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天使VS侧写师之回忆(5)

作者:柒爻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动声色把袖口往前拽了拽,他不由得想,之前她不接过那只兔子,也是因为害怕吧,害怕他脸上恐怖的疤痕。

他心底不由升起一股烦躁,蔚蓝色的双眸黯了一下,内心轻嘲,果然么,还是自己想太多了,就不该抱有幻......

“你在这里呆了很久吗?”身边女孩声音小小的,打断他飘远的心思。

他手上动作一顿没有说话,眼神无焦距的着食物一会儿,然后转头淡淡的看她一眼,正好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

周密没能得到回答也没多尴尬,这个男孩遭受那么多恶意,还能对她保持善心已经很难得,她笑了笑,抽出小树枝放在火里,“我叫周密,是密密麻麻的那个密,”顿了顿,“听我母亲以前说,她给我取的名字是甜蜜的蜜,上户口的时候人家写错字了,就改成山底密了。

也可能正是如此,她的前世生活跟甜蜜沾不上半点关系。

短暂沉默后,周密听到他嗯了一声,从旁边捡了块小石头,在地面上划来划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本来陷入回忆中的周密,闻声好奇的探头看过去。

他的力气挺大的,只是用石头在地面写字,却很有力度,像在雕刻某样东西似的。他沉默又认真的雕刻着,她都有点为之动容。果然认真的帅哥更好看了。周密默默的想。

“李、逐、光”她轻轻念出声来,没有注意到斗篷男人因为她轻声说的话感到浑身一僵。

瞬间攥紧了手里的石头。一时间他竟有点不敢看她,低下头快速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似的颤动两下。

看着地上歪歪扭扭的字体,再看他低头一副严肃生人勿进的模样,周密忽然感觉到了反差萌。她静静的看着斗篷男孩侧脸,无声的笑了声,说,“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怪物!打他!快打死这只怪物!”

男孩站在原地,额角不知何时被石块击中,血顺着脸颊滴到衣服上,他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那群扔石子的孩童。

小孩们捂着眼睛四处逃窜,发出“我看见怪物啦,我被怪物看见啦”哄笑的声音。

男孩不甚在意抹去脸颊上的血,捡起打烂的鸡蛋,有些鸡蛋被他们撞烂了掉在地上。

好浪费,他蹲下来用旁边碎蛋壳舀起地上的蛋液放在嘴里,一股腥味混着沙砾流进食道。

“你在做什么?”一句大声呵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几天没有进食,身体很虚弱,可能骂他的人太多了,一时间没有听出来。

他抬起头,那个女人拧着眉后退几步,脸上挂着嫌恶的表情,是他的母亲。“让你买点鸡蛋给你弟弟吃,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你这个废物养你有什么用?”女人声音好太尖利,脸上的表情像恶鬼似乎的,又有点模糊不清。他耳朵有点痛。

母亲不愿意碰他,惩罚也不愿意亲自动手,仿佛这么做会脏了她的手,她看他的眼神像毒蛇一样淬着毒,很长时间这双怨毒的眼神让他做了很久的噩梦。躲在鸡棚角落里,像只受伤的小兽,独自舔舐伤口。

意料之中的他回去也没免不了一顿毒打,他的父亲是个铁匠,喜欢用铁器惩罚他,一开始他不懂得父母亲为什么会这么对他,他们的眼神里充满着怨恨,仿佛他的出生只会带来耻辱。

“哭啊,你为什么不哭?你就是个怪物!”男人恶狠狠挥舞着手里的铁棍,铁棍跟身体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

没有流血,他明白第二天身上会散开一大片黑紫的淤青。他痛的在地上控制不住直抽搐,咬着嘴唇强迫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铁棍落地,发出不算清脆的声音。父亲忽然毫无征兆的嚎啕大哭起来。李逐光紧闭的双眼颤动几下,缓缓的睁开,他趴在地上,看着这个男人,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哭,也好想回答他的话。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被咬破的嘴唇,铁锈的味道。

真的好奇怪,他也许就是个怪物吧。

似乎他的记忆里也曾有美好的时刻。他出生的时候天象异动,当天父亲上山采药摔断了腿,村子里的人都说他蓝眸诡异,生下来不哭不闹是个鬼胎不祥之人。

父母亲那时即便心中疑虑,但毕竟十月怀胎怜爱不已,为他取名逐光,寓意驱散黑暗,追逐光明。

渐渐家里养的鸡鸭开始毫无征兆的死去,母亲忽然也病倒,没几天年幼的哥哥突发急症也去世了。

那个逢人爱笑的母亲似乎转了性子,变得暴戾反常,她时常神志不清,在半夜站在四五岁的李逐光面前,就这么看着,大约是想抚摸,她把手伸向了他的脖子,然后猛地收紧。

然后她就看见李逐光静静的睁着眼睛看向她,眼里的漠然,没有痛苦和愤恨,那双妖异的蓝眸似乎能看穿她的内心。

女人清醒了,她只觉得汗毛倒竖毛骨悚然,尖叫一声后连滚带爬出了门,似乎从这开始一切都不正常了。

“你毁了我!你毁了我的家!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这个怪物!你该死!”狰狞的面容扭曲放大着,耳边婴儿哭泣、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和男人咒骂混在一起,时近时远,像山谷里的回音震着自己的耳膜。

