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华伦蒂是龙之坐山观虎斗(6)

作者:格拉摩根公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极宗,不卖笑。”崔败冷冰冰地说道。

修无极望向崔败。

那一瞬间,一众弟子清晰地听到了两柄绝世宝剑碰撞的声音。

二人眸中满溢的剑意已然交上了手。

长生子烦恼地扶了扶额。

方才仙风道骨的气质不翼而飞,他叹息一般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明白,你们两个先打一架吧,点到即止。”

修剑的人,慢慢就会把脑子也修成为一把剑,又冷又直,不会拐弯,也不会看人脸色。

一个眼神就能打起来。连圣人的面子都不给。

今日明明有正事,却只能等他们先打完。

愁人。

剑尊修无极青袍一晃,人已瞬移到比斗台中心。

崔败御剑下去,看似差距有如天堑,但在场诸人,没有一个敢小看了他。

“青云一出,见血才休。”修无极没有动腰间的本命仙剑青云,面上露出沉吟之色。

和一个元婴修士比剑,若还要出动本命仙剑,传出去当真是一大笑话。

思忖片刻,冷峻的唇角浮起淡笑,手一抬,道:“借剑一用。”

只见鱼初月腰间的佩剑自动出鞘,划过一道平平无奇的弧线,落到了修无极掌中。

一把木剑。

修无极平平举剑,对崔败道:“让你三招。”

崔败动了。

这一动手,众人顿时嘶声阵阵,脊背发寒。

太天真了!

方才居然以为秦输和廖跪带着十几个元婴组成剑阵,便能教大师兄做人,实在是……何其天真!

大师兄虽然修为只在元婴大圆满,但他的剑意却已能引动天地之力,便见那树树琼花如蒲公英一般旋转着飘向比斗台,如梦似幻,杀意盈然。

刚才那是陪大伙玩呢!

不过三两个呼吸之间,比斗台上已自成一方天地,霜雪肃杀,寒意彻骨。

这下,轮到修无极头疼了。

若是用自己的本命仙剑,他敢笃定,一招之内必定击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元婴修士。

哪怕有把寻常仙剑也成啊,这崔败的剑意,虽然极其惊艳,但终究被修为所缚,留下许多破绽,三招之内,必能破之。

偏偏方才鬼使神差,借了那个和瑶月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的剑。

落到手里才发现,它是一把木剑——怕新入门的菜鸟徒弟们自己伤了自己而特意制造的木剑,砍在身上,非常容易清清脆脆地断成两截。

绝无可能撑得住这种程度的战斗。

飞花伤人什么的,那是高级对低级才能施展的手段。面对崔败这种霸道凌厉的剑意,敢托大用木剑,绝对是个崩溃断剑的下场。

修无极悔不当初。

剑修比斗,断剑乃是奇耻大辱。

若是被一个元婴修士击断了手中的剑,剑尊的脸是要还是不要了?

修无极果断把木剑掷了回来,还给鱼初月。

不偏不倚,还剑入鞘。鱼初月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剑鞘晃动。

“我徒手对你。”修无极对眉染寒霜的崔败说道。

这一下,鱼初月可不答应了。

她疾步上前,吃力地拔剑,扔回场中。

“不经主人同意而自取,乃是窃贼行径!这已是赃物,还给我作甚!我不要了!”满脸正气,义正辞严。

想起方才此人眉目痴迷,伸手摸她额心的行径,鱼初月只觉阵阵作呕,半点不愿跟他扯上关系。

她自然看得出来修无极的困境。

就是要让他丢个大脸,这辈子都不好意思再到天极宗来。

叫他装!

扔完了剑,鱼初月昂首挺胸,踱回了朱颜身边。

天极宗一众弟子纷纷侧目,悄悄给鱼初月比起大拇指。

小师妹干得漂亮!

小师妹真是十分上道!

孺子可教也!

崔败那边,已蓄足了势。只见片片霜雪在他身后翻飞,看似绝美无害,实则杀机满溢。

修无极:“……”

很好,他现在可以确定这个女子真的不是瑶月了。

瑶月是多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子啊,若向她借剑,她定是温柔浅笑,盈盈送上来。而眼前这个鱼初月……真是小肚鸡肠,蛮横无理!

