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异界召唤之我有一套三国杀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小天师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路上,简单一直挽着方奈的手臂。

29岁的方奈,看着却如同20出头的样子,和19岁的简单站在一起,难免会有人浮想翩翩。

“方奈,你来啦”张洁儿拿着酒杯,扯出最美的笑容走到方奈面前。

新闻上方老先生承认的未婚妻和方奈最疼爱的女孩子出现的统一画框里,大家都在猜想,结局到底是什么呢。

正当简单好奇方奈的回答时,方奈却直接无视张洁儿,走向冯潇冰,“你来的很早?”

冯潇冰正在往嘴巴里塞小蛋糕,点点头,“这丫头的生日,我怎么敢来的晚,去年,你还记不记得,我就晚到了一会儿,简单一晚上没理我,这个小祖宗我惹不起”

“记得,挺好”方奈很满意那晚简单的行为,只是晚上,他喝得有点多,有的地方他也记不清楚了。

简单仍是挽着方奈的手臂,瞥了一眼冯潇冰,这家伙来这儿,就是为了吃啊!

“冯潇冰,你少吃些,到时候又要吐”冯潇冰是简单唯一的好友,有关他的事情,简单一直都放在心上。

冯潇冰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眼看看简单又转头看看方奈。

唉……

这丫头……

冯潇冰比简单大一岁,现在就读于A大的服装系,认识简单也是机缘巧合。

那天中午,他忘记了拿饭卡,在食堂外面等室友送来的时候,简单就主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

后来他就一直缠着简单,说要换了那顿的饭钱,结果相处久了,发现他俩的性子越来越配的上,也有很多共同话题,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这样的关系。

这时,方老先生突然拉着张洁儿走上了宴会的主持台上,拿着话筒,拍拍张洁儿的手:“各位,今天是我家简单的19岁生日,今天呢,我要在此宣布两件事情,这第一件呢,就是我们家简单啊,这年龄也差不多了,各位在场的男生如果有喜欢简单的呢,都可以有所表示了。这第二件呢,就是我旁边的这个女孩子啊,她叫张洁儿,是我故友的女儿,也是我儿子方奈的未婚妻,现在我想给洁儿一个正式的名分。好了,我老朽想说的呢,就是这两件事情”

方奈感觉到手臂上的那只手突然抓紧了自己,同时伸出另一只手,拍拍简单的手,“有我在,别怕”

简单扬起小脸,眼里充满了喜悦,惊吓,不忍……

喜悦,方奈所说的话。

惊吓,方老先生竟然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一番话。

不忍,方奈要为了自己忍受所有人的鄙夷,和他的父亲撕破脸。

“父亲,我只当您是年纪大了,原来您还神智不清!”方奈牵着简单走向主持台下,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其一,小单的婚事由我做主,您可别瞎掺和,其二,小单要是一天没有嫁出去,我就一天不会起结婚的念头,我看您老是真心喜欢张洁儿的,您可别自作聪明毁了人家小姑娘的一生,再不济您娶了她也是可以的。今天是小单的生日宴,不是你的主场!”

语出惊人,在场的宾客纷纷咂舌,虽然他们都知道方奈宠爱这个简单,愣是没想到,他会为了简单冒犯自己的父亲。

方老先生圆目长睁,生气地指着简单,“你这个女人害人不轻!先是害你父母死亡,现如今又来祸害我的儿子,你就是个祸害!你父母没有教过你这些吗!洁儿样样都比你强!样样都比你更配得上方奈!”

张洁儿在一旁扶着方老先生,“方奈给你吃给你穿还给你住,难道你想爬上指头做凤凰吗?你也不想想方奈为你付出了多少!”

原先简单是打算不说话,可是现在,就因为方老先生说的话,她,不得不说!

