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新时代鬼差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三箜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益安夫人冯氏为了她可怜的女儿哭。太后为这事办的不好,折了脸面哭。两个女人咿咿呀呀,连固崇都被闹得心烦了,走到吉贞身旁,带点安抚地意思捻了捻她的肩头,说:“殿下莫急着怪罪谁,这事回宫再议吧。”

吉贞脸色不好看,抬手就把固崇那虚情假意地抚摸推开了。

她易怒,不会憋着自己,更不会委屈自己。倏的起身,碧青的襦裙瞬间如湖水般荡漾开,凤履停在了冯氏眼皮下。冯氏惶惶然抬起头,正见她一张挂了霜似的脸。

“温氏可有来你家纳采?”

冯氏忙道:“尚未纳采。但妇人的夫君确与武宁公主有盟约在先。”

吉贞道:“可有写下婚书?”

冯氏摇头,“自家亲戚,信得过的。因此没有写婚书。”

“既无婚书,又未过礼,算的什么婚约?”

“殿下......”

吉贞打断她,“管是他背信弃义,还是你另觅高枝,自有县丞替你做主。县丞不济,又有京兆尹。你来求太后,难不成要太后去替你自家亲戚断家务事?”

冯氏心里委屈,一说话便要哭,“太后仁慈……”

“太后仁慈,是对全天下百姓仁慈。整天替你家断案,河朔的流民,岭南的灾民,都不管了?”吉贞毫不留情地呵斥她,“太后今日来礼佛,你好大胆 ,敢来扰太后清静,是谁教你来求太后的?”

“是徐相公。”冯氏吓得连声音都颤了,“奴的夫君本要去京兆府告温家,在南衙碰着徐相公,相公说太后仁慈,必定会为奴家女儿做主……我可怜的女儿呀!”她是伤心到了极点,索性用手帕捂着脸大声哭起来。

“好糊涂,徐度仙。”固崇迸发出一声突兀的嗤笑,若不是顾忌着吉贞在,简直要拍手称快了——瞧瞧吉贞那脸色,可是将徐度仙恨得切齿了。

你撺掇什么不好,要来撺掇人搅和她的婚事?这两天的七娘,浑身的刺可甚是扎手呀!固崇心里悠悠地想,一声声冷笑。

“你家女儿是疯癫了?”吉贞质问。

冯氏呜呜咽咽地点头。

吉贞抬脚便往外走,“我去你家看看。”

固崇脸上的笑凝固了,愣了一下,几步追上去,低声道:“殿下何必?岂不平白玷污自己的颜面?”

“颜面?”吉贞好笑地看着他,“固崇,你看我现在可还有颜面吗?”

固崇已经多年不曾被除了太后之外的人直呼其名,被吉贞讽刺这一句,他脸色便有些兜不住了。扬首垂眸将吉贞一看,他是耐心安慰的姿态,“即便如此,殿下也不必亲自去。其实范阳并不见得是上上之选,殿下真是不必为其伤心……”

“呸,他也配我伤心?”吉贞笑了,脸上还带着凛凛的神气,眼梢眉角一起上扬,她高傲极了,一双眼眸明亮到令人无法直视,“哪来的上上之选?温泌我不认得,戴申我早不记得了。河朔范阳,可,亦不可。然而想肆意摆弄我?其罪当诛。”

“殿下止步。”杨寂从院中奔了出来,扑倒在疾步而行的吉贞面前,“殿下恕罪,此事是臣一时失言,险些害人性命。容臣随殿下同行。”

吉贞无视他,只吩咐备轿,不必乘舆,以免惊动朝臣。那杨寂心急如焚,见也没人理会他,忙解下一匹健马紧随其后。到了冯家,满家的人正围着榻上的冯娘子哭,见那范阳来的杨寂竟也来了,冯大郎抄起大棒便要将他打杀,替自己的姊妹偿命。

杨寂忙抱头求饶,说道:“郎君莫急。在下投卢龙郡公之前也曾坐馆行医,尤擅女科。容在下瞧一瞧小娘子。”