只恨天妒红颜,将瑶月收了去。这世间,再不会有第二个如她一般的女子了。

片片落雪降了下来。

修无极深吸一口气,负手游走在飞雪之间。

“不错,年纪轻轻,修为尚浅,便悟了如斯剑意,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可惜凌厉有余,内蕴不足。”

他果断从‘比剑’转为‘指点’。

天极宗的弟子们毫不留情地发出了嘘声,喝起了倒彩。

“剑尊好剑法!”

“好剑!好剑!这一剑,真是旷古绝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不愧是剑道第一人!这一手剑法当真是出神入化,眼拙的我看都看不出来!大师兄,你要当心剑尊的剑哇!”

“啪啪啪!”(鼓掌的声音)

天下第一宗,不要面子的咯?

别看宗内见天比斗掐架,要是遇上外人,那决计是一致对外,怼得他灰头土脸。

一剑都没出过的修无极脸都青了。

这叫一个骑虎难下。

无论祭出本命仙剑还是捡起地上的木剑,气势上都要落了下乘。

唯今之计,只有徒手夺了崔败的剑,才能稍微挽回颜面。

修无极动了。

大乘与元婴,差距可谓天堑。

三招之后,修无极成功击落了崔败手中的寒剑。

没了剑意支撑,漫天飞雪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纷纷坠落。

修无极淡声道:“方才我便提过,凌厉有余,内蕴不足,若是能够静心体悟,弥补了这处缺陷的话,成为剑仙,指日可待也。”

只见崔败那冰雕般的脸上,缓缓浮起了一抹寒凉至极的微笑:“再精进,你便死了。”

说罢,广袖一拂,便见落在霜雪之中的飞剑荡出半道剑影,停于足畔。

他踏剑而去。

修无极后知后觉,感到颈间一凉。

伸手一拂,拂下半片雪花。

他吸了口凉气,望着崔败离去的背影,一时竟回不过神。

再精进,你便死了。

再精进,你便死了。

简直如同刻骨魔咒。

“剑尊,莫要见怪!”长生子谦逊地走向比斗台,安慰道,“崔败这人就这样,目无尊长,打起架来从不懂得谦让!别和他计较。你看我这就把他叫回来,给你赔个不是。”

谁都看得出来,这位圣人此刻神清气爽,心情舒畅。

后辈弟子往堂堂剑尊要害处怼了片雪花,这是何等风光的事情。

修无极脸色更绿。

幸好此次出行一个门人都没带,不然这脸得丢到须弥海去。

“长生子,你知我有要事在身。”修无极冷声道。

长生子从善如流:“啊,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崔败。也不分分时间场合,硬要比剑,真是没有大局观!”

修无极:“……”

方才比剑又不是崔败一个人的事,这是连他修无极一块儿骂。

周遭的弟子们慢慢吞吞蹭在一旁收拾比斗台,看好戏。

“好了,我知剑尊着急。这便派出两个长生峰弟子,随你走一趟凡界。谁去给我把崔败叫回来?”

白发圣人的身边立刻空出一块巨大的场地。

谁都知道,大师兄每次战斗完,都要总结心得,沉淀剑意,容不得打扰。

连圣人都不肯用传音诀,这差事还有谁敢冒头接?

“就你吧!”长生子指了指鱼初月,“新来的,多和师兄接触接触,总有好处。”

鱼初月:“……”

她顺着长生子指的路,往东走了一段,便看见了崔败。

他没有闭关,甚至没有走太远,就负着手,立在一树琼花之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师兄,”鱼初月硬着头皮唤道,“圣人有事召唤。”

他淡淡看了她一眼。

半晌,他道:“既让你来,想必是要我带你出门历练。”

鱼初月:“!”