简单放开挽在方奈手臂上的手“我的父母死亡那是场意外,对于10岁的我来说,就是一场噩梦,是方奈从噩梦里拯救了我,把我带向光明。从那时起,我就决心要一直在方奈身边,可我的动机是单纯的,我只要看着他,只要他幸福就好。方老先生,请问,你呢!在这里说什么呢?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方奈,你爱这个儿子,首先你抛妻弃子,是你先不顾亲情,只顾利益把方奈扫地出门,随后方奈有所成就后,你又把他视如珍宝,怎么?你是怕方奈有所成就忘了你吗?还是怕你的下半辈子无人送终?你有本事那么做,现在就必须接受方奈的冷漠!打了别人一巴掌,难道你还希望别人还你一颗枣子吗?至于这位张洁儿小姐,据我所知,自你十五岁过后,你的每一笔开销都是方奈支付的,啊,那时候我刚去方奈家里,我用他的钱,吃他的喝他的,可我高中起每一年的寒暑假都在他公司打工度过,我用他的钱问心无愧。那么你呢!整整十年,他为你支付的钱简直是天价,而你现在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主人给了你一碗饭吃,你却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现如今,你想的不是如何还这笔钱,你想的却是如何嫁给方奈,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是,有我简单在一天,你!永远别想!”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包括方奈和冯潇冰。

简单真是个妙人,一席话说得方老先生和张洁儿无地自容,偏偏她的面上却还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语气平平缓缓的。

冯潇冰的笑声打破了沉默,连连拍手,“简单,我终于知道,以前我缠着你,你对我是那么的温柔啊,太解气了!”

方奈却是低头深深地看着这个小小的简单,有的时候,觉得她小什么都不让她知道,可是今天,他却很感谢简单,让他知道,在她心里自己有多重要。

简单一直都知道方老先生喜欢安排方奈的事宜,方奈从来不放在心里,同样她也没有在意过,可是。

今天方老先生当场辱骂她的父母,那是一段简单不愿意提起的过往,方奈也封锁了当年的事情。

简单向来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孩子,平日里,你对她冷眼相看,她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你要是触及到了她的底线,那么她就是告诉你,什么是狠。

“简单,你……原来我猜的没错,你真的爱上了方奈!”张洁儿伸出手指着简单,起初她只是猜测,方奈是个那么优秀的男人,简单在他身边生活了9年了,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不动心:“方奈和你在一起只会受尽世人的唾骂!流言的压力难道你不知道吗?”

流言的压力简单很清楚,在方奈身边的日子里,她看过了很多大公司起起落落,最后宣告破产,而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会不会发生在方奈身上。

在她心里,方奈就像神一个的存在,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对不起小单,你的生日会……”方奈低头,轻轻抚摸着简单的头发,这场关系里,他看得清自己的心,但是看不清简单的心。

他甚至想过,只要简单喜欢,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他却不敢去*简单的心。

看啊,像神一样存在的方奈却不敢去*简单的心。

“没关系,生日会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简单闻声细语:“只是……这个秘密我本来打算一直藏下去,直到我嫁人你娶妻,可是今天全被抖出来了,我不会逼你做选择,因为我深知,我和你的之间隔着一条怎样都过不去的鸿沟”

“我们先回家吧”方奈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现在他就想带简单回家,不想让简单遭受别惹的白眼。

简单乖乖地跟着方奈回了家。

冯潇冰其实很早之间就知道简单喜欢的人是方奈,有次简单在他生日会上喝多了,冯潇冰送她回家的时候,简单一路上都在喊方奈的名字,不停地说为什么他们的关系那么尴尬、为什么她还喜欢上方奈、为什么她会动心。

冯潇冰很心疼简单,仅仅只是心疼。

冯潇冰离开的时候很清楚的听到了众人对简单的看法。

如此不堪。

简单不曾做错什么,唯一错的就是爱上了这个在法律上被承认的监护人。

“我先去睡了”到家后,简单避开方奈,直奔楼上。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方奈,这个抚养了自己9年的男人,或许他对自己只是一种亲情罢了。

