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生于封神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则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薄晴在座位上坐得十分不踏实,撑着下巴开始拼命回忆之前看的小说情节。

钢琴!!!

对,就是钢琴。夏甜甜看的不是弹钢琴的人,可能是钢琴,可能是弹钢琴,总之不是弹钢琴的人。

仙女姐姐果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呜呜呜,真是太感动了。

小说中用较少的笔墨提了提女主的事业线。

女主高考考上了清华,但由于家里的破事,导致她没能去上。就在本市随意找了份工作,边赚钱边自学的钢琴。后来,男女主在一起后,小说中有提到女主拿到了有关钢琴的什么最高奖项。

夏甜甜换了衣服出来,就看到小姑娘撑着下巴在那儿发呆。

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走吧,想吃泡面的小馋鬼。”

薄晴看起来有些苦恼:“夏夏姐,爸爸给我请了钢琴老师,逼着我学琴,你说我小小年纪怎么这么苦逼啊?一个人学有什么意思嘛!”

说完眼珠子滴溜儿转,朝着夏甜甜笑得眯了眼。

夏甜甜后退一步,她怎么有一种被狼盯上了的感觉。

手臂被人抱住了,小姑娘抬头对她笑得娇俏:“夏夏姐~好姐姐~”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夏甜甜摸了摸手臂,今天的空调调得有点低呀……

“说吧。”无奈。

“你有时间咩?姐,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学。”说完就用一副我超可怜的表情看着夏甜甜。

夏甜甜确实挺喜欢钢琴的,不可谓不心动,但学校和餐厅这边占了她太多精力,她有些犹豫。

“你练习钢琴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看来有戏,嘻嘻嘻,她要和仙女姐姐亲密接触了。

“什么时候都可以啊,姐,时间您说了算。”

夏甜甜看着小孩的狗腿样,哭笑不得。

不等夏甜甜出声,薄晴下了定论:“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夏甜甜:?她刚刚有说什么吗?!怎么就愉快地决定了?!

一人端着一碗泡面,坐在花坛边上吃。

薄晴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碗里的面条,满足地喟叹一声。又撕开一包辣条,吃了两口,可能是嫌不够味,辣条放到泡面汤里沾了沾,送进嘴巴里。

刚刚嗦完面转过头来的夏甜甜:……

真特么刺激哦!

注意到一旁的目光,薄晴转过头与她对视。想了想,略略有些不舍地将手里沾了汤的辣条递过去:“你要吃吗?”

眼神里的暗示意味特别明显。

夏甜甜本来真不打算吃的,但看着她一副不想给自己的样子,起了逗弄之心:“我尝尝看。”

薄晴眼巴巴地望着她,又看了一眼辣条袋子。

空空如也。

真的是最后一根啊!

嘤嘤嘤,好想吃。

夏甜甜嚼了两下,还挺好吃。

和夏甜甜告别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天空很暗,但四周都是明晃晃的灯,她拒绝了夏甜甜要送她的提议。

市中心,很热闹,人也很多。吵吵闹闹的样子让她心情有些低落。

周围的楼都盖得特别高,前面不远是一个小广场,有年轻人在玩滑板。热闹鲜活,谁能想到这只是一本书呢?

喷泉的水在灯光下闪着五颜六色的光。

从她身边走过的有手挽着手的年轻女孩,也有勾肩搭背的少年,搂抱在一起的情侣,拄着拐杖散步的老人。

真实到让人寂寞。

忽然疼起来的难受。她蹲在喷泉旁边。无力颓唐地坐下。

坐了一会儿,等身体渐渐回力,撑起身来走出这片繁华。

他娘的。

她想她们了。

吵过架的日子也好。

等吵闹声慢慢小了,手机铃声响了。

“小姐,您怎么不接电话?您现在在哪呢?我过去接您。”

陈叔语气很急。很担心。

薄晴笑了笑,声音带了些歉意:“对不起啊,陈叔,刚刚太吵了没听见,我把定位发你啊。”

陈达有些不知所措:“小姐,我没骂你的意思,您别哭啊。”

“胡说,我没哭。”

“是是是。您是不是和朋友吵架了?”陈达试探着问。

“没有,我怕你骂我,装的。”

电话那头好像松了口气:“小姐您别乱跑,我马上过去。”

陈达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家小姐,除了眼睛有些许红,没什么不同。

放下心来。

薄晴径直去房间的步伐停了挺,对着管家说:“管家,麻烦您帮我找一个钢琴老师。”

“好的,小姐。”

坐在书桌前发呆。不能这么丧啊!

薄晴拍了拍自己的脸:“啊啊啊,你是寂寞孤独冷了吗!!!去你妈的,你现在可是小富婆,想做什么不行?啊,对对对,去逛逛某宝。老子有钱!老子任性!老子要一掷千金!挥金如土!”

神清气爽。

果然好多了。

她想起上次凭记忆写下小说的大概走向。好像放在书桌上压着了?为了防止别人认出来,她还特意用了代号的。

比如说,男主是A,女主是B,男配是C。

她?