他负起手,大步向前走。

“走吧小师妹。”他背对着她,清冷的声音随着风飘过来。

鱼初月:QAQ

崔败带着她,来到一间玲珑剔透的冰玉楼台。

楼台上立着白发的长生子,绿脸的修无极。

见到崔败和鱼初月出现,修无极忍不住磨了磨牙,心中把长生子骂了十来句‘白毛老狗’。

弄这两个人来,不是生生捅他肺管子么。

长生子一脸慈爱:“凡界发生了离奇命案,万剑门派出门人前往探查,却不幸罹难。一名门人临死之前,将一个名字传给了剑尊,于是剑尊便到我天极宗来了。崔败,你可还记得端木玉长什么样?”

崔败缓缓点了下头。

“那便好。你带着小师妹走一遭吧,顺便帮她筑个基。”长生子轻描淡写。

崔败瞥了鱼初月一眼:“可。”

“无需担心,有剑尊在,此次任务轮不到你们冒险,只需跟着剑尊即可。若是端木玉真的在那里,便把他弄回来。”长生子拳拳嘱咐。

修无极冷声道:“长生子,你可曾想过,端木玉兴许便是幕后凶手。若真凶是他,我必亲手斩他于剑下。”

“他?”长生子礼貌地笑了笑,“他可是我们宗门这五百年来最废物的弟子,没有之一……若他有这本事兴风作浪杀你门人,剑尊,你这万剑门,怕是离关门大吉不远喽。”

修无极:“……”所以我为什么老是把自己的脸凑上去给天极宗的白毛狗打?

“千方古镇见。”修无极从牙缝里扔出一句话,然后瞬移离去。

长生子摊了摊手。

“崔败,抓紧时间,明日便出发吧。出门记得照顾好小师妹,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几块特产酥肉烙饼。”

……

鱼初月尾随崔败,离开了冰玉楼台。

“大师兄,”她道,“明日便要离宗,我却还未祭拜过祖师爷,实在是不敬。大师兄可否为我指个路,我到守护者之域外面拜上一拜。”

这个借口无懈可击。

崔败脚步一顿,半晌,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一道。”

鱼初月:“……”

他负手往前走,穿过长生峰的山门,瞬间从凛冬踏进了繁夏。

翡树掩映着白玉阶,仙鸾旋舞,彩霞氤氲。

“这是四象阵。”崔败眯着眼睛望了望四座山峰,道,“你蒙对了,收四个徒弟,是为了镇山。”

鱼初月陪着笑脸:“大师兄懂的真多,深得仙尊真传。”

他毫不谦虚:“嗯。”

说罢,负手踏下白玉阶。

鱼初月有点犯愁。

东西藏在界碑下面,当着崔败的面,叫她怎么取?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守护者之域位于四座山峰中间的谷地。从山上往下看,是看不见谷底景色的,那一处地界被重重仙雾和禁制包围,远远望去,只见宝光从浓雾中透出几缕,若放在凡界,必是那种藏有大墓藏的风水宝地。

两个时辰之后,鱼初月成功抵达界碑处。

前方便是掩在重重禁制之下的守护者之域。

禁制封锁,唯有四圣才能开启。

上次穿越女来到这里时,第一仙尊亲自镇守这一方宝地,禁制内外清气缭绕,人与天地相互感应,伴着他的呼吸,天地仿佛也有了活气,清冷却和谐。

如今没了那位镇着,放眼望去,整个禁制便只是一座霜雪墓冢。

鱼初月心头泛起悲凉,对穿越女的厌恨,更添一重。

那般人物……

她忍不住侧眸看了崔败一眼。

可惜了。

若不是个吸血怪物的话,再有千百年,想必世间还能再出一位那样的神仙中人。

她叹了口气,双手合什,冲着那片霜雪禁制拜了九拜。

心中默默念叨:‘仙尊若是在天有灵,还请庇佑一二,助我尽早解决崔败,拿到金光玄灵菇,报你我之仇。’

一睁眼,发现崔败正用那双寒墨般的黑眸盯着她看。

“大师兄?”

他收回视线,问:“好了没有?”

“我给界碑添抔土吧。就当上坟了。”

他的目光投向霜墓之外,薄唇轻扯:“你倒是有心。”

鱼初月:“孝敬祖宗吃土,应该的。”

崔败额角跳了跳。

她摸到了界碑后面。

偷眼看了看他,发现他正对着霜雪禁制发愣,大约又在感悟他的冰霜剑意。

有戏!

