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职业恶魔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清白小书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夏至刚过,天已经很热了。

实验室在三楼,窗户被浓密的树冠遮了个严实,即使不开空调,室内也总是阴阴凉凉,舒爽得很。

薛诗一路奔过来时,温沅正站在实验桌旁,弯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

女孩儿身量纤瘦娇小,相貌精致甜美,长长的马尾柔顺地搭在修长的颈上,炙热的阳光透过枝桠在她白色实验服上洒下斑斑光影,窗外的蝉鸣一声响过一声。

她认真的样子,安静美好得像一幅油画,让薛诗把到了嘴边的话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T大这位出身豪门、才貌双全的学霸校花,今天被爆出了大八卦。

说她其实是温家收养的孤儿院弃婴,因企图霸占房产、抢夺家财,被养父母断绝关系、扫地出门。

温家旗下知名短视频公司“微影”的官博今早就此事发了公告,在**圈打拼的那位温家千金也微博联动,煽动了一群粉丝叫嚣着要来教温沅做人,义愤填膺的样子就仿佛他们是要奔赴一场正义的战争。

幸好温家千金只是十八线小明星,粉丝群体没有那么庞大,这件事才没有被更大范围讨论。

豪门秘辛本就为人乐道,加之当事人是校内风云人物。所以温沅这事,实在算得上是T大今日最热门的新闻,没有之一。

温沅的同系同学背地里已经议论开了。

身为朝夕相处的身边人,深知温沅素日为人,他们不会像路人一般轻易就被洗脑,反倒是一边为温沅抱不平,一边忧虑温沅的心理健康与生存问题。

T大是国内最顶尖的高等学府,作为T大的风云人物,温沅一有不输**圈现役流量小花的容貌,二有全系第一的绩点和科研领域的天赋,本该是前途无量的天之骄子,却一朝陷入泥沼,突然遭受这样的暴击不说,还背负上莫须有的恶名。

又有小道消息传闻她是净身出户,银行卡全被温家冻结,就算是全奖保送本校研究生,不用担心下学期的学费问题,那可是生活费又该怎么办呢?也不知大学四年的奖学金她有没有积攒下一部分。

“哎,我们沅沅真是好可怜。”

这是同学们在讨论过后,得出的一致结论。

薛诗担心温沅一人无法承受,所以才一路着急忙慌地找了过来。

可八卦新闻中的白眼狼又或是小可怜,此刻正戴着蓝牙耳机,面色平静地沉浸在自己的科研世界里,似乎对外界之事还一无所知。

薛诗便明白了,温沅一定是一早就泡在实验室,根本没时间去刷学校论坛,所以也压根就不知道关于自己的这件事。

温沅是跟随祖父母长大的,与父母并不亲近,甚至四年来薛诗从不见她与父母联系。自从去年温家祖母去世之后,温沅便常年驻扎学校宿舍,就算是寒暑假也不离校。

今早温家的这一系列骚操作,肯定不会提前通知温沅。

薛诗也曾纳闷,怎么会有温家这样奇怪的亲子关系,直到今天才明白,原来温沅并不是温家亲生的孩子。

叹了口气,她走近了在温沅肩上一拍:“沅沅。”

“呀!”

女孩儿像一只受惊的鹿,被吓得低呼了一声。

回头见是室友兼好友,才摘下耳机,拍了拍心口,嗔怪地看着她:“吓我一跳。”又顺手拨了拨蹭乱的刘海,“你怎么回校了呀?”

临近毕业,不打算继续读书深造的学生往往已经签了心仪的公司,早早离开学校,去公司实习。

薛诗便是其中之一。她甚至已经搬离了宿舍,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

温沅的碎发多,看起来毛茸茸的,窗外漏进来的光影为她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明亮的金色。

望着如棉花糖一般绵软甜美的女孩儿,薛诗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样美好的人,不该被生活粗暴对待。不如就先瞒她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烦恼迟一些到来也是好的。

打定了主意,薛诗索性嬉笑着,上手去解温沅实验服的扣子:“什么事这么急?嘿嘿,当然是吃小美人儿的豆腐了!一个月不见,想死本大爷了!”