那冯大郎眼睛一瞪,便狠狠啐了杨寂一大口。

吉贞低斥一声,“滚下去。”两名健壮的宦官便上来将冯大郎拎着衣服扔开,众人忙自退避。吉贞如同一道绿云,腰身一旋,轻飘飘在榻边落坐。

冯娘子蓬头垢面,也看不出个形容,被两名宦官按手按脚地钉在榻上,像条上岸的鱼似的蹦跶。杨寂见她白眼一翻,嘴角一歪,便知不好,眼疾手快将头上簪子往她舌上一压,翻过身扯开衣领。待她吐出几口白涎,挣扎逐渐弱了。

“娘子是自幼有癫症,此刻旧疾又犯了。”他吁口气,颇感冤枉,对吉贞苦笑道,“这……和臣可没干系呀。”

吉贞横他一眼,示意他去看冯娘子脖子上青紫的勒痕。

杨寂咳了一声,摸摸脸,便转过身去。

冯娘子直挺挺躺在榻上,眼睛直愣愣的,嘴里一会温郎,一会夫君,颠来倒去叫个不停。

“你可见过温郎?”吉贞柔声道。

冯娘子道:“见过。我幼时见过。”一会又茫然摇头,“我不记得了。”最后,她微亮的眼睛转向吉贞,坚定地说:“温郎是我夫君。”

“他不是你夫君。”吉贞垂眸看了她片刻,见这冯娘子还不屈不挠地叫夫君,她摇摇头,心想:果真是失心疯了,这又何必?真是可怜可笑。扯了扯嘴角,她昂首挺胸,走到冯赫跟前,直截了当地说:“此值八月,今冬之前,你给自己寻个郎子,把她嫁出去。”

冯赫错愕,为难地说:“殿下,这……”

“你不寻,我便替她寻。封她公主送给番人和亲,不和亲,就去挂冠修行。”吉贞眼里冷冷淡淡的,不见一丝怜悯,“你自己选。”

冯赫憋红了一张脸,半晌,才勉强点头道:“多谢殿下。臣入冬前便嫁女。”

“莫让她嘴里再胡言乱语了。”吉贞轻声吩咐冯赫,目光有些飘忽,冲冯娘子的方向胡乱点一点头,随即头也不回地走了。

时辰不早,也不必再回大慈恩寺。吉贞索性往宫里而去。杨寂骑马走在一旁,沉默许久,不闻轿中有响动,他大着胆子悄悄伸出一只手指,将轿帘掀起,见吉贞连幕篱都忘了摘,一双手停放在碧绿的襦裙上,如一朵雪白的花盛放。她垂着头,看自己的手入了神。

“殿下?”杨寂怕惊动了她似的,轻唤一声。

吉贞头转过来,隔着幕篱,看不清她的目光,也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唯有鬓边的步摇随着轿子轻轻摇晃,发出叮叮的轻响。

“殿下可知……”杨寂慢慢说,绞尽脑汁组织着语言,既是安慰她,亦是为温泌搏回些好感,“人都以戴申为少年英雄,其实鄙人看来,戴申鲁莽无谋,实在当不起如此盛名,不过仰仗父荫而已。”

“有谋无谋我不知道。”吉贞语气有些轻蔑,“论色令智昏,他是首屈一指。”

杨寂拼命点头,“殿下颇具慧眼。”他扯着辔头,不时扭过头看看吉贞,没话找话地,又道:“殿下见了我家郎君就知道了,真是少年英才,比戴申不知要强上多少。”

“你家郎君生的什么样?”吉贞道。

杨寂一愣,察觉吉贞目光极专注地落在自己脸上,他哑然失笑—原来公主也只是名十几岁的小娘子,所虑不过怕驸马是个丑八怪而已。

那须多想,自然是不遗余力地夸了,“我家郎君,生的真是英俊极了。”有意将吉贞从头到脚一扫,他笃定地说:“与殿下正是一双璧人,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吉贞不置可否地一笑。

“殿下今日对温郎的情意,待臣回范阳,必定转达。”杨寂真心实意地说。

吉贞呵一声轻笑,懒懒掀开幕篱,她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谁是为他?”她将幕篱丢在一旁,理了理缠在发间的步摇,“你家郎君无情无义,见异思迁,甚好。总强似色令智昏,误己误人。”

“呵呵。”杨寂笑得有些尴尬。

无情无义,见异思迁,这话就有点难听了,而且……分明还是对戴申拒婚心有不甘嘛。这位公主如此心高气盛,温郎怕要从此家宅不宁吧?杨寂有些不太确定地想。待要再问,吉贞却伸手将帘子扯回来,轿帘低垂,阻挡了杨寂的目光。

宫中,皇帝正百无聊赖,坐在新竹身边看她绣一只蚂蚱,见吉贞急匆匆走进来,忙迎上去欢喜地说:“阿姊回来了!”