界碑是一块黑石巨碑,形状似剑,却是敛了锋芒,只见润泽。

鱼初月小心地在界碑下面刨了几下,挖出一个小坑,然后用割草小弯刀刺破指尖,挤出一粒小血珠——当初穿越女便是用自己的血做了个隐匿禁制。

血珠落入冻土中,片刻之后,淡淡血光浮起,一枚半指长的玉叶子浮了出来。

鱼初月心头一喜,急急把它薅进手里,藏入袖袋。

证物到手!

她又刨了些土,拍了个小土包,然后起身唤崔败:“大师兄,我好了。”

崔败直直走过界碑,带她返回长生峰。

鱼初月用指尖触了触袖袋中的玉叶子。

只要把它扔在崔败的洞府外面,等到崔败从凡界回来,必定要被那个叛圣猜忌对付!

坐山观虎斗,完美。

“大师兄,我记得自己洞府怎么走。”鱼初月俏皮地笑了笑,“要不,这次换我送你回洞府?”

崔败清清冷冷地看过来,薄唇一动,嗓音寒凉,说出的话却像炸雷一般:“想勾引我?”

延伸阅读

末世控鬼师我邓日天服了!  http://www.xliang.cn/psem.shtml
蓝队,陈贺这个蠢猪吃货。东坡肉,辣椒油,虾仁……这完全就是想吃的节奏啊。Baby此时

快穿之打脸渣男手足反目3  http://www.xliang.cn/p0g2.shtml
七月十四,诸事不宜。赤府二公子为报血仇,已在仙归山上修炼两年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京城,

审神者暗堕日常[综]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xliang.cn/nmp0.shtml
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执意让她吃,不过杨天雪听她这么说,没再拒绝,拿过剩下的蛋糕吃了起

快穿之女配的品德之矿洞逃亡(6)  http://www.xliang.cn/gpxx.shtml
随着矿车的加速度越来越快,阿贤被强大的惯性压在矿车底部,莫斯提马被自己的长发糊了满脸

微绮的冰山老公闹绯闻,她要离婚  http://www.xliang.cn/hwg.shtml
一祁氏国际大厦,高达266米,共66层,被誉为尧市第一高楼,它像征的是无与伦比的财富

势坤传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xliang.cn/xtlv.shtml
“也没什么?就是有厉鬼出世,我去处理了一下!”巫玉淡淡道!闻言,老道士兴趣大增,拉着

(综科幻)身在曹营心在汉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xliang.cn/gx94.shtml
“叮铃铃~”随着铃声的响起,这也就代表着已经放学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班里同学,一个个

后三国年代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xliang.cn/g3io.shtml
听到这越来越重的脚步声,夜一全身的肌肉都鼓了起来,双手握拳随时准备好了攻击的准备,只

负距离关系百世无常别人意 蝉蛹孤苦终化蝶  http://www.xliang.cn/ueoq.shtml
次日戌时。银月悬空,深邃浩瀚的星海闪烁着无穷的魅力。灵药峰,灵药殿,后山,灵药崖。灵

重启黑暗苏明颜  http://www.xliang.cn/sgv9.shtml
两人对练了一阵,便各自分开,姜玖踹了纪劭两脚,自己也被纪劭捶了几拳。论力气,在军中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世界里的哥斯拉崭露头角

    颜如歌来到这江雨轩的时候着实是被惊艳了一把其中坐着的皆是一些她熟悉的人这些人在此时还没有得到重用可他们在这之后就会被皇甫凌宇看上在皇甫凌宇当上皇帝之后更是成为了当时朝廷中的一些栋梁大臣真没想到这些人才居然都是从江雨轩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个皇甫凌轩有多大本事竟然能找到这么些人才因此颜如歌对这个从未谋过面的

