渐散去了,只剩下身边的几个程序员,还依然兴致勃勃的。现在吸引他们的,出了这编程的快速之外,就是编写完成后生成软件的过程。他们甚至打起了*,判断程序有没有逻辑错误。现在是2:2平,两个人选择又错误两个人选择没有错误。此时的贺飞。却完全沉浸在写

  • 漫综:登顶吧!少年们第八章在线阅读

    或许是不想让这次谈话带上太多“审问”的意味,异能特务课专门找了个类似于休息室的地方让德尔斐坐着。几张舒适的沙发和清新的绿植,换做是一般人可能已经将警惕性放低不少,松口气,把此次谈话当做是特务课的情报收集了。不过,很可惜,在双手被铐住的情况下,德尔斐对特务课的贴心是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感激的。他不知道特

  • 刺客圣契之快乐的生活(3)

    此时,北京学士府里,尔康紫薇在后院的小花园散着步。紫薇笑着说道:“尔康,相信小燕子和永琪也成亲了吧!”“恩!也差不多了!”尔康点着头,想着当年在南阳的“十全十美”,只有柳青柳红金锁在北京,其他的现在都远隔一方!紫薇说道:“我们一起祝福他们吧!”“好!”尔康应声道,说着两人双手合十。“也不知道何时才能

  • 想暴富的我卖猫了在线阅读火之国木叶

    本来打算先跟着托尼,看看妇联一的剧情看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而且葛二也不打算破坏剧情,在奇瑞塔人入侵地球的入侵地球的时候在来帮忙就好。在告诉托尼怎么在公会里连续自己后就去了公会驻扎地了。在公会空间里看着回来的葛二奈德丽赶紧小跑了过来说道,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台破机器什么都没有有点都不好玩,你下次出去能不

  • 浑天引在线阅读第10节

    卓东来再次见到公孙小盐的时候,是在长安陋巷的一间小屋。屋中被白绸素纱装饰得一派静穆,小盐白衣素裹,长发垂肩,跪坐在棺旁,垂头烧着纸钱。其实公孙婉儿本就患了多种恶疾痼症,再加上长年恶劣的饮食和居住环境,有这样的结果,也是可以预料的,她终究是熬不过这个冬天。小盐回想着,那一日姐姐忽然像是恢复了清醒,她重

  • 重生之握瑾怀瑜在线阅读第9节

    知名狗仔的扒皮贴传得满天飞,突然有一天,网友发现知名狗仔的账号被销号了,小恶魔们带着一种胜利的兴奋,又热闹了两天,变成小天使小可爱们重新回归,这件事也渐渐褪去了热度。不过,最近微博上小范围传播一则谣言,说是息影的某影帝要复出了。有些不肯相信于和谨退圈的粉丝,满怀期盼地问,会不会是于影帝回归?但立即被

  • 千金杀手归来第8章在线阅读

    宋大娘渐渐好起来,只是暂时没有精力教翠花刺绣了,翠花把更多精力放在照顾大娘身上和洗衣服那里。梦然的日子好过多了,他虽然在厨艺上没有天分,不过在人际关系上倒是很有搞头,反正厨房里的人都挺喜欢他的,在厨房里如鱼得水,有时候多了剩菜剩饭还能带回家去,这样就给翠花减轻了一点负担。转眼间离过年就剩七天了,家家

  • 动漫之我掌管了七大海洋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破晓(五)》顾思辰看到白一脸沉重,用手拍拍白的肩膀,没有说什么。虽然心情沉重,白还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白向顾思辰请求装上系统。顾思辰调出白的测量结果看了看,遗憾的对白说装不了。“为什么?不是人人都能装吗?”顾思辰耐心的解释道:“理论上来说是的,但是你有点特殊,因为虽说是生物能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