吉贞凝望他片刻,忽然眼圈一红,她紧紧握住皇帝的手,泪盈于睫地说:“冬郎,你要替阿姊做主啊。”

徐度仙喘着粗气,呼哧呼哧地往宫里赶。

在大慈恩寺喝多了茶水,此时一紧张,肠子都绞着疼。进殿的时候,他弓着腰,抱着肚子,像只蜷缩的虾子,谦卑极了。

迎面一物飞了过来,徐度仙躲闪不及,被砸的头昏眼花,半晌才辨认出地上那是皇帝的一只皂靴。

来的路上那小黄门脸拉得很长,徐度仙便猜测是益安夫人之事。他此行,其实是存了壮士断腕的心,有些悲壮地想:只要这桩婚事不成,被皇帝骂一顿也罢。可没想到不是骂,皇帝脱了靴子来砸他。

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徐度仙停了片刻,才颤巍巍地跪在地上,“陛下息怒。”余光往殿上一扫,皇帝身边立着太后和固崇,固崇脸上一幅看好戏的神情,徐度仙便有种不妙的预感。

皇帝暴跳如雷,指着鼻子问道:“徐竖,你明知太后有意将阿姊下降范阳,为何要指使那冯家在寺里生事?”

徐度仙胡子一撅,梗着脖子驳斥道:“陛下,温泌此人,背信弃义,唯利是图,公主岂能下降如此可鄙之人?”

固崇生恐不够乱,假惺惺地劝解徐度仙道:“此事太后做主,殿下已经首肯,陛下亦觉很好。你又何必妄作小人?”

徐度仙难以置信,叫道:“太后,难不成真要将殿下下降温氏?温泌分明另有婚约在身啊!”

“相公不要再无事生非了。”太后对徐度仙的不识时务很不能理解,冷着脸道:“不过多年前亲戚戏言。冯家已经看中了别家的郎君,年前便要成礼了。”

“不可呀太后!”徐度仙大惊失色,见太后不应,忙转向皇帝,痛心疾首道:“清原公主背弃与戴氏的婚约改许范阳,河朔与河东必定要争斗不休。此二人在藩镇中最为势大,盖因互相牵制,未敢轻举妄动,国朝才得数十年安稳。一旦双方交战,不论是虎驱了狼,还是狼吞了虎,得胜那个,必定要将京都吞没,到时悔之晚矣呀!陛下!”

固崇哼笑一声,讥讽道:“相公为了戴氏,可谓尽心竭力。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就不必多说了。”

徐度仙眼神猛然一凝,怒气冲冲地瞪向固崇:“狗奴,你安敢污蔑我?”

“并非阿翁污蔑你。”太后将御案上一纸信笺往前一推,“相公,你来辨一辨,这是否你寄去河西的信函。”

徐度仙惊疑不定,两手扶着地,晃晃悠悠爬起身,行至御案前伸着脖子一看,顿时愣住,这信正是那日他吩咐姚师望所书,打算要捎给徐采,被人原封不动地临摹了出来,里头将皇帝意欲对河朔用兵,罢黜戴申之事泄漏无遗。

“这......”徐度仙张了张嘴,惶急地将一封信笺上下遍扫,见那抬头赫然写着“大使台鉴”四字,徐度仙遽然变色,立即跪倒在地,叩首道:“陛下太后明察,此信为奸人所书,并非臣亲笔!”

太后见徐度仙矢口否认,连连摇头,将那信笺一拍,质问道:“并非你所书,为何上头有你的印鉴?况且我看此人笔迹,与你平日所书,丝毫不差。”

徐度仙平日嫌太后蠢,不屑与她辩,此刻恨不得长一百张嘴替自己喊冤,他一面叩首,抹着泪道:“太后,臣平日奏帖,多为幕佐代书,临摹臣字帖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啊!”