简单逃跑的速度很快,方奈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已经跑到楼梯口上楼了。

眉头深锁,今晚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他的预想之内,尤其他的父亲和张洁儿,压根儿就没有邀请他们去。

哼,既然方老先生先起的头,那就怪不了他狠心了。

网瘾少女简单呈“大”字躺在床上一边刷着她的微博一边回忆着今天方奈看自己的眼神。

微博上有很多不利于他们的话题,她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方奈不一样。

方奈如今的成就都是他努力的成果,如果……

如果因为她毁了……那她一定会自责,后悔一辈子。

烦躁地扔开手机,在床上翻滚着,管他的,既来之则安之!

方奈说别怕,一切有他在。

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简单是自己去的,她也有驾照,可以自己开车,只是方奈不放心不让她开而已。

刚下车,她就感受到一路上行人看她的目光。

鄙夷、冷眼、羡慕、惊吓。

这件事情好像真的对方奈有所影响,以前方奈都是送她上学的,这个学期的课和他上班的时间都是正好配得上的。

可是今天她起来的时候,方奈已经走了,看来有点棘手啊……

上课的时候,简单的同桌突然说道:“简单,你真的不在乎方奈比你大9岁啊?”

这人是谁?简单不认识她,见都没见过,瞥了一眼,扯了扯衣领:“请问,你是?”

同桌楞了一下:“你就是想利用你的一切飞上枝头做凤凰吧,这方奈也是眼瞎,居然看上你,我看他也不是什么……”

简单伸手一扬,虽然方奈告诉过她很多次冲动是恶魔,可是今天她就是冲动了。

张洁儿上着课就听见“啪”的一声,抬头望去,就看见简单收拾自己的本书,拿着书包走了出去。

这里的空气太压抑,她还是去找冯潇冰的好。

延伸阅读

蚂蚁妈妈早教托育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6eua.shtml
传统早教机构现状:目前只有不到1%孩子能够上早教,因为上传统早教的条件非常苛刻,必须

智学优记忆力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g2i3.shtml
暂无

柏束化妆品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u0h1.shtml
柏束是一家致力于优质化妆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化妆品企业。将“中草古方植物美容

元通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ye7v.shtml
...

史可威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xfbu.shtml
我公司秉承“诚信合作,互利共赢,电玩城动漫城策划,管理,合作,场地规划等电玩动漫城开

比例家饰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6qsf.shtml
公司简介2007年春节过后“比例家饰”的创始人--来自山东革命老区的年轻商人和他的合

雪芙莱尔面膜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d67d.shtml
雪芙莱尔面膜是美国安兰集团在中国大陆的分支机构。公司主要从事美容与健康类产品的研发、

象王洗衣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sa8k.shtml
台湾象王集团成立于1979年,以生产洗涤化工产品,洗涤整烫设备与系列原材料、洗衣技术

尚云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x8vp.shtml
尚云丝网制造本着“客户,诚信至上”的原则,与多家企业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本公司主要

星期四干洗加盟  http://www.grandmahenke.com/same.shtml
星期四干洗加盟_公司简介山西星期四洗涤连锁有限公司从诞生之日起,thursday就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忌我们出宫讨生活

    我们辗转来到柳州,也是宫廷安排的住处。我们在柳州的郊区至了一套房产,就这样我们在这所秘密的房屋居住。来到这里一切准备的东西,都可以派上用途,座子,椅子,锅头,锅铲,。都是宫里准备好的工具,这样我们才可以再这里隐居。我以不是以前的我,我父母也放下身段,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父母待我很好,没有忘记我的使命

  • 鬼渡在线阅读迷途羔羊

    “呵呵,小女子可以算是半个酒鬼了。。。”“看来我们蛮聊的来的嘛。”只见青衣女子用绣摆遮住自己发红的脸,桃花一朵一朵的落下。。。收起了手中的气流,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痛?我应该出去好好嘲笑这小子一翻啊!“喂,你哭了?”后面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哭!”我连忙擦干眼泪,“你喜欢的是那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1章在线阅读