温沅一边躲着咸猪手,一边“咯咯”笑着:“你别闹呀,我正做实验呢。”

“做什么实验啊,都十二点了,你还不饿?”薛诗“啪”地合上桌上记录数据的本子,“走走,陪我去吃午饭,我好久没吃学校食堂的饭了,还真有点想念。”

先吃饱了,薛诗心想,再缓缓地、慢慢地,把事情告诉她。

与往日不同,今天的食堂门口闹哄哄地围着一群人。

温沅好奇,便挤进去看。

墙上贴着一排新海报。

大家围着的那张海报上,男人身形英挺颀长,气质清冷淡漠。一双本该摄魂勾人的瑞凤眼,却蕴着厚重的禁欲气息。只左腕上那条旧得褪了色的红编绳,还稍有些烟火气儿。

是华语乐坛天王巨星。

纪南乾。

作为T大知名校友之一,纪南乾将与其他几位毕业多年的学长学姐一起,受邀于明天上午回校做客讲坛。

温沅一愣。

纪南乾……回国了吗?

自从四年前从T大毕业并远赴M国著名音乐学院C校深造后,纪南乾便停止了国内的一切商务活动,演唱会停办了四年,甚至连国内都不回,只每年不定时发布新歌,任性得很。

勾得一众狂热粉丝直呼这样的日子太难熬,不如组队去M国C校偶遇男神。更有吃瓜群众煞有介事地分析,纪南乾这种打死不肯回国的行为,倒像是国内有什么洪水猛兽,让他唯恐避之不及。

“是纪老公!啊我死了!”

跟着温沅挤进来的薛诗一看见纪南乾,眼睛直放光,嘴里念念有词:“这个男人!啧!风华绝代,盛世美颜,人间大杀器啊!”

薛诗嗓门大,围观群众听了一阵爆笑。

有陌生女孩表示不服:“什么叫你老公?这明明是我老公!”

也有陌生男孩不甘示弱:“杜绝将纪学长私有化!纪男神是我们大家的!”

纪南乾出道九年,伴随了一代人的青春年少,与艳艳惊才一起令粉丝痴狂的,还有他那祸国殃民的好容貌。男女通杀并不奇怪。

“老公?”温沅揶揄地看向薛诗,挽着她的胳膊悄声问,“你又换老公啦?”

相识四年,母胎单身的薛诗,“老公”的数量却用两只手的手指都数不过来。

“什么叫‘又’?”薛诗不忿,“我老公只有纪南乾一个好吗?纪老公一日不英年早婚,其他小狼狗就终究只是墙头!”

一番笑闹后,才有人看见半掩在薛诗身后的温沅。

“啊,是温沅。”

温沅循声望去,礼貌地回以一笑:“同学你好呀。”

认出温沅的陌生男生欲言又止,旁边的一个陌生女生却翻了个白眼,嗤了一声:“我们T大怎么会有她这种人品低劣的学生?”

另一个陌生女生看起来像是她的同伴,悄悄拉了拉她的胳膊,劝了句:“别这么说,温沅不像那样的人。”

“我们沅沅当然不是那样的人。”薛诗一听这话就来了气,“这位同学,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当事人温沅一脸迷茫。

她们在说什么?

作为T大的知名学生,温沅对于被陌生同学认出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了。但后续走向这么奇怪的,这还是第一次。

身边的同学窃窃私语,望向她的眼神复杂极了,有怜悯,也有不屑。被薛诗一顿抢白后,才纷纷散了。

薛诗坚持要请温沅吃饭,并且阔气地把所有小菜都买了一份,堆满了一桌子。

温沅心中疑惑,联想起刚才的事,忍不住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呀?”

薛诗犹豫了片刻,又叹了口气,才把手机递给了她。

温沅接手机一看,是校内论坛的一篇帖子,标题很哗众取宠——

《惊爆!学霸校花身世之谜揭开!原来她的一生都是谎言!》

主楼的内容干净利落,只有三张截图——

一张是温家企业微博的那则公告,一张是温家千金煽动粉丝情绪的那条微博,剩下一张是粉丝以粗鄙言语谩骂温沅的合集。

作为年仅22岁的尚未经历过社会捶打的年轻人,一朝被这般爆料、污蔑、网暴,被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推上风口浪尖,思想上承受着这样的暴击,又面临着经济来源断绝的困境,薛诗已经做好了温沅会生气难过甚至崩溃大哭的思想准备。

可没想到温沅看完了主楼内容,又随手拉了拉回复,只说了一声“哦,这个呀”,便把手机递还给她了。

薛诗:???

