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十一区非自然生物怪谈实录之有女柳溪

作者:临祁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拒绝!”

叶枫眼睛眨也不眨的说道。

“……”老人脸色潮红,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小子拒绝得那么直接,让他接下来想起我的话都不知道如何说了!

“小兄弟,你都没有听我说完,为什么拒绝了?”老人疑惑问道,说话间,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真真切切的有了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为什么?因为刚才看你的笑容和我一样。

一样的贱!

叶枫很了解自己,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这样的性格很少会吃亏,所以看见老人的笑脸时,他就知道两人属于同一路人,一样的不要脸,一样的贱!

自己这样的人要向自己提出要求,自己能答应吗?

当然不会!

所以叶枫很直接的拒绝道,“咱两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帮了你,你能给我什么?更何况我现在自身难保,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跳出来一尊大神把我做掉,我可不想卷进什么是非之中。”

“咳咳,小兄弟,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咳咳……在这雷淼城,其他人都会给我三分薄面。”老人边咳边说道!

“包括萧家?”叶枫面无表情的问道!

“小兄弟得罪的是萧家?”老人露出了然的表情,嘿嘿笑道,“那可能就让您失望了,萧家不会给我面子。”

“那我为什么……”

“但我不需要萧家给我面子。”,老人截下叶枫的话头,“我这一身的伤是萧雄鹰那老家伙留下的,我们两个生死相搏,他现在恨不得剥了我的皮,我也想一剑捅死他,你说他有什么理由会给我面子?”

“是萧家人把你打残了?”叶枫来了一些兴趣,朋友的老婆是老婆,那敌人的敌人自然也是自己的朋友!

“对!”老人点头,“但是我把萧家人打废了!”

“你把萧雄鹰打废了?”

“对,我重伤垂死,但萧雄鹰旧伤复发,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准备后事了!”老人道。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从今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了!”叶枫开心的笑了起来,萧雄鹰是萧忆的爷爷,据说修为深不可测,是如今萧家第一高手,眼前这老人居然把他打废了,无形之中为自己消除了一个隐患!

更何况这老头牛逼哄哄的,看来也是个人物,抱上他的大腿,以后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老哥,有事帮忙尽管说,老弟必定全力办到!”叶枫将胸脯拍得噗噗响,贱贱的笑道:“是照顾您孙女吗?您放心,您去了以后,您的孙女就是我的孙女,谁敢欺负她就是和我叶枫过不去,阴死他丫的。”

“……”

“话说我们的孙女漂亮吗?哎呀,看我这身衣服,破破烂烂的还都是血,要不要先去置换一身衣裳?”

“……”

老人心潮澎拜,总觉得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压下起伏不定的心绪,艰难的说道,“叶老弟,麻烦你把我送到西街柳巷,再不快些医治的话,我觉得我快活不下去了了!”

“哦,原来如此。”叶枫有些失望,看得老人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晕了过去!

叶枫收起戏谑的笑容,一指搭在老人的手腕上,他的脉搏很微弱,体内有一股无名神力在不断肆虐,如此下去,这老头恐怕真的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真是幸运啊!”

叶枫背着老人来到西街,在一座朱红高门前停下,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变得有些破旧!

咚咚。咚咚。

叶枫用力敲了敲!

“谁啊?来了!”

没多久便传来一个极其好听的女声,犹如春风拂面!这大孙女的声音真好听,书上说了声音好听的女孩子一般都长得很漂亮!

叶枫腾出一只手理了理散乱的发丝,头可断血可流,发型可不能乱了!

噶!

门开了。

叶枫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第一眼看过之后还是觉得惊艳,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绿衣犹如碧水蓝天,如缎的秀发,细长的柳眉,明媚的双眸,挺翘的琼鼻,温润的小嘴,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妙!犹如漫天风雪中傲立的寒梅,给人带来的却是侵入心扉的暖意!

竟有如此佳人!

这大孙女长得真漂亮!

叶枫一时间看得呆了,忘了说话,看见女孩脸上淡淡的红晕,叶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叶枫?!”

叶枫刚想挤出一个最帅的笑容,然后很绅士的进行自我介绍,但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绽放就凝固了,他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美得不像话的女孩子,问道:“你认识我?”