“印鉴又怎么说?”

“是臣家中贼人盗印。”

“既是贼人,为何会对我与陛下密议之事了如指掌?”

“太后!”徐度仙欲哭无泪,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又冲皇帝祈求道:“陛下不可被阉竖所惑……”

皇帝哪懂朝堂之事,只气徐度仙要阻碍吉贞婚事。他才十二岁,正是暴躁易怒的年纪,被徐度仙整日河西河东地叫得心烦,皇帝索性袖子一甩,说道:“相公年迈昏聩了,河朔之事不必你操心。你回乡养老去吧!”

“陛下。”固崇平心静气地叫了一声,顺势怜悯地看一眼徐度仙,居高临下,他施恩似的说:“徐相公私通戴申,所幸书信已被拦截,尚未铸成大错。此事交由三司,秉公审理即可,一句话便要将国之宰相罢黜,未免有失公允了。”说完,他不轻不重,有意无意又加了一句,“毕竟满朝文臣仕宦,多数都是相公的学生,文臣多口舌,轻易得罪不起。”

“狗奴,你害我!”徐度仙气得浑身发抖,正对上固崇那张得意含笑的脸,在眼前摇晃,这是披着人皮的恶鬼,要将人吸髓食骨……他莫名地恐惧,牙关打战,五官更扭曲了,胡乱骂了几声,就气厥过去。

“陛下,太后,宜令三司加急机密审理此案。走漏了风声,戴申要反,士子要乱。”固崇颇显得深谋远虑,“此值新科进士授官之时,徐竖案一经审结,立即对新进士们大加恩赏,可借机收拢人心。”

“此事交由阿翁来办吧。”太后最不爱听谏臣们絮叨,随口将这重任交给固崇,便疲惫地抚了抚额,对皇帝笑道:“也该将你阿姊与温氏的婚事昭告天下了,日久生变,我可是再折腾不起了。”

延伸阅读

南京蓝洁墙面砖清洗剂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a8j8.shtml
南京蓝洁墙面砖清洗剂使用于清洗墙面砖釉面砖通体砖玻化砖抛光砖清水砖地板砖陶瓷制品和天

不二家棒棒糖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6u4v.shtml
“不二家”作为日本的一家老字号食品生产商,成立于1910年,2005年在国内设立杭州

艾利车身贴膜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ycz4.shtml
艾利丹尼森Averydennison(简称Avery艾利)公司为美国500强企业之一

格林童趣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gd2d.shtml
格林童趣”是北京格林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2003年创立的儿童摄影品牌。“格林童趣”

友诚商标礼品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drmp.shtml
友诚商标礼品厂(前协联(百业宏)礼品商标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设计、生产、出口PVC软

普天和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ag30.shtml
普天和环保材料是一家从事集成电路的开发设计,销售代理,服务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总部创立

新缘堂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6y8q.shtml
“新缘堂”成立于2014年,其定位时作了大量分析调查,将国外成熟的奢侈品经营模式引入

本骏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dpjq.shtml
浙江义乌市本骏加工厂位于义乌市国内外商贸城五区东1公里销售店面位于义乌商贸城四区,交

I&U银饰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sl7i.shtml
i&u银饰招商_i&u银饰连锁_i&u银饰加盟费_公司简介凌志首饰(香港)有限公司,

柔·莱可家纺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6nbb.shtml
家纺是朝阳产业,伴随着物质生活的充裕,人们对家纺的产品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在选购家纺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特殊旺夫技巧之全部开除

    温阮阮感觉自己被陆衡川吃的死死的。“你调查我。”她有些气愤,之前对他所有美好的幻想瞬间的破灭。“我总得查查半夜跑进我房间,跟我睡了一夜的女人,到底什么来历不是?”陆衡川将调查她的话语说的很是轻松。“过分!”温阮阮不会骂人,更不知道要这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气愤还有不满。她从来都是那种,难受了自己默默承受,

  • 和美女总裁的荒岛生涯之扫平亡灵空间!(求鲜花,求收藏!)