这、这么平静的吗?

还是说,只是在用平静的假象来遮掩心中的痛楚?

薛诗觉得,应该是后者吧。

于是她放下筷子,拉着温沅的手,语气温柔地宽慰她:“沅沅不要难过,我们都在你身边,你不是一个人。最近你千万不要出校门啊,也不知那些脑残粉会不会人肉你……”

温沅刚吃了一块糖醋排骨,撑得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薛诗便继续说:“银行卡冻结了,那你还有钱吃饭吗?钱不够了一定要跟我说。”

“小诗,”温沅终于咽下了那块排骨肉,小脸皱巴着,愁得能滴出水来,“我突然觉得好烦呀。”

薛诗叹了口气。

是个人都会烦,怪只怪温家不做人事。

“就那个‘微影’啊,其实是我和我堂哥创立的,后来给了我养父而已,可股份现在还是我占大头呢。”温沅心不在焉地用筷子戳着碗中的米,认真思考着,“你说我要不要趁早把股权卖出去呀?”

她怅然地叹了口气:“他们这么蠢,总感觉公司市值早晚要暴跌。”

薛诗:???

延伸阅读

崩溃的世界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trado.cn/p4p8.shtml
黎明,一抹晨光渐渐将浓郁的夜幕掀开,山中雾气升腾。铁棘村人声渐起,自沉睡中缓缓苏醒。

沙海+老九门梁山cp血腥爱情故事之重生  http://www.trado.cn/abxo.shtml
徐令珠脸上发热,全身汗津津的,脑袋疼的像要炸裂开来,听着耳边越来越嘈杂的声音,费力睁

小哥哥[日娱]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trado.cn/n42l.shtml
简颜看着工作人员盖上章戳的那一刻,心底有一丝说出来的情绪。这一天,又是离婚,又是结婚

我在羊城收租的生活这是有区别的  http://www.trado.cn/dg3o.shtml
“你以为我是多能吃啊?”陆言用舀了一口稀饭。“唉,我发现现在的男生都没有女生能吃。”

我被第99代孙女挖出来了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trado.cn/bauf.shtml
“恩?”龙啸横躺在地上的身体猛然一颤,紧接着双目园睁,双手在身前掐动法决,原本警惕的

月表之下第七章  http://www.trado.cn/nilm.shtml
“姐,真好吃。”“是啊,清河,我好久都没有吃过了。”樊胜美很赞同。清河看着两个人头都

超神学院之无敌至尊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trado.cn/gn3z.shtml
街上两旁的商铺逐渐关了门,巴格尔小镇天黑的早,晚上气温比较低,所以一到临近傍晚时分,

独占疯情之好久不见  http://www.trado.cn/xy1y.shtml
江城市龙庭水榭大酒店顶层的豪华总统包厢中。姜辰正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捧着一杯红酒站在落

大魔王,来口信息素之刘正的委托(7)  http://www.trado.cn/pw74.shtml
静谧的包厢之内,尴尬的气氛缓缓弥漫开来。楚清音也愣在了原地,楚经和韩英以及楚紫檀的脸

快穿之反派是朵小娇花之活久见  http://www.trado.cn/xd7p.shtml
朦胧月色下,一辆火车缓缓驶入前方,桑朵睁开眼睛,一涌而来的眩晕感让她过了好久才回过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大师兄实在太高调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谁都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软绵绵一团和气的杜锦瑟,会有如此刚烈的一面。杜锦瑟区区一个小女子,做出了许多男人都不敢做的事,他们如何能不惊愕万分?杜锦瑟她怎么敢?怎么敢?为了这点儿名声,她竟然连命都不要了?!姚菲终究还是道行不够深,乐溪不按常理出招的一手牌,惊得她整个人脑海空白,花容失色。听杜锦瑟的意思,