“哼,你来这里做什么?”女孩绝美的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怒意,下意识的握紧了秀拳,只是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威慑力!

“额,我来这里••”

“我打死你这个登徒浪子,居然还敢到我家来!去死吧,真当我柳溪是吃素的吗?”女孩随手从角落处抽出一把扫帚,一扫把抽了过去!

“喂,你有病吧?”叶枫灵活躲过,怒道:“有病就吃药,动什么手?不要以为你是女孩子我就不敢打你,哎哟••轻点••要死了!”

叶枫本就重伤,又背着一个生死未卜的怪老头,结结实实的挨了几棍,女孩却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手中扫帚犹如雨点般往叶枫身上招呼!

什么仇什么恨能狠到这个地步?叶枫很生气,怒道,“住手,你再不住手我就摔死这个半残的老头,有你哭的时候!”

柳溪冷笑,这什么蹩脚的借口,你摔死那老头关我什么事?!想着又是一棍抽去,“色狼,受死!嗯?爷爷?!”

柳溪再也抽不下去,因为眼前这个贱人居然背过身来,让那浑身是血的老人充当肉盾!

这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但是趁着些许的亮光,柳溪终于看清了老人的样貌,虽然狼狈了一些,那居然是自己的爷爷!

“打阿,怎么不打了,把这老头打死。”叶枫阴险的笑道!

“爷爷!”柳溪没理叶枫,丢下扫帚,摇了摇老人,担忧的说道,“爷爷,您怎么了?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呜呜。”

“喂喂,那老头现在死不了,但你再摇下去,他会死。”叶枫脸色不善的说道!

“对噢!”柳溪反应过来,她自幼在老人身旁,虽然志向不在医学,但耳濡目染的,总知晓一些,瞪了叶枫一眼,冷声说道:“叶家废物,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把我爷爷送到屋里,我爷爷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待得起吗?”

“你什么态度?”叶枫很不爽,当初你爷爷抱着老子的大腿哭着闹着让老子送他回家,这小妞居然这种态度!

“我就这态度,你去不去?”说着柳溪重又捡起了地上的扫帚,脸色不善的看着叶枫!

“……”

老人的房间布置简单,一张桌子,上面几本医书和一个针盒,其他的就是一张床!

叶枫把老人放到床上,问道:“接下来怎么办?这老头是个医生,你作为他的孙女,是不是应该为他医治?”

“我……”柳溪脸色有些难堪!

“咦,你不会?”叶枫咦了一声满面鄙夷的问道!

“你这是什么表情?”柳溪觉得自己被鄙视了,这个纨绔无耻加没用的废物居然鄙视自己,他哪来的底气?

“谁说医生的孙女一定要会医术的?本大小姐是炼丹师,以后可是要成为红莲帝国甚至是整个神州大名鼎鼎的人物,你凭什么敢用这种眼神看我?”柳溪气愤的说道!

“哦,炼丹师大人,我想问的是,你现在想怎么办?”叶枫的话语不咸不淡,他从秦升那里听说过,炼丹师属于医师的一个分支,普通的医师都会炼制一些低等级的疗伤,补血之类的丹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医师专注于炼制丹药,用途也不再局限于疗伤,回血,而是可以洗经伐髓,提升**素质,甚至可以直接提升修为,妙用无穷,久而久之就从医师分了出来自称一脉!

高明的炼丹师很受大家族的欢迎,地位超然可到供奉,如今神州大名鼎鼎的丹王林缘甚至被千年宗门七剑峰收为大供奉,地位之尊崇,古来少见!

正因为炼丹师极其受欢迎,所以如今已是多如牛毛,但其间能有大成就的却是少之又少,先不说炼制丹药耗费的精神力多么巨大,单论火候的掌控,药材的提炼,时间的把握等都不是十年之功!

老实说如今的叶枫是个一流的医师,却只是二流的炼丹师,能炼制出极品丹药的,上辈子也就见过医仙谷的老怪物一人,更不要说他了!

这女孩说她是炼丹师,叶枫也只是一笑而过,女孩子喜欢其尊崇的地位和光鲜亮丽的的外表,但其间所要经历的苦楚和付出的代价,又有几人能够撑得下来?

“你笑什么?哼,在这里照顾我爷爷,我去请医生!”柳溪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女孩离去后,叶枫取来桌上的针盒,九根银针细如发丝,捻针在手,叶枫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雄姿英发的翩翩少年!