    位于浙江沿海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叫南城的地方,南城的经济发展很不错,环境保护相当的好,南城市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一个被山围绕的城市,每年的三四月这时候真是桃花时节,花瓣飘零在这片城市就是这片南城的特色。南城郊区,南山上走下一个女孩子,穿着白色的T恤,一头短发头,她的表情被夜色淹没,分不清是在悲伤还是祝福

  • 未来,地球的命运在线阅读第一节

    黑暗,无尽的黑暗,椿鬼只感觉到无尽的黑暗,她明明在和丧尸王战斗,怎么会陷入无尽的黑暗呢!突然,椿鬼想起了黑暗前的一切,作为飓风基地的基地长,椿鬼有责任保护基地上上下下数千人的性命,不论是异能者,还是普通百姓,因为在这个丧尸泛滥的世代,任何事情都没有生命更加重要!黑暗中,只能听到椿鬼的冷笑声,脑海中闪

  • 独步轮回第2章在线阅读

    朝宫辉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电视,他觉得自己需要多了解一下东西,电视上播放着,名侦探工藤新一,他的嘴角不禁一扬,现在我们的起点都是一样的,那么就看看,到底是谁先破案吧,有你在的话,应该不会那么无聊了吧。毛利侦探事务所,一个中年大叔看着电视大发雷霆,房间内响起他的咆哮声,他的手不断地使劲锤着报纸上的照

  • 姐姐她名震三界梦

    昏暗的天空散发着血一样的光芒,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周围的山也是光秃秃的,吴凡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惊讶着,他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知道自己再次进入了梦境,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进入梦境了,最让他疑惑的是这个梦境特别的真实,前两次他就在梦里停了很久很久,但是外界却也只是睡了一觉

  • 我在冥界种田(gl)翼狮

    房子的周围则是巨大的石头竖起的石墙,还在他们回来的方向,建造了一个气势磅礴的方门。“哇,看起来,你们也是很先进的嘛!”林良良脑海中想到的自己曾经接触到的对于兽人的研究,都是说他们是一群可以兽化,很残暴的动物,居住在洞穴中和树木的树洞中。可是没有说过,竟然会有如此漂亮干净的建筑。“那里就是你们的家吗?

  • 绝地求生之杀人升级在线阅读第8章

    凝霜花近在咫尺,风轻轻却寸步难进。若无剑气护体,只怕要被冰崖上的罡风刮得皮开肉绽。若她夺得凝霜花,将其献给天音宗,自己和卞旭之间的阻碍很有可能荡然无存。但稍有不慎将成为罡风下的亡魂。风轻轻在冰崖前挣扎了一个时辰,灵力消耗巨大,已出现力竭之像。正当她进退维谷之际,忽然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风轻轻鼻尖一

  • 斗罗:白色死神在线阅读第九章

    淋漓的雨丝飘飘洒洒,细细地斜挂在屋檐,檐口三角架下的黑脚蜘蛛稳稳地盘在沉甸甸,湿漉漉的蛛网上,黑亮的眼珠幽幽闪动,俯视着下方来来往往的过客。“请慢走……”送走穿着红色和服的女香客,小沙弥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后转身走进了寺庙。“我进去看看,你要是不感兴趣,待在门口等我几分钟怎么样?”“嗯。”一抹柔白

  • 仰止之历练(10)

    白婴端着水盆走进白市的房屋,仔细打点着一切。“哈!日字决”,白市这一声呼喊,把全神贯注的白婴吓的一哆嗦。方子潼路过屋外说道:“这小子,太过紧张,又说梦话了”。塌上的白市抬手在空中比划,又道:“看我的八字诀”。方子潼招手喊白婴道:“阿婴,走了,走了,这小子练武练疯了”。白婴点了点头,暗暗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