  • 玄天会第2章在线阅读

    漥谷须亚莲,他剪掉头发,摘下口罩我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他是我曾经的邻居,幼稚园同学,小学同学,直到国中二年级我们都是同学。所以幼稚园,两个小朋友一起被老师接走。挖泥巴,堆沙子,在公园玩。上小学小男孩护着小女孩,一起学习,一起玩**。暑假被爸爸妈妈一起带去游泳池。上国中,两个人情窦初开。但是由于青

  • 帮了校草的朋友后在线阅读求生的欲望

    夜,是幽静的,是宁静的。在荒无人烟的树林中更该是如此。但今晚的兰若寺周围却并不是如此,长剑与树枝交响,禅杖破风。地上无数条粗大的树根凸起,看是一个个木桩想要将两人贯穿。“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燕赤霞用血破势,打断树妖施法,白云禅师佛珠散开,袭向树妖。“臭道士,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这么多年,我还

  • 港片:从雷洛传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五年前,李丰年去镇上赶集,看到一伙二流子模样的人,在调戏一个女人。那女人虽然浑身脏兮兮的,但依旧掩不了那较好的容貌。看了一会,他实在看不下去,一伙男人咋个(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于是,正义感作祟的他走过去把那群流氓撵走了,为此他结结实实还吃了那伙人渣几拳。他看着那满脸惊惶的女人,

  • 我的校园青春物录在线阅读第二章

    一生中,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次梦魇的症状。一生中,有部分人会经历多次梦魇的症状。一生中,少数人会经历一次鬼压床的症状。一生中,极少数人会多次经历鬼压床的症状。我相信我的第一次只是梦魇而已,因为这和大家所知梦魇的症状,有相当高的吻合度。①睡梦中突然清醒。②不能移动身体。③无法出声呼救。④胸闷、惊恐。*

  • 英雄学院:我的个性是世界在线阅读第4节

    当润玉的元神离开缘机仙子洞府时,那位仙子发誓,终此一仙生,再也不想参与一点天家内务了。一边是天后娘娘的威吓:“若有外人得知此事,本座必令仙子万劫不复!”一边是夜神大殿下的逼迫:“仙子如再隐瞒,倘若母神有半点差池,父帝那里,不仅润玉,就是仙子怕也是不好交差。”“肉食者鄙!”瞬间,缘机仙子想起来话本里,

  • 我有一个小酒馆花弄影

    汴州,快马加鞭从郑州经洛阳到长安,一条直线的赶路程,只用三天。至于骑着一只狮子走要走多久……谁也说不清楚。而此刻,晏可嘟着嘴,气鼓鼓坐在一只白狮子身上,看后者不紧不慢的在土道上散着步。一个攒眉千度眼波流转,一个张牙舞爪凶神恶煞。路人们胆子大一点远远偷偷看一眼漂亮姑娘,胆子小的直接就跑远了。于是她们附

  • 漫威:开局一座都市学院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天的天气真是多变,早上还是微风飒飒,转眼到了中午,天气就变得酷热难耐,实在是让同学们受不了,于是个个都在教室里开起了风扇,但是狄陌陌这个班级实属不幸,竟然还有一节体育课。初一一班的大多数同学都怨声载道:“怎么这么倒霉?”“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凉爽的教室,走上了炽热的操场。

  • 峡谷等风起[电竞]之原罪

    如果说拥有灼伤大地的强烈的光和热是太阳的原罪,那么抑郁症就是木和风的原罪。坐在精神科整洁得近乎冷冰冰的走廊上那一刻起,木和风就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冲动是魔鬼”这句话果然不错,但是她有勇气一时冲动跑来看心理医生,却没有勇气一时冲动爬起来临阵脱逃。于是放弃挣扎的木和风就这样放纵自己在这条仿佛看不到尽

  • 这个杀手有点废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五章死神来袭!画像事件!“这么快就来了么..死神…”咬了咬牙,Drive站了起来喃喃道。“假面骑士…”被称为死神的紫色风衣男说着,拿出了枪,按下了枪端,“Breakup!”幽魅嘶哑的声音从墙上发出,两个轮胎悬浮周围,紫色的光束逆流而上,强大的紫色电流与两个轮胎相辉映,风衣男变成了一个丑陋的铠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