银针一点寒芒如星,叶枫运转神力,浓郁的火元素聚集在掌心,凭空生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火焰,冰冷的银针立马变得通红,叶枫将银针射出,准确的落在老人的六处大穴之上。

随后指尖出现一点火星,一化为六,叶枫屈指一弹,火星准确的落在银针之上,随后进入老人的奇经八脉中,老人全身通红,闷哼一声,显然是痛得狠了!

做完这些,叶枫取出银针,任老人的鲜血奔流而出!

“你干什么?你疯了?!”

不知为何,柳溪去而复返,刚好看到叶枫手中带血的银针,顿时怒目圆睁,将秀拳握得咔咔响动!

“我能干什么?当然是疗伤了,你没看见?有病。”叶枫白了柳溪一眼,不知道这女孩哪来这么大的火气,不会是那几天来了吧?

“哈?疗伤?!”柳溪怒极反笑,若其他的任何一个人说出这句话她还有可能相信,但是叶枫,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也配?!

“就你也配?!”柳溪银牙紧咬,回头去替爷爷擦拭鲜血,老人全身通红,散发着惊人的热量,呼吸如丝,随时都有可能背过气去!女孩的动作很轻,像是擦拭一块绝世仙珍!

**穴道一百八十六,各有其妙用,若是落穴准确有起死回生之效,但若是不得其法,也可瞬间夺人性命!

老人本来就重伤垂危,能留着一口气已算万幸,如今被叶枫一通乱弄,恐怕医仙到了此处都无能为力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气氛很是压抑,很久很久,柳溪才轻声说道:“叶枫,我要你偿命!”

柳溪的声音很轻,很平静,但是一旁的叶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能准确的听出了其间森然的杀意!

没错,杀意入骨,不死不休!

柳溪父母双亡,从小相依为命的就只有这一个爷爷,老人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叶枫将她爷爷杀死了她早已恨不得喝其血,食其肉!

叶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我……”叶枫的话再也说不下去,因为女孩转身了,她双眼血红,其中是彻骨的恨意!

叶枫知道柳溪是动了真怒,第一次见面时两人吵吵闹闹,但她还能保持着一份清明,叶枫知道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根本不想杀自己。

但是现在,叶枫笑不出来,这个女孩已经失去理智了!

“叶枫,我要杀了你!”柳溪紧紧的咬着下唇,然后像只暴怒的母豹扑向叶枫,“还我爷爷命来!”

“你听我解释。”叶枫急忙躲开,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爷爷没事,他只是,啊……”

“你属狗的啊?不要咬了,肉要掉了,痛痛痛。”

咳咳。咳咳。

突然间,老人剧烈的咳嗽起来,然后咳出一口黑乎乎的鲜血。

“不要咬了,那老头醒了,你爷爷醒了,要出人命了!”叶枫惨叫,柳溪也听见了老人的咳嗽声,眸中的红光散尽,一把扑到老人的床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爷爷,你吓死柳溪了,呜呜……”

咳咳。

老人咳嗽两声,幽幽的睁开眼睛,看见了床边的小孙女,脸上挤满了慈爱的笑意,“傻孩子,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

老人的声音很虚弱,他觉得全身每一块骨头都透着难以言明的苦楚,但诡异的是身体轻飘飘的,仿佛要飞起来,从前积累的暗伤好像全都不见了!

这酸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老人心中震惊,暗暗的运转神力,汪洋的神力在体内奔涌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怎么可能?我积累多年的暗伤呢?老人不敢相信,年少轻狂时不懂收敛,人老了各种问题也就接二连三的来了,光是那些暗伤就让他每日生不如死!现在就这么好了?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他感觉很不真实!

到底是谁拥有如此医术?

老人满面震惊,这雷淼城,除却隐世不出的高手,无人可说轻松胜他?看天色未亮,这么短的时间内柳溪到哪里去请来这样的医道高手高手高高手?

“呜呜,爷爷,您可吓死柳溪了。”柳溪泪痕未干,眼睛红肿,却还是一般的明艳动人。

“没事了,都没事了。”老人抚摸着女孩柔顺的发丝,问道:“柳溪,是哪位神医治好了爷爷?咱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神医?”柳溪愣了愣,朝一旁努了努嘴,不情愿的说道:“应该就是那个纨绔子弟了。”

“叶老弟?!是你?”老人疑惑的看着叶枫,这个少年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医道上的造诣居然还在自己之上?不可能吧?