背后的伤疤又在隐隐作痛。李逐光脸色发白,额头上滚落大滴汗珠。他猛地睁开眼睛,翻身坐起来,平复着呼吸,长长的头发遮住他阴鸷的眼神。

是夜,那么安静,外面的风还在刮着,呜呜声像是鬼怪的哀嚎。过了许久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到石床上的女孩上。

她似乎睡得不太舒服,石头床又冰又冷,蜷缩在离他远远的地方,多年习武让他能够夜能视物,看到她蹙起的眉头,又想到今天她说的那句话,李逐光眼里的冷意似乎淡了点。

她看起来不像是那个村落里养出来的人,肤白细腻,一看就没有受过风吹日晒,而且性格温柔善良,一定是在优越环境下长大的。

想到这点,他不自觉的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个女孩是第一个不嫌恶自己的人,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她那句话还是让他心砰的漏了一拍。

当时他无意识望向她的眼睛,有些迫切的想看透她说的是否是真心话。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写满了认真与善意,脸上还挂着未淡去的笑容。

是真的吧。他缓缓低下头让长发遮住半边脸看不清情绪,感觉耳朵有奇怪的感觉,他伸手摸了摸,有点烫。

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是被人暗算来到这里的,他会送她到该去的地方。即使那份善意是她伪装出来,他眼神微动,目光掠过她单薄的冬衣,默默想,他也愿意帮助她。

清早

周密是被冻醒的,迷迷糊糊坐起来时觉得腰酸背痛,以前夏天睡木板垫薄床垫的感觉都比睡石床好多了。她打了个寒噤瞬间清醒了,掀开被子.....咦,哪来的被子?

她把被子提溜起来,上面还带着个帽子,一看就是斗篷哥的斗篷。现在不能叫斗篷哥了。周密环顾四周,李逐光已经不见了,这么冷的天还不带着斗篷他不冷吗。

是特地给我盖上的吗,回想到那双清冷深邃漂亮的蓝眼睛,周密按叹口气,嘀咕一句自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么漂亮的男孩子哪轮到她霍霍。

因为他真的太善良了,周密心里有点感叹,又往门口看一眼确定无人,鬼使神差的凑近斗篷,啊~好香啊。

色批周小脸蛋热了热,脸红着把斗篷放下依依不舍的离开被窝,瞟到石床上似乎有个东西,是黑色包裹,里面展开放着类似牙刷的物件,一把梳子,一个长长黑黑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像豆荚比豆荚厚大,应该是皂角吧?

这些东西都是给自己的吗?

周密转身去拿地上的水壶想煮点热水,发现水壶里已经装满水了,还微微冒着热气,她心中涌起一阵暖流,他这么细心吗,明明才认识没几天,对一个陌生人都如此善意,他一定是个很善良的人吧,她默默的想。

由于水壶不太保温,倒出来的水只是温热的,她把木盆端下来,看着水面波动的痕迹,一时间有些怔愣,来到这个世界上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前几天洗澡的时候暗室太昏暗她没好好看清也没什么心思。毕竟小命难保的时候不想考虑那么多。

她左摸摸又瞅瞅,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跟她前世的容貌没什么大区别,属于清秀类型,单眼皮眼睛不大不小,只是比前世瘦了一点,鹅蛋脸下巴尖尖的,皮肤也好很多,周密边蘸着牙粉一边感叹。还不赖吧。

黯黯的天色,满地积雪,李逐光穿过尖利残酷的寒风,抓住肩膀上的黑包裹飞速的穿过这片森林。

他在这个地方待了很久,方位他再熟悉不过。只是今天出了点状况,他抿唇不再分神,专注的奔向目的地。

延伸阅读

韩伊人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x2r5.shtml
韩伊人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礼品饰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重汽集团商用车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d2yc.shtml
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商用车有限公司,是中国重汽(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位于风景

华诺绝缘材料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nmpu.shtml
深圳市华诺塑胶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中国中国大陆,深圳市华诺塑胶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

益身汗汗蒸房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boql.shtml
益身汗汗蒸房加盟详情石家庄益身汗纳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上半年,是一家集纳米

塔石有机茶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pi0w.shtml

连天旺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x0b5.shtml
连天旺饰盒总部是木质工艺品、红酸枝木材、红木木材等产品生产与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72变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du50.shtml
72变手机DIY饰品店饰品拥有很强兼容性,任何机型、任何材质,皮革、亚克力、金属、都

浦项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g8ip.shtml
本公司是一家以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生产型企业,公司主导销售产品免水冲打包型环保厕所、泡