  • 火影:我是闲鱼商人这就是大学吧

    “爷爷,这个人可信么”苏门看着我走了出去,悄声的问道。“一半吧,你先去查下他”老爷子失去了刚才的慈祥,变得一脸的威严,“你先去吧”“是的,爷爷”苏门说完就走了出去。“到底会是谁,这么大胆,敢在给我下毒”老爷子眼神中露出一股杀气,左手轻轻的一拍桌子,瞬间变得粉碎,这绝对是先天的强者。这世界还有武者的存

  • 我睡了隔壁海贼团的儿子当父杀子,推演武功(上)

    第6章当父杀子,推演武功宋青书看着前方,已经看到了武当弟子隐隐绰绰拼杀的影子。虽然同为三代弟子,他不用加入战场,但是别的普通弟子可是不能幸免。只要到了那里,有许多正道门派长辈在,一定能得救。就是抱着这种求生的希望,宋青书透支自身,把梯云纵催动到极致。夜天宗随时都能超过,但就是在后面随意追着,不紧不慢

  • 白胡子降临都市在线阅读开辟鸿蒙

    却说那萧轩布下鸿蒙灭神阵开始了漫长的修炼之旅,此时萧轩在修炼时遇到了麻烦。萧轩为了让自己的心神能够跟上自身的修为,依然进入鸿蒙灭神阵之中的迷幻之阵。阵中,萧轩看到了前世的种种,从小的时候开始被人追捧为天才,父母的关爱,朋友间的友情,到大学时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女朋友,让萧轩感慨万千。忽然,画面一转,

  • 星空孤独者在线阅读第2章

    无量山弟子的修习校场上。“流风,我刚刚看到你的剑上已经有白色元光了!你的术法精进了很多!竟然又突破了一阶了!”阿五惊喜出声。慕流风却很谦虚,轻笑一声道,“没什么的,比起门主和师父、三师叔来,我只是小巫见大巫了。”慕流风和阿五一样,是周沐沣门下的弟子。他原本是无量山山下,一位富贵人家中的二子,被家中大

  • 美食有点萌在线阅读第1章

    2014年,天朝,浙江,R市中的某小区中。“我擦,会不会玩啊。”张启拿着鼠标,看着屏幕骂道。张启玩LOL正愉快时电脑右下角忽然弹出一个新闻,张启黑下脸嘴中骂着的打开了新闻,张启瞟了一眼就被题目所吸引,外星病毒入侵地球,请人们关闭门窗最近不要出门,张启一路拉下去,吸了一口冷气,随后大笑道:“生...生

  • 御魔典第5章在线阅读

    说是有了原身的记忆,其实也只是聊胜于无。这原身的记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边人的印象简直模糊,就连露西这个邻居,都只有极其简单模糊的印象,好像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陌生人一样,张小欢还以为露西这么帮忙,两人关系一定很好呢。“该说不愧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吗?”她无奈的揉揉额头。露西都这样,其他人可想而知,反正都

  • 年下选我,我超甜在线阅读序章

    在无穷无尽的混沌之中,承载了无数鸿蒙之气,此后阴阳交媾,万物化生。演化无量大千。万物相生相克,此消彼长。道不离阴阳,法不离乾坤。仰望星海。才知自身渺小。任你绝代天骄,红颜倾城。难逃轮回一场。万物尽在轮回之中。从古至今有多少人欲跳出轮回。如何跳出呢?成仙,自始皇开兹,近乎各朝各代都有求仙访道之帝。殊不

  • 超级县太爷埋下仇恨

    “怎么会?怎么会?”陈罗兰的情绪失控,瞳孔放大,把新来的小护士吓的,慌张去找医生,而门口的符语柔听到后,赶忙跑了进来。“妈,妈!您怎么了?我在这儿呢。”“滚!!你把我女儿弄哪去了?说!”陈罗兰将一切的怒火,怨恨,竟统统撒到了符语柔身上。“妈,您别这样,我害怕。”符语柔往回抽了抽鼻涕,赶紧擦去眼角的泪

  • 网王之漾之残酷的现实

    我吓了一跳。拉开窗帘,外面只有磅礴的大雨以及昏暗的灯光。天空时不时的被一道道闪电所劈碎,过不久又恢复原样。我拉上窗帘,坐在苏珊的床边。不知不觉,我就陷入了无尽的梦中。不知睡了多久,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一些动静。我努力睁开双眼让自己清醒,才发现医院居然停电了。窗外时不时划过一道闪电,让环境显得格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