“算是吧?”叶枫苦笑,揉了揉肩上的伤口,笑道:“柳老哥,你的命虽然是捡回来了,但短时间内还是不要动气,要不然你随时会挂掉。”

“叶老弟,我体内的暗伤都••”

“都消除了。”叶枫很自豪,现在虽然实力不足,无法控火对敌人进行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调用火元素进入老**内将杂质清除干净还是难不倒他的!

“叶老弟妙手回春,老头子佩服。”老人脸色潮红,看来很激动,“叶老弟,我……”

“我教不了你,你也学不会!”叶枫看老人吞吞吐吐的哪不知他心中所想,但操控火元素需要火神意志,旁人怎可做到?!

“倒是老朽失礼了!”柳老满面的失望,他侵淫医道数十年,绝技能见不能学自然有些失望。

“咦,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柳溪看了叶枫一眼,冷声哼道!

“是吗?炼丹师大人,你属狗的吧?有狂犬病吗?”叶枫冷笑道!

“你说谁是狗?”柳溪叉腰点指叶枫,气的俏脸通红。

“谁答我就说谁!”

“纨绔败家扶不上墙的叶枫废物!”

“无胸无脑乱咬人的柳溪臭婆娘!”

老人没有阻止两人的意思,而是哼起了不知名的歌曲,显然他的心情很不错。

延伸阅读

末世移动美食车[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xianqiao.cn/dga6.shtml
冷峻的青年的目光与杨镇宇的目光一对,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这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渣攻注定孤独一生之揩油!(2)  http://www.baxianqiao.cn/xb5n.shtml
“车辆起步,请坐稳扶好,前方到站青年大厦,要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到后门下车。”车

未来之带着农场混末世小绑绑人,大绑绑心【2/5求鲜花】  http://www.baxianqiao.cn/g6v2.shtml
就因为一首诗,王法发现秋香看向他的时候,眼神都变了,而且有时候还偷偷的打量他。要想勾

[综]我的父亲是库洛里多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xianqiao.cn/ak84.shtml
嘉佑三年,孟国。柒风寨。“明日,辰时,老地方!”唐沫柒看着手中的来信,唇角一勾,手下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baxianqiao.cn/doz3.shtml
珠峰站的人联系上了负责管理7号穹顶的市长。由于穹顶的规模和内部结构与一座小型城市差不

他的女朋友是齐木楠子[综]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baxianqiao.cn/gnjm.shtml
这天有雨,叶飞窝藏在家里,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他租的房子很小,只有七平米。屋子里只

我一个人砍翻万界特殊任务 (上)  http://www.baxianqiao.cn/ae3f.shtml
凌晨两点,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根本没有力气换衣服,就直接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玄幻之最牛打劫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baxianqiao.cn/nls2.shtml
“砰砰砰,砰砰砰”尚书府外聚集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将尚书府的大门团团围起。而人群的

洪荒:开局至尊骨国服第一露娜?  http://www.baxianqiao.cn/phij.shtml
主播?斗鲨张大仙?林枫不由面露疑惑,平时忙于生计的他除了看看小说玩玩**之外就没其他

请多指教,我的易先生!之第三章  http://www.baxianqiao.cn/uefp.shtml
跑完步,洗漱一番,陆染整个人也精神了。随手在门口的水晶碟子里抓取一个钥匙,陆染心里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路有诡在线阅读第10章

    很快到了傍晚,三人一起结伴去厨房领饭,途中遇到了东郭季。东郭季对姜挺手中可以安抚烈马的饲料十分感兴趣,他在元京做了两年太仆,也未见过如此奇妙的饲料。杜沿杉此次将战马一事交由他负责,他可不能错过这一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只是他手头上全是难以驯服的烈马,而杜沿杉命他在一个月内把烈马全部驯服,运送到边境的战