善时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aeoj.shtml
善时电子是一家研发、制造、销售金属成份分析、环保、重金属分析等领域光谱仪器开发的民营

御木本水晶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swmp.shtml
1893年日本珍珠之父御木本幸吉培育出第一颗完美的珍珠,进而创立了MIKIMOTO,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山那边有个萌妹子[微微一笑很倾城]之莲灯会1

    赵凌赋阴沉着脸道:“事到如今,大哥还说这些做什么!我不过就是离开一会儿,算了,下次再也不会将鸳儿托付给你了!今日幸亏鸳儿没事,否则……”否则什么,少年没再说下去,抿紧了嘴唇,狠狠的一鞭子甩了下去。坐下的白马受了痛,长嘶一声,奋力前行。如此一来,可苦了漓鸳。瞬间五脏六腑好像全部移了位置,她死命咬住嘴唇

  • 锦绣芳华仙菇配鸡

    花颜得到特赦令后,兢兢业业的研究起厨艺,她必须要在厨艺上有所突破,要不然,这俩祖宗说不一定那天抓回一个厨艺更好的小妖,到时候她失业了,就只能变成一锅兔子肉了。想到这里,花颜更加卖命的研究了,最近天天到凡间各大酒楼里学习做饭。这些天秦无衣时不时在林落身边转一转,看着一半红一半紫的师父,秦无衣幽幽的叹了

  • 变成Omega后被竹马捏住后颈第10章在线阅读

    南冥大陆就是所谓的修仙界,而“修仙界”其实只是相对于凡人界的一种俗称。只因此地灵气较为充裕,更利于修士修炼,久而久之,大家口耳相传,这里聚集的修士越来越多,就逐渐衍变成今日的“修仙界”。经过一年多的跋涉,黎果带着黄亭和刀把子成功跨越了遗忘海,到达了南冥大陆。三人乘着灵舟从云端穿过,悄悄的向内陆飞去,

  • 暗恋年华第9章在线阅读

    莫斯科一家医院里,几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医护人员冲出室外,从救护车上接下刚刚送来的病人,推着病床小跑起来,用俄语朝里喊:“准备三号手术室!”奔跑带进来的雪雾喷了急诊大厅的人一脸,早有准备的护士手疾眼快冲到前面,推开了手术室的门。片刻,门上“手术中”的字样亮了起来。清洁工是个胖胖的中年俄罗斯女人,熟练地

  • 魔法:无限输出第五章

    如果说之前是巧合,那这回就真的是霍知行故意的。他家童老师肤白貌美细腰长腿,追求者少不了,这一点霍知行心里明白,但是这也来得太快了,昨天搬出去,今天身边就有新欢了。男人最懂男人,男人最知道他们这种生物绝大多数都耐不住寂寞,更何况像童秋这种憋久了的。平时人五人六的,其实闷sao得很,一下子解放了,肯定要

  • 老夫的少女心之守望者(3)

    大约一百一十七年前,人类第一次观测到了向地球奔袭而来的陨石。当时为了解决这事,便众说纷坛;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避不了的了,便提出了许多方案。有人提议用核弹炸碎陨石,却发现全世界所有的核弹加在一起也不够;于是就只剩下两个方案了,一,是去寻找上个人类文明遗留下来的海底城市,大概在阿胡那海沟附近;二,是在十七

  • 我的皮卡丘不放电拖油瓶

    “快让我看看宝贝长高了没有!”安染也连忙将安安揽进自己的怀里,用手爱怜的抚摸着安安的小脑袋。“妈妈我好想你。”安安那软软糯糯的童声,听的安染是又心疼,又难过。安染能感受到安安对自己的想念,但是特也能感受到,安安试图不让这份对自己的想念太过强烈以避免让安染心头的愧疚更深。安安他才四岁啊,就这么敏感的想

  • 白露初遇在线阅读第六节

    “伯父、伯母,您们好。”姜柏寒已经走进了包房里,看着曹鸿,脸上露出了笑容,曹母马上走到了曹月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女儿的手。曹母忍不住开了口,询问女儿:“月月,你真的跟他在一起了吗?你确定?”曹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任由都知道姜柏寒的身份,这段时间他的报道一直在电视和只能八卦报

  • 职业扮演女神在线阅读失踪女孩

    第八章失踪女孩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能引起阳棣的注意?原来这外墙上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平常人根本不会注意的图案。但是阳棣一眼就会发现,没错,这个图案就是他最爱的人慕雪身上的胎记,这个图案在他脑海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永远抹不去的印记。阳棣推开大门,这院子荒草丛生,显然没人打理,整个院子只有一

  • 校草大人超帅的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预定在作为五个月的练习生后,李佳妍也不负各位老师的众望,在不断的讨教以及自己争分夺秒的努力琢磨下,终于从舞蹈C班晋升至A班的一员,成为了离出道最近的候补练习生之一。自家人在公司,李秀满还不至于无情到不管不问的地步,时不时向负责指导练习生的老师了解到李佳妍的潜力,便开始考虑其是否具有出道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