她当然不是D。作为独一无二世界外的存在,她自然要有所不同。

她叫WO,我,简称W。

代号大布绿小姐。

男女主组合叫AB cp,邪.教是AC cp和BC cp。

作为正义的使徒,她一定要让男女主角在一起啊!

主线不能歪啊!

擦,她的主线图嘞!

书桌上没有!书里面翻过了,没有!

抽屉,拉开,翻乱,没有。

第二个,没有。

第三个,嗯?

拉不开怎么的?

锁了。难不成里边是个小金库?

算了,先不管,干正事要紧。

被子拉开,床头柜拉开。

房间翻得稀扒乱。

她还从衣柜隔层里翻出来一串钥匙。

没有。

找了找不到呀。

哎。

坐着歇会,喘口气先。

抬眸望了望上了锁的抽屉和手里转着的,说是一串其实也就两枚,被藏得严严实实的钥匙。

目光若有所思。

啧。里面是放的钻石还是银行卡?

啊。贸然开人家柜子好像不太好吧?

万一里面放的是什么春.宫图或者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怎么办?

虽然她才十三岁,但她也要面子啊。

可是。

算了。

好奇心害死猫。

万一是什么杀人越货的凶器怎么办。

月黑风高,适合早点休息。

转身一看。

额。只剩床板板了。

看样子上天都让她开抽屉啊!

她就是薄晴啊,也没什么不能打开的吧。

她就是她啊,毕竟她以前做的蠢事也要她来承担后果的,看了才知道,早知道早防备嘛!

“算了,薄晴,你就承认你不是什么好人吧!想看就直说,还哔哔那么久,找那么多借口。”她小声嘀咕。

钥匙插.进钥匙孔里了。

她手心微微冒汗。

啊!怎么搞得好像入室盗窃似的。

“对不起啊,小宝贝。”语气带着些好奇,丝毫不见歉意。吊儿郎当的。

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捏住钥匙,发力,往右转动。

怎么不动?

难道对你太温柔了。

用了点力。

难道是向左边转钥匙。

没用。

啊,白忙活一场。

亏她还紧张了半天。

切。

钥匙往旁边一抛。

两枚金属钥匙碰在一起,清脆的响声,再掉到地上的棉被上,一声闷响。

忽然地,薄晴没头没脑地笑起来,敲了敲自己的头。

“妈耶,好蠢哦,明明有两个钥匙的。”

捡起来又吧嗒吧嗒地跑过去。

兴奋地搓搓手。

哦呦,果然可以打开。

抽屉里的空间很大,只有一个本子,称得里面愈发空旷。

淡淡的樱花粉的硬壳封面,上面还坠了几个英文的字母。

啧,还挺少女心的哈。

薄晴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认真地拿出盒子似的被封的严严实实的本子来。

同样的,锁着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另一片钥匙。

薄晴拿着钥匙却迟迟没有动手。她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小姑娘的日记本。

这么私密的东西,她陡然生出几分罪恶感来。尽管薄晴只是书里的人物而已,甚至只是个自私偏执的炮灰,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不被人尊重。

何况,她现在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顶多也就气气老师。

薄晴叹了口气,把钥匙和日记本一起塞进抽屉里。

被子什么的全部卷起来一股脑丢到床上。

直挺挺地躺着。

原来的薄晴,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喜欢男主是一见钟情?还是只是变态的执念,单纯地想要得到?

对女主做的那些事也是占有欲作祟?嫉妒吗?因为男主喜欢的人是女主。

从现在她知道的来说,忽然也有些心疼这个小孩。薄母要是没过世,也许很多事情会完全不一样吧。薄母过世,薄父不管不顾,真的是从天堂一瞬到地狱。

也不过几岁,什么也不懂的年纪。但偏偏又无法责怪任何人,如果把责任推到薄父身上的话,但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唯一的女儿,估计早已经不在了。

但是,薄晴在想,真的有失去谁之后就连活着都难以忍受吗?

她从来都是为自己而活,人不该是这样吗?怎么会有人把生活寄托在别人身上?

若是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小孩也就罢了。

这么想着,又有些怨恨薄父了。不对自己负责也不对女儿负责。看着深情,实则不是懦弱吗?

翻来覆去。这一晚失眠了。

延伸阅读

德可力克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xug8.shtml
北京德可力克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生产光波房、频谱能量屋、木桶、足浴、桑拿设备为主的

诺尔菲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yho6.shtml
诺尔菲轮椅是广东中山一家生产医疗器械公司,提供拐杖、坐厕椅、助行器、沐浴椅、协步椅、

博尼尔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n4nk.shtml
博尼尔塑胶地板主要经营各种规格高中低档地板(PVC卷材.片材地板,瓷塑地板,橡胶地板

永同兴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n5zo.shtml
永同兴五金配件总部是一家生产玻璃工程配件、玻璃浴室夹、固定夹等产品的制造商。拥有出众

欧普特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a0sv.shtml

移创智慧社区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s7mv.shtml
移创智慧社区,超市、菜场、水果店优中选优各一家,全民创业时代,移动电商时代,新一轮投

如家酒店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6yo9.shtml
如家酒店集团创立于2002年,2006年10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HMIN