  • [网王]一步之遥在线阅读第9章

    风扬在看到萧逸过来的时候就转身离开,萧逸紧跑两步才跟上,拉住他的手却被他甩开。“哎呦,吃醋了?”萧逸故作好奇状打量他,“让我看看,风扬你怎么和个女孩子一样?”“谁规定男人不能吃醋的?”风扬顿住脚步,偏头凉凉瞥他一眼,“还抱着人家。”“是她抱着我。”“你也没推开!”萧逸不说话,最后还是风扬自己扛不住,

  • 超次元金手指供应商在线阅读第一节

    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对着街上一家店铺的玻璃窗,我抬手轻轻碰了碰衣领,又仔细打量了自己一番。“打扮起来变化这么大,不错,不错!”坐在屋内的老板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就差过来说我有病了。“哼,懒得理你,走了。”转身向不远处的咖啡馆走去。我现在非常的高兴,因为我要求婚!这件事我已经预谋很久了,不久前在大街

  • 血灵至尊在线阅读第6节

    黄宇杀了这么久的兔子,终于成功的升到了2级,获得了5个属性点,当前最主要的就是分配一下属性点了。刺客的加点偏向于敏捷,顺带加一点力量,三点攻击,两点力量,以后黄宇打算一直照这样加点下去,加完点查看了一些自身属性。ID:气宇轩昂种族:人族血气:70法力:30攻击:2-14防御:0-1魔抗:0力量:3体

  • 灵气复苏:我能推演万物在线阅读第5节

    现在的楚天也是很懵逼,这个牛逼的npc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这个隐藏任务有牛逼的npc帮助?对了,这个任务是他5级的时候,不小心触发的,5级的一个小菜鸟对付10级的boss,怎么看怎么像是去送死,要是有个牛逼的npc帮助,这就说的通了,这才是正常任务的打开方式。楚天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如此,睁着亮晶晶的

  • 噬灵玄尊在线阅读第10章

    清晨一大早起chuang,天气晴朗,空气清新怡人,尽管袁小棠昨天保持安分可那季鹰却还是让他们北镇抚司锦衣卫全体罚俸一年让他叫苦不已,这年头当差居然还有扣工资扣这么狠的?万恶的资本剥削者!!!唉...总不能找方雨亭去借钱吧?再说找一个女孩子家家要钱不嫌丢人?是的,小棠重生后向来不知脸皮为何物,只要我,

  • 逆乱天罡第(2)章 再见惊魂

    申寒还是顶着那张绝美的脸,不过比之前更消瘦了,下颌角完美的刻在侧面,多了份凌厉。我承认我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没出息,都七年了还是会被他吸引。所有员工都站起来鼓掌欢迎,经理在他身旁站着,难得那张涂的雪白的脸上有了血色。我默默地低着头,不敢看他。千万不要发现我,千万不要发现我。“陈经理,介绍一下你们部门

  • 我和兄弟们不想提起的事第二章

    半夜,宁扶摇晃晃还在晕痛的脑袋,想动动手和脚,发现双手双脚被捆绑,整个人都躺在地下,窗外传来丧尸走过踩断枯枝的声响和“嗬~嗬~~”的叫声。门外传来两个不同声线的男性喘息低吼声和宁雨的呻.吟声。他想起来:在宁雨推开他坐起来后,静默一会儿,似乎是车子的摇晃把他晃醒,扶摇猛的扑到宁雨身上,死死掐住他脖子是

  • 双界灵主在线阅读第6章

    傍晚,萧翎盘腿坐在火堆旁,望着雪白的双手拿着飞猿的翅膀发呆着,身上甚至一滴血都没有,因为从体内溢出的鲜血全部被卷灵化作的魔剑给蒸发掉了。一旁巫枭坐在火堆旁修炼着,而幻虎正吞噬着飞猿的血肉。“萧翎,现在就开始炼制翅膀吧!有了翅膀离开黑森林也会容易许多。”卷灵在一旁说道。“恩,好!我感觉好像在斩杀飞猿时

  • 我的逆天技能夜思

    张梨棠为了讨槐序欢心,使出浑身解数,说了些新奇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只说些奇闻怪谈,发现槐序兴致缺缺,又说了些官场人情、天下大势,倒是发现槐序更关心些。张梨棠心道:“却庸兄虽然身居深山,却对军国大事见解独到,想来也是心怀抱负,却不知怎么就不履尘世?”张梨棠心里对槐序存着些许念想,自然看他百般好。槐序只是