    “吸收了之前的那枚魔核后,所能掌控的火焰灼烧范围更大,破坏力也更强了。”林叶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心念一动。火焰巨人再次化作火元素,消散无形。他的火焰掌控能力,可比之所谓的魔法,要高等了许多,不仅不需要吟唱咒语。对精神力的消耗也能忽略不计!所谓的火焰,就像是他的双手,他想让双手做什么,心到手到,只是一种

  • 现实虚拟2018第三章在线阅读

    不记得了在哪本书中看到过,女人的死心不是一瞬间的。而是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绝望的累积,当失望和绝望累积到了自身的极限的时候,一根火柴都能压死老虎。而苏茹亲眼目睹司马孝的背叛,便是压死苏茹的最后一根火柴,她真的绝望了……几个月的交往,真的是一个永远不变的谜题。有多少恋人,在这里分道扬镳,不负所望。苏

  • 有狼绥绥[电竞]在线阅读第十章

    “神马?哈哈哈…你喝多了,又主动提出了一起睡,然后开了房竟然还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个男的是不是生理有问题?”“小希~我不要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身正不怕影子歪,你和他都是清白的就没什么,你晚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听你说的这社长其实人也不是很坏,最起码他还怜香惜玉啊,还给你开房脱鞋啥的,你还吐了人家一

  • [系统]童话攻略第二章

    “你你你……你好。”钟离姎站直了,争取给大帅哥留个好印象。要知道计算机系最不缺两条腿的男人,可是每天对着电脑,她这么注重保养的美少女还经常长痘呢,更别提五大三粗的男生了,这也是她为什么都毕业了也没能拥有一场甜甜的校园恋爱的原因。程涣身上有一股冷峻的气息,但他笑起来还是很甜的,落落大方地走过来,伸出手

  • 我在豪门大佬心头蹦迪[穿书]第6章在线阅读

    第0006章英雄救美(二)“跑”张振岳可不傻,对面算上二少,足足八个十四到十六岁的少年,这边哥仨就算身手再好也不过是三个十二岁的少年,身体力量上的差距是存在的。所以张振岳这一声跑,原本都准备抡拳头的宋小鲁立刻改变动作,双手一把拉住萧严,然后哥仨一起,掉头就跑。这不跑还好,在张二少为首的“八狼”立刻就

  • 天道熔炉之比试

    “吟渊,真的是你?”唐舞麟惊喜的迎上来。“嗯。”陌吟渊点头。“你也是来东海学院报名的吗?”唐舞麟语气很愉悦,显然,能在这里遇到一个熟人,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唐舞麟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目光有些心虚。“对不起吟渊,娜儿她,她走了。”看着男主大人支支吾吾的样子,陌吟渊总算笑了一下。“没关系,她已经回家了。”

  • [奶酪陷阱]重生女配在线阅读第4章

    悄声潜入阴暗的巷口,A2倚靠着墙体隐蔽好自己的身体后偷偷侧目瞥向巷子内,扫视到目标后秀美的双眸瞬间睁大。在巷子尽头的黑暗角落,一个身披白色长裙从背影上看似是人类女人的未知生命体,正蹲伏在地上,戴着沾满肮脏油污手套的双手捧着一只废弃机械人的手臂,而她正忘情地啃食着,不时发出尖锐的咀嚼声。似乎发现身后有

  • 从一拳综漫开始的假面第2章在线阅读

    出了校门口,为了赶时间林阳和胖子叫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林阳和胖子就赶到了市中心医院。到了市中心医院,林阳和李耀杰连忙走向市中心医院服务柜台。正在服务柜台值班的小护士因为在上班时间不能玩手机并且已到中午没有多少人来寻求帮助,所以有点无精打采的坐在柜台后,当发现有位帅哥奔服务柜台走来,瞬间来了精神。林阳

  • 十三局你赢了

    不管拳头1号怎么说,尤朵拉都坚决不同意拿系统规划出来的“英雄”当对战对象。“这不是什么危险不危险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好吗?”被拳头1号机械的催促烦得不行,尤朵拉只好和拳头1号讲道理:“你们公司总不能这么不像话吧?为了自己公司**的内测,就让我们这些低位面世界的人来进行测评——这也就算了,但是为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