金天喜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phnp.shtml
青岛天喜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林经常出差,有时候遇到皮鞋脏了清理擦拭时非常麻烦,特别是

福喜多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snl0.shtml
河南新乡福喜多装饰材料制造厂专业从事免漆套装门设备、免漆套装门集研发、生产、销售、服

百岁堂健康养生馆加盟  http://www.experian-creditreport.com/s7mb.shtml
如今,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但是老人们的归属感随着社会匆忙的运转而越来越不受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群英荟萃之三国豪杰在线阅读第8节

    晚上,江小娟特地煮了两个鸡蛋,算是给萧雯庆祝生日了。其实,唱过生日歌、吃过蛋糕之后,萧雯也想体验一下这样的庆祝方式,但她知道,家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条件,所以,她一如既往地懂事,什么都没有说,更别提哭或者闹了。有人说,懂事的孩子没人疼,特别是女孩子,如果太懂事的话,往往就会被别人忽略,甚至被别人不在乎。

  • 洪荒:开局斩杀雷震子第八章

    也许被看到时不时抬起头,似乎不再专注于书本,旁边竟有同学与她搭讪,“你看的是什么书?哪个系的?”诸如此类要她自我介绍的问题。芳瑶没留意什么时候邻桌多了个男生,大概他也想找个偏僻角落位置吧,面带微笑客气回应着,“我是音乐系的”,略过对方的书时,很像《C++PrimerPlus》编程类的外星语言,只是听

  • 重生之蛮荒求存在线阅读第十节

    院子里仍是一片可怕的寂静,树上之人似乎打定主意不现身。也许树上之人正琢磨着怎么一招将自己杀死吧,沈思南心脏突突突的狂跳。就这几个呼吸的对峙,沈思南却感觉很是漫长,后背不由自主的开始冒冷汗。正当沈思南胡思乱想之际,一个虚弱的声音从老槐树上响起,“小兄弟,别担心,在下这就下去。”紧接着只见一道黑影沿着树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奶爸在线阅读第五章

    虽然现在自己还没有这个寨子的贡献度,但是玩**总要先学习技能的,也只有学了技能才可以更快的练级,这个吴想还是想的很清楚的,所以吴想准备先用灵石买一些自己秘籍和技能。藏经阁内,一名老者坐在一条藤椅上看书,听到有人进来之后,老者将眼睛从树上挪开看向了门外。“有关秘籍和各种战技的书,都放在架子上,选好了之

  • 我承包了整个森林之高武异世界的神子(求收藏推荐)

    “这任务没得商量?”李秋试探性的对着系统询问道。“主线任务为强制性任务。”系统如实回答道。“该死的,我记得有什么新手礼包和新手任务,为什么都取消了?”李秋无奈,突然想起系统刚绑定时的提示,开口询问道。“宿主选择了最高难度,所以取消了新手福利,请宿主加油。”“该死的,我当时*什么气啊。”李秋闻言狠狠的

  • 折枝花满衣在线阅读第5节

    李子默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赵磊的电话,“喂,赵队,您现在就派人去调查一下这个人‘李勇’男,35岁,身高181,体重90公斤,初中学历,出生于A市的贫困山区。我想他一定和这次的无头男尸案有着重要的关联,或者说他就是这次无头男尸案的凶手。”李子默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她将一枚小型针孔摄像安装在

  • 零的战争之小弟养成计划1(1)

    不是每个人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重新再活一次的运气。真幸运,我也不知道是八百年前积了多少德,而得到了这么一个机会。但是,当我终于明白自己的姓名代表什么意义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有好运气了。这一世的我,姓皇,皇帝的皇,可惜却不被读作皇,而被念作SUMERAGI。而我的名字,

  • 我!何卫东!打死不救范天雷第三章在线阅读

    ……回到家将自己身上略显凌乱的休闲服丢到洗衣机里清洗,白霄抽着空档将军刺和一把早已没有了子弹的手枪换好子弹,收到了保险箱里。白霄现在全然不复之前击杀迅龙的轻松写意,整个人就像是被从河水中捞出来一样,浑身是汗。脸上白色的巴掌印也在随着持续时间的结束而消失不见,如果无法消失的话,白霄估计会直接放弃这个能

  • 疯狂恐怖屋第一章 福莱客栈

    十年后,北宋初年,公元973年,烽烟四起,战火不断,到处是杀戮和流亡。银州,连接北宋、辽国和党项部的唯一交通要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南北纵横的官道和东西相隔两条街道,将银州城分成东西南北六块,城北左侧是凤山金刚庙,右侧是宇文将军庙和观音庙。由北向南800米开外是第一条街道——北街,北街西侧是朱家酒

  • 重生西游之洪荒混沌之第十章

    “长寿哥,你你……”蔡小花磕磕绊绊一脸的不敢置信,今天她是走了什么好运?长寿哥不让她睡地上了不说,还不让中间放碗了。这是默认可以亲近他了吗?有什么在胸腔激荡,蔡小花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为他这句话沸腾了,她呆愣愣地看了他好久,才笑着将那碗水端出去。返回的时候,发现王长寿已经躺下了。她强行压下心底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